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二零章黑夜里的闲话

第一二零章黑夜里的闲话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二零章黑夜里的闲话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二零章黑夜里的闲话

    云氏家宅看似没有什么规矩,哪怕云昭登基之后他也从来没有刻意的立下什么规矩,上一辈子的意识还在控制他的行为,总认为在家里立规矩不好。

    事实上,也不用他立下什么规矩。

    家里有三个强悍的女人,早就把这件事安排的妥妥当当。

    不论是云娘,还是冯英,亦或是钱多多那里有一个好相与的。

    在云昭,云彰,云显,云琸面前这三个女人大大咧咧的看似毫无顾忌。

    可是,离开了这四个人,就连云春,云花也不敢家里的事情外传。

    因此,云氏内宅里的消息很少传到外边去,这就导致了大家听到的全是一些臆测。

    什么云昭这个皇帝好色如命,别看表面上只有两个老婆,实际上夜夜笙歌,就酒池肉林,连奴酋老婆都惦记啦,云娘这个云氏老祖宗铁面无私啦,钱多多侍宠而骄啦,冯英一个正人努力操持偌大的云氏内宅啦……总之,只要是皇家趣闻,普天下的人都想知道。

    想知道也就罢了,偏偏知道的全是错的。

    云显自然不屑于去帮自己老子解释什么,毕竟,这里面的好多误会,都是出自他老子自己之手。

    那是他的家。

    云显不喜欢在家待着,但是,家这个东西一定要有,一定要真实存在,否则,他就会觉得自己是虚的。

    海面上波浪起伏,在月光下还有些波光粼粼的意味,一些喜欢在月光下飞翔的鱼会跃出海面,在月光下飞行良久之后再钻入海中。

    船头部分,时不时的有几头海豚也会跃出海面,然后再跌落黝黑的海水中。

    明月下,天空是黑色的,海洋是黑色的,目光所及之处的半空,却呈深蓝色,皇后号铁甲舰劈开的波浪就像两片白色的正在盛开的两叶兰。

    在夜色的保护下,云显清秀的脸庞带有的稚嫩感一丝都看不见了? 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云纹,云镇,以及云氏老贼老常? 老周。

    “在南洋丛林里跟张秉忠作战的时候已经发现有很多事情不对头? 因为? 做主人是孙可望跟艾能奇,而不是张秉忠?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孙可望与艾能奇两人似乎并不是一队人马。

    我们在攻击艾能奇的时候? 孙可望不但不会帮助艾能奇? 还给我一种乐见我们干掉艾能奇的奇怪感觉。

    所以,我觉得张秉忠可能已经死了。”

    听了云纹的话,云显一言不发,最后低声道:“张秉忠必须活着? 他也只能活着。”

    云纹摇摇头道:“进了野人山的人,想要活着出来恐怕不容易。”

    “野人山?”

    云纹点点头道:“他们剩下的人不多了,做多还有不到两万人? 在七个月前? 他们还在一路向西? 似乎想要在南洋立足,可是,不知怎么的,这群人一夜之间又不继续向西走了,而是掉头开始向东。

    显哥儿你也知晓,向东就意味着他们要进我大明本土。

    可是? 向东的道路已经全部被洪承畴麾下的军队堵死了,这些人居然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一头扎进了野人山。

    我找到了一些伤兵,那些人的精神已经崩溃了,口口声声喊着要回家。

    我们全副武装向前探索了不到五十里,就退回来了……”

    云显皱眉道:“为何退出来?”

    云纹抽一口烟道:“折损太大了,五十里,我损失了十六个精锐中的精锐。而且,一路上白骨累累,我觉得不论是孙可望,还是艾能奇都不可能活着从野人山走出去。

    即便是真的走出了野人山,估计也不剩下几个人了。

    我觉着能走出野人山的人,国朝放他们一条活路又如何?”

    云显盯着云纹的眼睛道:“怎么,心软了?”

    云纹丢掉烟头道:“不是心软,就是觉得没必要了,就是觉得惩罚已经足够了,我甚至觉得杀了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夸耀的,所以,在接到我爹下达的军令之后,我们就迅速离开了。”

    “洪承畴也这么看?”

    云纹摇摇头道:“那个老贼心如铁石,我们走的时候,听说他已经被陛下下令回玉山了,不过,那个老贼依旧在排兵布阵,等孙可望,艾能奇这些人从野人山出来呢。

    我劝说了两句,被他打了三十军棍,还要我收起那些莫名其妙的心思,还告诉我,是叛贼,就该全部绞杀。”

    云显哼了一声道:“我怎么没有看到洪承畴奏折上对此事的描述?”

    云纹淡淡的道:“那个老贼可能觉得应该卖我爹一个脸面,帮我瞒下来了。老子是皇族,用不着他给我卖好,不想下手,就是不想下手,用不着找借口。

    了不起走一遭家法,反正我爷爷也不会用家法把我打死。”

    云显给云纹递了一支烟点着后道:“军法啊——”

    云纹冷笑道:“军法也没有我皇族的尊严来的重要,如果是正面战场,老子战死都认,追杀一群想要回家的乞丐,我云纹觉得很丢人,丢我皇家颜面。”

    云显沉默不语,只是瞅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出神,他很了解云纹,这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这家伙从小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云显没有上过战场,他想不出什么什么样的惨状,能让云纹生出恻隐之心。

    “你也别为难了,我已经给陛下上了奏折,把事情说清楚了,以后会有什么样地后果,我兜着就是。”

    云显摇头道:“父皇不会惩罚你的,家法都不会用,甚至会夸赞你,不过,那群叛贼死定了。”

    云纹烦躁的将抽了两口的烟卷丢进大海,愤懑的道:“杀自己人没意思,阿显,你这一次去南洋有什么特别的任务吗?

    如果是跟欧洲人作战,你一定要交给我们。”

    说罢,就站起身,离开了甲板,回自己的舱房睡觉去了。

    云镇在云显面前显得极为局促,他很想跟着云纹跑路,又不敢,想要跟老常,老周一般平静无波的坐在原地又坐不住,见云显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了,就趴在甲板上叩头道:“殿下杀了我算了。”

    老周睁开眼睛淡淡的道:“殿下,很惨。”

    老常跟着道:“惨绝人寰。”

    云显闻言,摆摆手道:“那就睡觉吧。”

    回到舱房以后,云显就铺开一张信纸,准备给自己的父亲写信,他很想知道父亲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该如何选择,他能猜出来一大半,却不能猜到父亲的全部心思。

    更重要的是,云纹这些人变化很大,大的几乎让云显认不出他们来了。

    这里的人大多是他幼时的玩伴,跟他一起读书,一起挨揍,但是,现在,这些人一个个都有些沉默寡言,枪不离手。

    在安南靠岸的时候,洪承畴送来了大量的补给,却没有亲自来见他这个皇子,这很失礼,不过,云显并不感到奇怪。

    就像孔秀说的那样,洪承畴已经大功在手,身份已经超然,这种人现在最忌讳的就是卷进皇子夺嫡之争,只要不参与这种事情,他就能趾高气扬的老死。

    明天就要进入爪哇岛了,就能见到韩秀芬了,云显,却莫名的有些焦躁,他很担心此时的韩秀芬会不会跟洪承畴一样选择对他敬而远之。

    像云纹一样对他表现出那种让他非常难受的疏离感。

    所以,这一夜,云显彻夜难眠。

    不过,很明显他想多了,因为在见到韩秀芬的第一刻起,他就被韩秀芬一把揽进怀里,尽管云显的武功还不错,在韩秀芬的怀里,他还是觉得自己依旧是那个被韩秀芬搂在怀里差点闷死的幼儿。

    “不错,不错,到底长大了,让我好好看看。”

    再差点闷死云显之后,韩秀芬就把云显顿在甲板上,上上下下的看。

    看完之后又抱着云显亲昵一阵子,就把他带到一个奇装异服的老者面前道:“拜师吧!”

    云显四处看看,半天才道:“啊?”

    “啊什么,这是我们南洋书院的山长陆洪先生,人家可是一个真正的大学问家,当你的老师是你的造化。”

    在韩秀芬这种人面前,云显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他只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自己的正牌老师孔秀身上。

    韩秀芬睥睨了孔秀一眼道:“滚开。”

    孔秀皱眉道:“这是我的弟子。”

    韩秀芬道:“一个人拜百十个老师有什么稀奇的,孔子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这个当孔夫子后辈的难道要忤逆祖宗不成?”

    孔秀道:“我知道你不在乎礼法,不过,你总要讲道理吧?”

    韩秀芬道:“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我韩秀芬是一个讲道理得人?我只知道南阳书院有最好的先生,云显又是我最疼爱的晚辈,他的主我能做一半,让他的学问再精进一些有什么不好的?

    你也别守着那一套老东西固步自封了,云显又不是女子,多一个老师又不是多一个男人,有什么不成的?”

    孔秀的瞳孔都缩起来了,盯着韩秀芬道:“你是在挑战我?”

    韩秀芬嘿嘿笑道:“我听说你没被韩陵山打死,就有些好奇,很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活到今天。”

    云显见韩秀芬向前跨出一步,威势已经蓄积好了,就连忙站在韩秀芬面前道:“没问题,我再拜一位先生就是了。”

    说罢,就朝那个奇装异服的白发老者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