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一七章累了,我陪你回娘家

第一一七章累了,我陪你回娘家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一七章累了,我陪你回娘家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一七章累了,我陪你回娘家

    “看来陛下不理政务的时间会比我们想的时间要长。”

    张国柱的压力很大。

    在皇帝不再理睬政务的时候,所有的压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就是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皇帝以前担负的压力有多大。

    他也才开始发现,皇帝处理国政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出过大的纰漏,发现这一点之后,让他心头的压力重如泰山。

    同样的,徐五想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在处理很多事情的时候,皇帝听到了开头,似乎就已经知道了结果,所以,他处理起政务来举重若轻,看似一些随意的小事情,在皇帝的积极推动下,往往就能开出令人惊诧的巨大花朵。

    他们也才发现,他们以前在处理政务的时候,基本上都在遵循皇帝的旨意在办事,这些旨意非常的靠谱,以至于让他们生出政务不过如此简单而已。

    现在,皇帝不做声了,不再看他们的奏章,奏章上也不再有密密麻麻的批注,他们一下子,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没了底气。

    “你们说,这二十二座水库要不要继续修建?”

    “必须修建,库区的百姓已经做好了搬迁的准备,这时候突然说不搬迁了,我们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官府声望会受损。”

    “水库的修建是一件小事情,怎么都算是惠民工程,至于能不等达到降低沙尘的目的,以后再看,从今往后,我们的工作应该更加细致,更加谨慎。

    如此,才不负陛下分权之心。”

    众人齐齐点头,只是一个个脸上的神色很凝重,他们最大的担忧就是,皇帝此次下定决心分权的目的,在于考验他们,如果他们做的事情不能让皇帝满意,很可能,分权这种事情就会戛然而止,再也没有以后了。

    云昭的心情终于调整过来了。

    尤其是云琸在他怀里跟他说了一些悄悄话之后,心情就变得更好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都多喝了一碗汤。

    “过几天? 我们出发去应天府。”

    云昭擦擦嘴? 对冯英跟钱多多道。

    冯英叹口气道:“至少要准备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走的开。”

    云昭摇摇头道:“不用那么麻烦,就我们全家去南京,这一次? 文武百官以及大军没必要全部跟着? 五六千人的小队伍,行程应该很快。”

    钱多多忧虑的道:“张国柱他们可能不会同意。”

    云昭轻笑一声道:“老子想去哪里,什么时候去,是老子的事情,他们还管不着。”

    冯英笑道:“也好? 甩开他们,我们一家子走就是了,去了应天府住在行宫里? 也不错。”

    云昭笑道:“不住行宫? 去扬州东街? 我们赔多多回趟娘家,就住在娘家? 我们正好有时间,去的时候又正是桂花飘香的时节? 正好制作一些桂花油? 家里的老手艺不能丢。”

    钱多多愣住了,只是大眼睛里的泪水在迅速的汇集。

    云昭擦掉钱多多眼中的泪水道:“正好有闲暇时间……”

    话说了一半,云昭自己的鼻子都酸,自从他来到了大明时代,每一天都在为这个老大的王朝呕心沥血,每一天都在为这片土地上的族人的幸福生活努力。

    不知不觉,已经快要三十年了。

    他自认对得起这个时代,也对得起自己的身份。

    现在,想要休息一下,不过份吧?

    “扬州府啊……那间小院子啊……那棵桂花树啊……还有我爹娘住过的屋子啊……”

    钱多多温柔的扑进云昭的怀里,露出少女一般纯净的笑容。

    “我很早呢,就让谭伯明他们重新整修了那座小院子,还把那条街都给买下来了,种了好多的桂花树,有金桂,有银桂,不仅仅如此,那座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花园,种满了司农寺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花卉,这个时候去,一定很好。

    而我又弄到了波斯人制作花卉精油的秘方,让少少给我打下手,我们一定能把那座香坊重新开起来的。”

    “那是我心中的痛,我不敢想那间小院子,也不敢想那座吞噬了我父母生命的水井。”

    “这本来是我给你准备的,等到那一天我讨厌你了,就把你发配到那里去……”

    钱多多娇媚的笑道:“您舍不得。”

    “舍得,我们全家都去……”

    冯英见不得钱多多在丈夫怀里的那股子黏糊劲,就敲敲饭碗道:“夫君就没有想过把我发配到那座冷宫里去吗?”

    “有啊,就在夔门那边的那条小山谷里,就是路不太好走,地方官府开凿了一条石头路,听说仅仅是石头台阶就有七千三百多阶。

    当地官府清理干净了那里所有的杂草,开垦出来了一千多亩的梯田,听说亩产不低,人们还在那些稻田里放养了稻花鱼,那些鱼金黄,金黄的,到了稻子收割的季节,正好到了鱼肥的时节,人们就放干稻田里面的水,把鱼捞出来,放在木桶里腌制,味道不错。

    你跟楚楚当年居住的那个山洞,也被整修一新,工部用了最好的工匠,用了最好的木料,竹料,在那里修建了几座木楼,竹楼。

    还在你以前居住的那座竹楼前边,种了好多竹子。”

    冯英点点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吗,即便是被您打入冷宫,妾身也不怨您。”

    云昭叹口气道:“总共就两个老婆,我发配谁去?要是两个老婆都打发走了,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才是那个被打入冷宫的人吗?”

    冯英摸着丈夫的脸满含怜悯之意的道:“那就躲一阵子,看看他们能翻出什么水花来。”

    云昭的旨意被彻底迅速的贯彻了。

    云杨统领五千最精锐的关中子弟兵一路护送,钱少少统领两千内卫武士,紧紧跟随。

    这一次,也因为云娘不肯在燕京停留,更不愿意跟着儿子去应天府,老人家就带着不清不愿的云琸回玉山老家了。

    所以,云昭准备全体骑马去应天府。

    至于张国柱等人要求觐见的要求全部被他无视了,等到这些人三天后再来行宫的时候却发现皇帝已经离开了行宫,大军正在缓缓启程。

    云杨拒绝接受张国柱安排地方官府接待的好意,准备以急行军的速度,尽快赶赴应天府,至于补给,军中自然会携带。

    目送大军离去,张国柱痛彻心扉,他几乎认为,这是皇帝在跟他决裂,以后,大家只有君臣之间的名分,再无兄弟之情。

    韩陵山在目送云昭的队伍走远,恨恨的道:“他在躲清闲。”

    张国柱道:“难道你不觉得这是我们兄弟之情决裂的前兆吗?”

    韩陵山不屑的看着张国柱道:“兄弟之情也是可以决裂的吗?”

    张国柱道:“难道不可以吗?”

    韩陵山嗤的笑了一声道:“决裂的能是兄弟之情吗?”

    说完就背着手走了,走了半截又转回来对张国柱道:“过几天我们监察部要搬去应天府了,老子为这个国家操劳这么久,也该歇歇了。”

    “我们不能四分五裂!”

    “为什么不能四分五裂?”

    “我们是朝廷!”

    “连皇帝都跑了,还狗屁的朝廷,你要是喜欢,自己再攒一个。”

    “你——混账!”

    随着韩陵山的离开,法部,以及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也要回到玉山,同时离开的还有玉山书院,玉山大学堂的几位先生以及学子。

    喧闹的燕京城随着皇帝的离开,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改变依旧在继续,燕京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一个大工地。

    不仅仅是城里面被挖的乱七八糟,城外也是如此。

    张国柱的意志在这座城市里依旧被坚定不移的进行着。

    云昭很喜欢骑马,冯英更是骑在马背上英姿飒爽,就是钱多多不怎么喜欢骑马,总是想跳到丈夫的马背上,希望丈夫能抱着她骑在一匹马上。

    只是她的小动作,总会被冯英先一步发现,总是不能得逞。

    顺天府到应天府足足有两千里路,虽然这一路上都是砂石路,依旧算得上是道路平坦,云杨拿出来了一百倍的劲力,保持着每天行军两百里的强行军速度。

    这一次,云昭没有劝阻,虽然兵书上说:“千里奔袭,必撅上将军”,这一次就没必要说这句话,大明朝最近的敌人也远在万里之外。

    试验一下快速奔袭,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每天跑两百里,很累,而云昭现在就需要这种疲惫,然后好睡个好觉。

    应天府知府谭伯明出城三十里迎接皇帝,却被皇帝裹挟在大军中骑了三十里的马,至于,在城外等待皇帝驾临的本地官员以及准备给皇帝敬酒的乡老们,连皇帝的影子都没有看见,就发现这支快要上万人的军队已经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南京城。

    同时,他们的知府大人也不见了踪影。

    “朕此次来应天府是来隐居的,不听奏报,不观地方,你平日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当我不存在。”

    云昭说的客气,谭伯明此时却心乱如麻。

    身为本朝的大知府官员,他是真正的封疆大吏,对于朝堂上发生得事情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陛下要去扬州?”

    “没错,陪多多回一趟娘家,就住在你整理出来的那座院子里。”

    “陛下,不可因一时之气就……”

    “朕没有生气,就是觉得有些累了。”

    “如此,请容微臣也一并走一遭扬州。”

    “不用,有扬州知府在朕身边听用也就是了,你公务繁杂,就不劳动你了。”

    谭伯明轻声道:“微臣永远以陛下马首是瞻。”

    云昭拍拍谭伯明的肩膀道:“别急着站队,分权是一定要分的,朕现在只是不适应,觉得疲惫,需要修养一段时间罢了。”

    谭伯明躬身道:“微臣知晓该怎么做了。”

    云昭盯着谭伯明的眼睛道:“张国柱他们也是朕的臣子,并非叛贼,用不着你在从中出什么力气,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