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一八章谈话的时候不能太坦诚

第一一八章谈话的时候不能太坦诚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一八章谈话的时候不能太坦诚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一八章谈话的时候不能太坦诚

    云昭喜欢扬州潮湿闷热的天气。

    只是这里的雨水没有关中的好。

    关中的雨水要嘛猛烈,要嘛温柔,不像扬州的雨水说不上大,也说不上小。

    雨水不够大,就不能彰显天地之威,雨水不够小,又不能呈现杏花烟雨江南的韵味,所以,从这一点来看,扬州算不得好地方。

    不过呢,桂花香气从湿漉漉的空气里传播过来,萦绕在鼻端,眼前,身侧,就会让人无端的生出一些遐思出来,就像身边总有一个看不见身影的美人儿伴在身边。

    所以呢,江南多美艳的传说。

    下午,云昭从睡梦中醒来,就看到了美人钱多多,上苍对云昭很是宽厚,不仅仅有美人钱多多,不远处还坐着一位美人——冯英。

    美人当然是二八年华的最好,眼前这两个美人美则美矣,就是有些老,足足有四个二八年华美人那么老。

    虽然刚刚睡醒,脑袋还有点混乱,云昭依旧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更没有表现在脸上,脸上的微笑是现成的,成熟且温暖。

    许久不见的楚楚抱着一个装满桂花花枝的笸箩从月亮门外走进来,她的模样变化很大,因为生了很多孩子的缘故,当年那个娇憨的小丫鬟自然变成了膀大腰圆的货色。

    不过,身上的贵气却怎么都掩饰不了,见到冯英,跟钱多多的时候施礼的样子标准的让云昭汗颜。

    很快,钱少少也从月亮门外边走了进来,他带来了更多的桂花。

    现如今,这夫妻两看起来就越发的不般配了,钱少少虽然穿着一身*,站在绫罗满身的楚楚身边,看起来更像是楚楚的儿子而不像是她的丈夫。

    没办法,一个女人在生了六个孩子之后,就会变成这个模样。

    在这个时候,丈夫不丈夫的就不怎么重要了,反倒是六个孩子才是楚楚的心头肉。

    不过,在楚楚还娇媚的时候,钱少少还是以风流闻名玉山的,可是,这些年? 钱少少反倒没有什么风流韵事传出来,待楚楚也比往年好了很多。

    别人家的事情云昭一般是不管的? 尤其是关系到人家夫妇之间的事情云昭更是从不多问,哪怕钱少少是他的小舅子。

    雨中采来的桂花,香气是要损失很多的,不过? 钱少少是不管的,他只知道姐夫跟姐姐准备在下午的时候准备提香。

    房间里放着一个巨大的密封铜锅? 一根铜管从铜锅里延伸出来? 半截浸泡在一个水盆里面? 然后再延伸到外边。

    制作精油的法子很简单? 就是把这些盛开的桂花连树枝带花一起放进铜锅里蒸煮? 让水蒸气通过管子溢出来? 滚烫的水蒸气在被冰水降温之后? 再还原成水从铜管里流淌出来,精油也在其中。

    因为油比水轻的原因? 只要放掉底层的水,留下最上面的精油? 精油也就算是制作完成了。

    云昭照例是不干活的,只动嘴? 不动手。

    钱多多很自然的认为这该是她们水家……不钱家的不传之秘,所以显得很勤快。

    不过? 她也是瞎忙活,干活的还是钱少少跟楚楚,以及冯英。

    既然皇帝都彻底的抛开政务不再理财了,她们哪怕是假装,也必须装出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

    铜管里开始向外冒热气了,也开始有水滴出来,钱多多欢喜的大叫,因为香气也出来了。

    铜管里不断地向外滴水,最终都流淌到一个底部有阀门的玻璃大杯子里去了。

    没用多长时间,玻璃杯子里就装满了水,只是在水的上面,铺着一层淡*的精油。

    云昭动手放掉杯子底部的水,让铜管里的水继续往下流。

    刚才钱少少往铜锅里放了两百斤桂花,所以,能提炼出来的精油应该还有一些。

    四个人安静的坐在偏房里,眼看着铜管向外滴水,有些沉闷,也似乎有些欣喜。

    没人在乎能不能提出精油来,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不可自拔。

    情绪波动最严重的还是钱少少,在往炉子里添加了一点柴火之后,红着眼睛对云昭道:“我爹娘,想必就是这样,采花,熬煮,提香,然后再合香,最后做成桂花油卖给那些喜欢桂花油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再用换回来的银钱购买米粮,布匹,养活我们姐弟。

    他们没有想着大富大贵,只想着好好活下去,把我们养大成.人,看着我姐姐出嫁,看着我娶亲生子,这就该是他们最大的念想了……

    你们说说,那些人,为什么连这么卑微的活路都不给他们呢?”

    云昭翻了一页书之后,淡淡的道:“以前的那些人啊,想要财富想的快要发疯了,在他们眼中,美人跟金银朱玉是等价的东西。

    既然美人是财货,那么,杀人越货这种事情出现也就不奇怪了。

    我看过扬州的调查报告。

    论到孩童买卖失踪,扬州才是天下第一等的所在,就是这些骨肉分离的现象,造成了”扬州瘦马”偌大的名声,直到现在,依旧不得平安。

    就连玉山书院里的有些混账丑东西,也纷纷以娶到“扬州瘦马”为荣。”

    钱少少看看曾经的“扬州瘦马”中的头马姐姐,又扭开玻璃杯底部的开关又放出来一些水,然后就低着头继续看着炉灶里的火苗*。

    钱多多撇撇嘴对云昭道:“妾身可是真正的扬州瘦马中的头牌,八岁就能卖一千两银子,夫君以后要多珍惜才是。”

    冯英看看钱多多这个早就被云昭宠溺的忘记了自己悲惨身世的家伙道:“你还要不要一点脸了?大明皇后是扬州瘦马出身很荣耀吗?

    就因为出了你这个扬州瘦马皇后,扬州瘦马这个毒瘤才没办法铲除干净,为害欲烈,只是从场面上,转到地下去了。

    现在啊,扬州人家中但凡有相貌出色的女儿,就会关着养起来,就等着将来把女儿嫁给或者卖给有钱人,好让一家人鸡犬*呢。”

    云昭闻言笑着看看钱少少不说话。

    钱少少低声道:“这件事我去处理。”

    楚楚怜惜的抱住丈夫的头低声道:“别伤心。”

    钱少少推开楚楚狞笑道:“姐姐当年处理这件事情的手段不够,太过仁慈。”

    冯英点点头道:“我们可以隐居,但是,这世界上一定要有我们的声音,少少,放心去做,手段酷烈一些也没有什么。”

    钱少少抬头看看湿漉漉的天空,显得越发的烦躁,又往炉灶里塞了一根木柴,就站起身对云昭道:“我一刻都不能忍耐了。”

    云昭笑呵呵的合上书本道:“既然要做,不妨动静大一点,范围广一些,更深入一些,震慑力应该更加强烈一些,否则,就不要动,不够丢人的。”

    钱少少跺跺脚,转身就出去了,这一次,他连雨伞都没有带,就这么气冲冲的走进了雨地里。

    云昭见钱多多在看他,就耸耸肩膀道:“我看起来是不是很*?连自家小舅子都要利用。”

    “利用啊,小舅子不就是拿来利用的吗?”

    云昭点点头道:“是这个道理,不过,一般的皇帝在利用过小舅子之后都会留给儿子杀掉,很凄惨。”

    钱多多道:“您要是不当皇帝了,少少也就不当什么劳什子监察部的第一副部长了,回到扬州守着祖宅卖香水过活也不错。

    不给云彰杀他的机会。”

    冯英在一边听得笑了,指着钱多多道:“彰儿本来没这心思,你这么说的多了,说不定就起了这个心思。”

    钱多多冷哼一声道:“你应该明白,你白长了那么大的一对东西,彰儿从小可是吃我的奶水长大的,真正说起来我才是他的亲娘。

    我就不信,我教养出来的孩子将来会舍得让我伤心?”

    冯英笑道:“这一点我永远都感激你。”

    钱多多笑道:“你不用感激我,彰儿虽然是你跟夫君生的,可是呢,这孩子还是夫君的骨肉,既然是夫君的骨肉,那就是我钱多多的亲骨肉。

    我有一个当皇帝的丈夫,将来还会有一个当皇帝的儿子,一个当亲王的儿子,一个当公主的女儿,虽然满天下人都说我是一代妖后,那又如何,我得到的要比你得到的多的多。

    你名声是好听,可是呢,彰儿对你都不亲,好名声有个屁用。

    你看看彰儿给你的信,你再看看彰儿给我的信。

    给你的信里说的都是天下大事,跟我说得却都是家长里短的事情,字里行间我都能看出这孩子很想念我。

    在我们家天下大事算什么事情呢?

    只有当彰儿在信里告诉我他还是童子之身,才是一个母亲该知道的事情,也是一个母亲的成功之处。

    彰儿跟你在信里说宝成铁路的事情真的很有趣吗?

    我才不管天下人怎么看我,我只要丈夫,两儿子,一个闺女待我好就成了,求那么多还不得累死啊。”

    冯英张口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发现,钱多多说的一点都没错,最终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还是感情。

    冯英忍不住朝云昭看过去,却发现丈夫站起身欢喜的道:“老子的第一锅精油终于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