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五五章云昭想喝咖啡了

第一五五章云昭想喝咖啡了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五五章云昭想喝咖啡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五五章云昭想喝咖啡了</br>    张梁说的一点没错。</br>    就大明目前来说,最优先发展的便是新科学。</br>    在旧有的民生道路上,经过几千年的不断发展,已经发展到了极致。</br>    不论是工商业,还是农牧业,抑或是原始的服务业,中华民族确实已经达到了巅峰,其实,在宋代的时候,这些事情基本上已经达到巅峰了,后来因为蒙元的存在,反而倒退了很多年。</br>    旧有的藩篱打不破,新的世界就不会到来。</br>    所以,云昭就想趁着新学科刚刚兴起的时候,给大明抢一步先机。</br>    任何技术类的东西,只要抢先一步,以后,就会步步抢先,这关系到千秋大业,任何想要阻碍云昭这一谋划的人,都可以铲除。</br>    就像亚历山大七世!</br>    一个小小的教皇而已,杀了,也就杀了,云昭不会有内疚这种无用的情感。</br>    在他的眼中,一个笛卡尔就值得他干掉十个教皇。</br>    很显然,笛卡尔先生没有这种自觉,他隐隐觉得教皇之死不会这么简单,甚至不可能是奥斯曼大帝派人干的,这非常的不符合逻辑。</br>    暗杀这种行为,在高级贵族之间其实是有默契的……因为,今天,教皇被刺杀了,那么,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会出现针对奥斯曼大帝的各种刺杀。</br>    而且,这些年,奥斯曼人已经安稳了很多,目前的奥斯曼大帝也不是一个英才,甚至不能称之为守成之君,基本上,他就是一个庸才。</br>    这个时候弄死了教皇,很容易引起欧洲诸侯国同气连枝的发起一场新的十字军东征。</br>    这绝对不是奥斯曼大帝能承受的。</br>    教皇之死,对罗马诸侯国,以及法国,英国,西班牙等国似乎有很大的好处,在新的教皇没有被选出来之前,这些国家都能在短时间里不再考虑宗教因素对*掣肘。</br>    所以,笛卡尔先生以为想要杀死教皇的人很多,可是,奥斯曼大帝反而是最不希望弄死教皇的人。</br>    其实,笛卡尔先生的思路很正确,只是他唯独漏算了自己,以及这群新学科的领头人们的价值。</br>    他以为自己这群人的价值不如教皇。</br>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这一次再不去大明,这种杀戮就不可能停止。</br>    华山号战列舰在马赛港口又等候了十天,于是,这艘船上又来了一百一十九人,以至于,船上人满为患,舰长一声令下,所有的水手,战士们就腾出来了自己的舱房给了这些尊贵的客人。</br>    他们自己则搬进了沉闷潮湿的底舱。</br>    满船之后,华山号就离开了马赛港。</br>    在华山号离开马赛港后的第三天,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的裁判长裁定笛卡尔先生为异端……</br>    大明官员,在促成笛卡尔先生投奔大明这件事上堪称不遗余力,且有始有终,将团队的力量发挥的淋漓尽致,此时此刻,就算笛卡尔先生后悔了,他也没有了退路。</br>    庞大的华山号战舰在海面上劈波斩浪,给了小笛卡尔一种新的感受,他指着海面上翻飞的海鸥问张梁。</br>    “老师,我现在可以幻想抵达大明的生活吗?”</br>    张梁笑道:“自然可以,我可以保证,你在大明的生活,要比你幻想中的生活好十倍不止。”</br>    “我可以去旅行吗?”</br>    “当然可以,不过,你是玉山书院的学生,首先要接受考核,只要考核结束,你就要离开书院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而且,不用自己花钱哦。”</br>    “我听说长安那座城市是一座不夜城,哪里的人可以通宵玩乐?”</br>    “没错,哪里有数不清的美食,有看不够的歌舞,每每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刻,长安城就是一座不夜城。”</br>    “我能去吗?”</br>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小心,不要玩过头了,别赶不上回书院的最后一班火车。”</br>    “老师,您说过,在书院吃饭需要抢?他们为什么不多做一些饭呢?”</br>    “食物是充足的,每个人都能吃的很饱,只不过,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喜欢第一个去拿饭,最后就弄成了一个传统。</br>    不过,你想啊,吃饭的钟声响了,数千人拿着饭盒向食堂狂奔的样子还是非常壮观的。”</br>    “哦,这样啊,看来我也需要进入进去。”</br>    “必须的,先吃的人会把食物中的精华抢走的。”</br>    “老师,我想竞争一下国字资格。”</br>    “没必要害羞,这是好事,如果你自认为自己学识很好就可以参加,当然,除过比试学识之外,武技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你需要一个人*一群人,我说的一群人至少有四十九个!”</br>    “老师,您的学问也非常的渊博,为什么没有获得国字荣誉?”</br>    张梁牙痛一般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就是一个见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惨痛故事了……”</br>    “我一定要拿到国字荣誉。”</br>    “哈哈哈,你有机会的,笛卡尔,我很希望以后称呼你为笛卡尔·国!”</br>    同样的谈话,张梁这些天说过很多次。</br>    也解说过无数次。</br>    在跟大明军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就会发现他们是一群很有礼貌的人,原本担忧的人们,情绪终于慢慢的缓和了下来。</br>    不过,张梁还是恨不放心,因为,直到现在,只有笛卡尔先生没有问起过抵达大明之后的待遇。</br>    在这一路上华山号军舰击败了很多海盗,有黑胡子的,有黄胡子的,也有红胡子的海盗。</br>    舰长赖鼎城的手很黑。</br>    一路上关起炮窗引诱那些疯狂的海盗来抢劫,一路上诛杀强盗,并不时地放下小船派出小分队去清理海盗船,一边收集财物,一边收集补给。</br>    这个方法很有效,当海盗们在海上看到一艘巨大的商船孤零零的行驶在大海上,就有很多海盗想要碰碰运气,在追逐一番之后,海盗们就永远的消失在海上了。</br>    这样做了之后,赖鼎城原本指挥着一艘船,在过了好望角魔鬼海之后,他的一艘船,就已经变成了一支拥有六艘纵帆船的小型舰队了。</br>    绕过好望角,舰队就沿着非洲海岸线慢慢的向北走。</br>    好长时间都没有离开过船舱的笛卡尔扶着拐杖来到了甲板上。</br>    他先是看看湛蓝的大海,见赖鼎城正在与张梁研究一张图纸,就好奇的凑了过来,因为,他发现,这两个人研究的正是非洲地图。</br>    笛卡尔先生看了他们手里的非洲地图,就低声道:“你们也准备捕捉黑人奴隶吗?”</br>    张梁笑道:“笛卡尔先生,大明从不捕捉黑奴,也不贩卖黑奴。”</br>    笛卡尔先生瞅着张梁道:“据我所知,葡萄牙、西班牙已经走上了殖民扩张的道路,就在去年,英国、法国、荷兰也纷纷开始捕捉黑奴,他们认为这是一项有利可图的生意。</br>    怎么,明国皇帝对这种生意不感兴趣吗?“</br>    赖鼎城正色道:“阁下,如果让大明海军舰队来做这样的事情,我以为,这是对我们这些军人的羞辱。”</br>    笛卡尔先生赞赏的看着赖鼎城道:“您是一个正直的人。”</br>    赖鼎城道:“等阁下到了大明,你会知道,我们的皇帝陛下更是一个正直的人。”</br>    笛卡尔道:“我很期待,不过,你们研究非洲地图做什么呢?”</br>    赖鼎城道:“我们一致认为,欧洲人对世界的划分是不科学的。”</br>    “哦?为什们呢,据我所知,欧洲,亚洲,非洲,南美洲,北美洲这样的划分很符合实际。”</br>    笛卡尔厌恶那些奴隶贩子,但是,对于地理命名权,他还是非常看重的。</br>    赖鼎城道:“主要是这样划分对我大明非常的不公平,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自古以来我们就是中国,中央之国,一个好好地中央之国,却被安排在亚洲,这是对我们陛下以及大明的羞辱。</br>    他们在制定这样的名词的时候,应该征求我们陛下的意见。”</br>    笛卡尔没有生气,只是笑呵呵的道:“你觉得该怎么改?”</br>    赖鼎城道:“很方便,亚洲改成中州就好了,再添上遥州,南极洲,这样一来,地图就很完整了,等阁下抵达大明的时候,就应该能见到这样的世界地图了。”</br>    笛卡尔先生点点头就离开了甲板,神情有些黯然。</br>    张梁看着笛卡尔先生离开,暗暗点点头,他觉得赖鼎城用这种方式慢慢告诉笛卡尔先生一个真实的大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br>    回到舱房的笛卡尔先生站在小笛卡尔的背后看他做题,等小笛卡尔终于解开了难题之后,笛卡尔先生递给了小笛卡尔一杯茶道:“明国人已经有了改变世界的决心。”</br>    小笛卡尔道:“您是怎么知道的?”</br>    笛卡尔先生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外孙。</br>    小笛卡尔笑道:“他们发现了遥州,发现了南极洲,为了让这个世界地图看起来更加的对称,用亚洲做世界地图的中心,我以为没什么。”</br>    笛卡尔先生微微皱眉,对小笛卡尔道:“你可以跟着那位张梁先生做学问,但是,我不允许你参与贩奴,这是极不名誉的一种行为,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该参与。”</br>    小笛卡尔道:“据我所知,大明人从不参与贩运奴隶这样的事情。”</br>    笛卡尔先生叹口气道:“他们在研究非洲地图,我看到他们在埃塞俄比亚画了一个圈,看样子,这一次,他们的目标就是埃塞俄比亚。”</br>    小笛卡尔听祖父这样说,忍不住笑了,他握住祖父的手道:“祖父,他们这一次是要去埃塞俄比亚,不过,不是为了贩奴,而是为了跟埃塞俄比亚的皇帝做一笔生意。”</br>    “什么样的生意呢?我不觉得那群可怜人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用东西去交换。”</br>    “咖啡,祖父,老师已经告诉我了,还要我也参与这一次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