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二八章不要跟熟人说心里话

第一二八章不要跟熟人说心里话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二八章不要跟熟人说心里话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二八章不要跟熟人说心里话

    “刀斧手何在!”云昭摔了手里的茶杯。

    顿时就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刀斧手手持巨斧恶狠狠地从侧门冲进来,推开黎国城,举着巨斧就向呆滞住的韩陵山劈头盖脑的砍了下去。

    韩陵山伸手捉住巨斧,然后凌空一个大劈叉,就把云春,云花两位刀斧手给踹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等韩陵山将收缴来的巨斧放在脚下,就听云昭淡淡的道:“别以为我没有刀斧手。”

    “陛下知晓微臣一定会提出进一步控制遥亲王的要求,所以,特意安置了刀斧手?”

    云昭点点头道:“因为*这东西对胜利的渴求是没有节制的,只要胜利一次,就会向往更多的胜利,痛打落水狗才是*的本质。

    既然你们胜利了一次,接下来继续追求胜利乃是人之常情。”

    韩陵山坐下来叹口气道:“如果对遥亲王不加任何约束,是不妥当的。”

    云昭把身子靠在椅子背上摊开手道:“既然是开了海禁,那就要开的彻底,干净,开一半留一半不如不开。如果让海上的人发现,他们日子之所以过不好的原因在大明中枢,你看着,那时候才是真正离心离德的开始。

    另外,老韩啊,我发现你们的胆略一天不如一天了,当初的你无所畏惧,现在做事情怎么反倒畏首畏尾的?

    你不让他们发展起来,到时候面对敌人的时候就要拿命去拼,人要是死的多了,怨恨也就埋下了。

    只有让他们觉得自己依旧是大明人,不是低人一等的二等百姓,他们才会用心维护大明。

    不过呢,你要求全大明一个律法,一个准则的要求是对的,不过这一准则只限于陆地,不限于海洋,所以,代表大会还要制定出一套海洋法典才成。”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云春,云花哎呦,哎哟的*着慢慢摸进书房,拿了自己的大斧头转身就跑了。

    “刚才用的是巧劲……”

    韩陵山给云昭解释了一下。

    “这两个蠢货收了夏完淳不少金子,我准备借你手惩罚她们一下的。”

    “如果刚才,我要是没躲开呢?”

    “就像以前一样,砍死了白死,这就是得寸进尺者的下场。”

    “也就是说,限制遥亲王的事情在您这里就过不去是吧?”

    “没错,朕还等着看满海洋都漂着我大明船只的盛景呢。”

    “这样下去,陛下一定会如愿以偿的。”

    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云昭邀请韩陵山一起吃饭? 韩陵山却没有了这个心思? 来的时候准备的很充分,希望皇帝能以大局为重,并且自信的以为? 皇帝一定会同意自己的主张的。

    没想到? 皇帝斑点不让的给拒绝了,那有什么心思吃饭。

    离开的时候就听云昭道:“世界太大了? 既然要睁开眼睛看世界? 那么,就该看的远一些? 深一些,透彻一些,万万不可将我大明百姓束缚在土地上,那是一种极大地倒退。”

    “微臣准备重新去海上看看。”

    “你早就该去看看? 顺便记得跟韩秀芬多盘恒一段时间? 她似乎对你很有好感。”

    “不必了。”

    “不找韩秀芬,你在海上能看到什么?”

    “我自有办法。”

    云昭目送韩陵山离开,忍不住摇头道:“太自大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 钱多多,冯英一起愣愣的看着丈夫,云昭已经吃了一碗饭了? 她们两个依旧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夫君? 您真的对韩陵山用刀斧手了?”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

    “云春? 云花两个蠢货可杀不了韩陵山。”

    “就因为她们两个杀不了韩陵山才派她们去。”

    “韩陵山会不会心生怨隙?”

    “只要是云春,云花两个去杀他,他就不会在意,说不定心中还在暗暗窃喜。”

    “为何?”

    “因为云春,云花十年前充当刀斧手已经杀了他不下十次了,只是这些年没有,要不然你以为云春,云花手里的宣花大斧哪里来的?

    你看清楚,这才是正确使用云春,云花的方式。

    警告了韩陵山,还能让他心里不结疙瘩。”

    “您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告诉韩陵山,他踩到我的底线了。”

    “您以前常用这个法子?”

    “没错,你以为韩陵山那张臭嘴是怎么被改正过来的?”

    钱多多忍不住回头看看站在身后伺候她们吃饭的云春,云花叹口气道:“怎么就没有被踢死呢?”

    云花道:“我们穿了软甲。”

    冯英笑道:“夫君您看,这世上就没有傻子。”

    云昭很赞同冯英的话,特意给冯英送上一枚鸡腿,以示奖励。

    韩陵山去找了云杨。

    云杨对于韩陵山的要求嗤之以鼻。

    他从来都不觉得云昭会干出什么愚蠢的事情,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我们以前什么都听阿昭的,这不是什么事情都干得顺顺利利的吗?怎么现在就开始怀疑阿昭了?我甚至不知道你们那些自以为是的想法是从那里得来的。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世道。

    大明朝还有所谓的外敌吗?

    大明朝还有所谓的民变吗?

    虽然贪官污吏还是有的,可是,这难道不是你这个监察部长的职责吗?

    一个个的干了几件不大不小的屁事,就觉得自己可以置喙阿昭的安排了?

    你们这些人现在干的事情往好了说是在为国为民,往坏里说,就是想要夺权,想要架空阿昭这个皇帝,要是放在别的皇帝身上,会真的砍了你们信不信?

    你们最大的依仗就是欺负阿昭对你们感情深厚,赌他不会对你们下手。赌他会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情感放弃自己皇帝的尊严。

    能做到这一步,阿昭堪称千古一帝了,别要求太多,否则,真的触怒了阿昭,几十年的情感付诸东流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韩陵山听了长叹一声,就沉默不语。

    以前的时候,从来都只有他训斥云杨的份,什么时候论到云杨呵斥他了。

    可是,他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

    就如同云杨说的那样,大明朝已经步入了欣欣向荣的场面,而这个场面就目前来看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各地州府回报上的文书,不可能尽数都是喜事,好事,可是呢,大半都是关于民生建设的,偶尔会有几个汇报不好事情的,也仅仅是一些很小的事件罢了。

    事到如今,就连乡间的盗匪都逐步绝迹了,这不能不说新朝远比旧有的王朝好的多。

    也就是因为地方上欣欣向荣,国库,府库充盈,大臣们已经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地方建设上了,才会有目前倒逼皇帝的场面。

    “云杨,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慢下来了?”

    云杨笑道:“确实应该慢下来了,后面又不是有狗撵着我们,至今粮食过剩的问题还在困扰着我们,这就是我们走的太快的标志。

    我跟阿昭喝酒的时候问过他,他说,这是工商业跟不上农业发展步伐导致的,粮食的价值不能通过工商业带来更高的价值,这才导致了粮食贱价。

    粮食价钱上不去,农夫手中可用的钱财就会减少,农夫们没了钱财,工商业就会停滞不前。

    所以啊,你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改变大明百姓的饮食结构,鼓励农夫们继续增加禽肉蛋奶的供给。”

    韩陵山听完云杨的话皱眉道:“你一个兵部部长,整天研究的就是这些事情吗?”

    云杨苦笑道:“以后的兵部部长的担任者将不再是纯粹的军人,很可能也要改为文人担任,这一点,阿昭已经提前警告过我了。”

    “这么说,我很有希望接任你兵部部长的职位?”

    “做梦去吧,我们这些人的官啊,基本上是当到头了,以后酬谢我们功劳的方式将会是爵位以及海外封地。”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些人要是老的不堪陛下驱驰了,下场就是全部远走海外,找一片土地当自己的土皇帝?”

    “就是这个意思,阿昭的目的也非常的明确,我们这些人陆地上的任务基本完成了之后,就要去海上重新开拓,因为海上法度松散的缘故,这一次开拓纯粹是看我们自己的本事,有多大本事就使用多大本事。”

    韩陵山听罢哈哈大笑道:“云杨,你可知何为封建?”

    云杨撇撇嘴道:“就是大家都有封地。”

    韩陵山笑道:“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命于下国,封建厥福才是陛下真正想要的,你等着,老子的功勋封公爵不算过分吧?”

    云杨点点头道:“应该的。”

    韩陵山道:“等老子得到封地之后,就专门弄到你身边。”

    云杨不解得道:“弄到我身边做什么?”

    韩陵山冷笑道:“可以攻伐你。”

    “你攻伐我做什么?”

    韩陵山冷笑道:“这就是陛下需要封建的另外一套结果,诸侯相争,而后成霸,霸而国,然后陛下这个共主就可以号召天下诸侯共伐之。”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陛下不喜欢有这么多的诸侯,希望这些诸侯相互攻伐,然后逐渐减少,最后,他再站在大义的立场上将最后几个留存下来的诸侯一鼓而灭。”

    “这不可能!”云杨听了韩陵山的话跳了起来。

    韩陵山冷笑道:“陛下当然不可能,他在安排两百年以后的事情。而我说的这个结果,一定会在两百年之后发生,甚至更早,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