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七四章这是新科学的该有的礼遇

第一七四章这是新科学的该有的礼遇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七四章这是新科学的该有的礼遇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七四章这是新科学的该有的礼遇

    (先说一声抱歉啊,猪马牛羊的梗刚刚写出来我还很得意,觉得不错,看了书评才发现已经在上一本书用过了,怪不得有点熟悉,对不住,以后坚决改正)

    天没有亮的时候,笛卡尔先生已经起床了,小笛卡尔,小艾米丽,以及两百多名西方学者也已经准备妥当了。

    他们全部都穿上了鸿胪寺官员送来的明国式样的礼服。

    从里到外都有。

    换掉了连*,去掉了紧身的马甲,再去掉繁复的褶皱衣领,再加上不用佩戴假发,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是很不习惯的,直到他们穿上鸿胪寺官员送来的丝绸衣袍之后,他们才大方的丢掉了自己准备的礼服。

    内衣是棉布的,很柔软且吸汗,外袍是天青色的丝绸制成的,柔滑,贴身,且凉爽。

    尤其是在闷热的广州,穿这一身衣衫确实比笨重的欧洲礼服好。

    等众人已经准备了,笛卡尔先生就对这些学者道:“我们这一次要见的是东方的皇帝,这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国度,我们即便是不喜欢这里的皇,却一定要尊敬这里的文明。

    很久很久以来,我们欧洲人都以为自己认知的文明才是文明,除过这个文明圈子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野蛮之地。

    我们来到明国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在这一个月里我想大家已经对这个国家有了一定的认知,很明显,这是一个文明的国度,即便是我这个固执的法兰西老顽固,在亲眼看了这里的文明之后,了解了这里的文明起源之后,我对这片能够孕育如此灿烂文明的土地产生了浓浓的敬意。

    站在人的立场上,我为中华文明如此灿烂夺目而欢呼。

    站在法兰西人的立场上,如此强大的文明又让我感到深深的忧虑。

    因为我知道,任何文明与文明的碰撞,首先开始的一定是战争!

    不论是巴比伦文明,古希腊文明,亚述文明,雅典文明,罗马文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和平共处的可能,他们只有在相互倾轧,相互消灭之后,才会将残存的一点牙惠融入自己的文明。

    我想,东方的中华文明与欧洲文明同样有这个问题。

    和平共处的可能性很低,或许,只有经历一场空前残酷的战争之后,两个文明才有融合的可能。

    就在我以为战争是唯一融合文明的手段的时候,明国的皇帝向我们伸出了橄榄枝。

    他有强大的舰队却停步在了马六甲海峡以内,他有强大的军队,却没有进入欧洲,甚至,我们能从他们的动向就能看的出来,他们是一群珍惜土地的人。

    他们宁可开发蛮荒的海岛,也不愿意通过杀戮,劫掠其它文明的人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

    或许,这跟他们本身就什么都不缺有关系,可是,在我眼中,这是人类高尚情操的具体表现。

    先生们,我想,在这个时候,在这个欧洲最黑暗的时候,我们需要在明国尽量的展现欧洲的文明之光。

    让东方人知晓,我们与他们一样,都是有着高尚节操,品质高贵的人,只有努力让东方人明白,欧洲的文明之光永不会熄灭,我们才能站在同等的立场上,与他们进行最公平的谈话。

    我们其实是一群流浪者,甚至可以说是一群叛逃者,不管是什么身份,我请求诸位高贵的先生们,拿出我们最好的状态,去迎接中华文明的礼遇。

    人与人之间,外貌肤色可以不同,人性应当是共通的,我以为,我们感到悲伤的事情,明国人同样会感到悲伤,我们感到愉快的东西,明国人同样会露出笑容。

    所以,先生们,我们不用感到自卑,也不用觉得自己需要低人一等,这没有任何必要。

    我想,即便是明国的皇帝,也希望自己请来的客人是一群高贵的君子,而不是一群唯唯诺诺的小人。

    先生们,请挺起你们的胸膛,让我们一起去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

    笛卡尔先生的即兴演讲,给了这些欧洲学者足够的信心,他们开始逐渐放松下来,不再紧张,渐渐地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鸿胪寺的官员们倾听了笛卡尔先生的演讲,他们不仅没有表示不快,反而在一位年长的官员的带领下鼓起掌来。

    张梁来到笛卡尔先生面前,紧紧握住他的手道:“您说的太好了,笛卡尔先生,您本身就是我们陛下嘴尊贵的客人,而大明,需要先生您的教导。

    也需要先生您指引我们走上一条我们以前没有重视过得光辉道路。

    我们的陛下是一个极其和蔼的人,为了您的到来,他甚至学了一些欧洲语言,可惜,不知道为什么,陛下学会的却是糟糕的英语。

    为此,陛下还说,让笛卡尔先生不得不舍弃他的母语选择英语交流,是他的错!”

    纹章学教授帕里斯道:“法兰西语言才是最优美的语言,假如皇帝陛下有兴趣,在下可以为陛下效劳。”

    张梁笑道:“会有机会的,您可以当着陛下的面提出您的请求。”

    帕里斯弯腰施礼道:“这是我的荣幸。”

    张梁又对小笛卡尔跟小艾米丽道:“至于你们两位,两位皇后陛下已经在皇家花园准备了丰盛的糕点邀请你们做客。”

    小笛卡尔一张脸顿时就涨的通红,握着拳头反对道:“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吃什么精美的糕点,我要见皇帝陛下。”

    张梁笑吟吟的道:“你以为大明的两位皇后陛下是两个只知道舞蹈,化妆的女子吗?你要知道,其中的一位皇后陛下曾经统领千军万马,为大明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而另一位皇后陛下,曾经是大明最高等的学府玉山书院里的高材生,就连你都感到头痛的拉丁语,这位皇后陛下面前,也不过是她儿时的一个很小的消遣。”

    小笛卡尔倔强的道:“不,我还是想见皇帝陛下。”

    张梁将嘴巴凑在小笛卡尔的耳朵上轻声道:“蠢货,陛下在皇极殿接见你祖父以及各位学者,人那么多,你有什么机会跟皇帝陛下交流?

    等到皇帝陛下跟你祖父他们交流完毕,你可以在皇后那里单独见到皇帝陛下。

    我怎么就教出你这么愚蠢的一个学生。”

    小笛卡尔瞅着张梁道:“你没有骗我?”

    见鸿胪寺的官员已经排好了队,张梁不再理会小笛卡尔,来到笛卡尔先生身边,微微用力搀扶着他,离开了他们已经居住了一月的馆驿,直奔隔壁的皇帝行宫。

    而小笛卡尔与小艾米丽却被两个壮硕的侍卫送上了一辆精致的四轮马车去了行宫侧门。

    鸿胪寺的官员在前边走的很慢,他们双手抱在胸前,面带迷之微笑,一步一步的走的很稳,后面的人也就学着他们的样子古怪的走在道路上。

    从馆驿到行宫路途很短,也就三百米。

    街道上并没有禁止人往来。

    所有行人看到了这一幕,没有人取笑,而是纷纷弯下腰向这支算得上庞大的队伍施礼。

    既然是东方的典仪,那些原本感觉很不舒适的欧洲学者们也就开始认真了起来,礼仪看起来也越发的规范。

    不久,这群人就来到了行宫正门前,两个青袍官员费力的打开了紧闭的中门,两个美丽的东方侍女用笤帚,清水洗涮了门槛下的尘土。

    然后就与两个青袍官员一起站在两侧,恭迎笛卡尔先生一行。

    “先生,皇宫中门打开,一般只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陛下远征归来,第二种,是陛下出门祭祀天地,第三种是皇帝陛下迎娶皇后陛下的时候。

    而这一次,中门为您而开!”

    笛卡尔先生看着依次打开的七八道宫门微笑道:“不胜荣幸,我听说贵国有一句话叫做‘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皇帝陛下的要求。”

    张梁邀请笛卡尔先生以及诸位欧洲学者踏进中门,而他,却从左边的小门走进了皇宫。

    这一座行宫乃是依山而建,每一道宫门都高过上一道宫门,每一道宫门两边都站立着八个身着大明传统鱼鳞甲,手持长矛,腰佩长刀的高大武士。

    笛卡尔先生笑眯眯的看着这些武士,以及站在远处双手抱在胸前如同石雕一般的美丽侍女。

    明国的皇家建筑在笛卡尔先生看来很美丽,尤其是高大的屋顶下的木质勾连看起来不但美丽,还充满了智慧。

    队伍行走的不紧不慢,即便是在不断地上坡,笛卡尔先生也不觉得劳累。

    一座宫殿就是一道美景,每个宫殿的配殿也各不相同,此时,每个配殿门口都站满了青袍官员,他们看起来很年轻,遥遥的向学者队伍施礼。

    笛卡尔喜欢这样的礼遇。

    他是一个高尚的人,本身遭受了多少苦难他并不在意,他只是担心别人小看了新学科,在他看来,以他为代表的新学科,完全经受得起皇帝这样的礼遇。

    相比愉快的笛卡尔先生,小笛卡尔是被直接用马车送进后宫的。

    他茫然地站在一片整齐的草坪上,瞅着四周精致的盆景,以及各种修整的很漂亮的灌木*。

    就在他牵着小艾米丽的手不知所错的时候,一个听起来极度温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你就是那个把梵蒂冈弄得翻天覆地的小皮猴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