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一六章言不由衷的云昭

第一一六章言不由衷的云昭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一六章言不由衷的云昭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一六章言不由衷的云昭

    权力,从一个人的玩物变成了公众产品之后,与生俱来的庄严性,排他性就逐渐消亡了。

    最后真正变成保护所有人的一面护盾。

    这本身就是很早很早以前,人们把自己的权力交给某一个人,或者某一群人统管的时候就有的美好愿望。

    据说,在远古时期,男人看到美丽的女子就一棒子敲晕,然后带回山洞成就好事。

    据说,在远古时期,人们可以为了各种原因相互争斗,*,每一个人都活在恐惧之中。

    女子为了不被人一棒子敲晕,醒来后变成别人的财富,因此,她们准备交出自己的一部分权力,用遵从强力人士的话来换取自己不被随意敲晕的权力。

    男人们也愿意为了自己不被随意*,也把自己的一部分权力交出去,换取自己不被随意*的权力。

    所以说,权力是相对的,是交互的,更是有着最美好寓意的。

    当皇帝出现很久之后,就有了一个可笑的论断叫做——君权天授。

    不过,这也说得通,因为在中国社会的理解中,天有很多种解释,其中一种,便是指百姓。

    这就是儒家学说中最美妙的一个地方,一字多音,一字多解,自然就会衍生出很多种解释来,几乎每一个朝代,都会对很多传统的东西重新注解一遍,还能解释的一点都不突兀,不奇怪。

    这他妈的就是哲学。

    按照韩陵山对大明目前体制的解读,就简单的多了,以前整个大明就一颗脑袋,云昭的脑袋,一旦这颗脑袋坏掉了,庞大的身体就一定会出问题。

    现在不一样了,大明这个庞然大物的身上还长着其余四颗小脑袋,大脑袋坏掉了,其余四颗小脑袋还能控制大明这句庞大的身体,让他继续前进,直到最大的那颗脑袋恢复正常为止。

    这是一种美好的期望。

    中间一定还需要通过血与火的淬炼。

    云昭来到了燕郊的乡下。

    这一次跟以往一样,依旧是白龙鱼服? 穿着他永久不变的青衫。

    离开了城市? 回到乡下? 云昭的心情也就莫名的好了起来。

    尤其是看到一个叉开腿露出生殖器坐在粪堆上的一个半大的傻小子,他就觉得这个村子的生活应该不错。

    在乡下,几乎每一个村子都有一个傻子。

    据说,这是傻子把这个村子的所有灾难全部扛下来了? 所以? 才有了整个村子的繁荣兴盛。

    人们又把这一现象叫做——无傻不成村!

    云昭之所以会认为这个村子的生活不错的原因就在于,眼前这个正举着粪叉吓唬他的傻子? 不但穿着衣裳,还很整齐,至于裤裆? 完全是因为被他不小心撕破了。

    这个穿着衣裳的傻子? 不但有衣服穿,而且还长得非常健壮,十四五岁的年纪彪悍的如同一只牛犊子似的。

    他明显不是有钱人家的傻儿子,因为? 他在保护他的粪堆? 不允许云昭染指他的粪堆。

    “烂唐吃饭了。”

    一个不知道是他母亲还是他嫂嫂的女子隔着墙召唤这个傻子,这个傻子明明很想去吃饭,却很担心他的粪堆? 犹豫着,磨蹭着,还不断地摇晃着粪叉吓唬久久不愿离去的云昭。

    云昭对他守卫的粪堆没有什么觊觎之心,他只是想近距离的看看这个傻傻的年轻人,他更想通过他来审视一下这个村子。

    很好。

    傻子身上的衣衫虽然破旧,不过看的出来,衣服做的还是很用心的,他*在外边的屁.股,大腿,以及胳膊,脊背上基本没有什么伤痕。

    就连脚上的鞋子,虽然破了两个洞,却大小合适。

    这就表示他没有被虐待,生活上也没有被亏待,这些细节很见人心。

    傻子很聪明,当侍卫按照云昭的吩咐给了他半只烧鸡之后,他就立刻放弃了他心爱的粪堆,小心的捧着半只鸡喊着“嫂嫂,娘娘”一类的称呼回家去了。

    他真的很喜悦,似乎忘记了粪堆的重要性。

    云昭转过身瞅着韩陵山道:“我就是大明的傻子。”

    韩陵山道:“聪明起来很容易,聪明人想要变成傻子就难了。”

    云昭点点头道:“真的很难,非常难,所以,你们一定要珍惜,别让我重新变成聪明人。”

    韩陵山道:“您从来就没有傻过,即便是发傻,也是因为你站在了更高的地方。”

    云昭笑道:“放心吧,我会做一个幸福的人,至少我会努力让我幸福起来。”

    韩陵山大笑道:“如果你想丢开一切准备游山玩水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我陪你。”

    云昭点点头,却把目光落在一株石榴树上,虽然已经到了夏日,这颗石榴树上依旧有几朵花开的极为艳丽,只是,注定结不了果子罢了。

    云昭来乡下,其实是一种习惯,原因是,夏收就要开始了。

    这个叫做刘家洼的庄子,在秋收之后就要彻底消失了,张国柱已经决定在这片低洼地带修建一座巨大的水库,这是他围绕燕京城准备修建的二十二座水库中的一座。

    他很希望通过这二十二座水库能够调整一下燕京干旱的气候。能把燕京附近的平原变成鱼米之乡。

    云昭不知道张国柱这样做能不能达成目标,他觉得这样做可能效果不好,因为燕京的沙尘来源并非燕京周边,而是来自于不远处的那座沙漠。

    不过,他现在忍住了,没有说,因为水库工程已经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在他确定了国相府的职权之后,张国柱立刻就开始了,一刻都没有迁延。

    这个时候再提出来,不论正确与否,都会引来轩然*的。

    所以,闭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这段时间里,不论是国相府,还是监察部,亦或是法部,还是代表会,他们上呈给云昭的公文,基本上都是类似通知一样的文本。

    云昭可以在上面签署意见,然而,他的意见不再是最终的决策。

    想要否决这些文件,他也必须通过代表大会,形成最高决议之后才成,虽然云昭想要在代表大会中策动一次表决,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他还是一次次的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把茶水泼在张国柱,徐五想,韩陵山这些人脸上的行为,继续保持了一种狂躁的缄默。

    刘家洼村子里面很干净,尤其是道路,更是被人清扫干干净净,连树叶子都看不到一片,里长说,这是村子里的人的习惯,干净了无数年,扫地早就是一种自发的行为。

    这些话,云昭一个字都不信,他忍住没有抬腿去踢这个混账里长,继续微笑着在村子干净的不像话的道路上行走。

    这是一座非常幽静的村落,树木高大,房屋低矮,人们还喜欢趴在门缝里看人,不过呢,这一切很快就要消失了,这里注定要被大水淹没。

    他们却没有多少悲伤地感觉,云昭甚至能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

    这一点云昭很骄傲,因为搬迁补偿这种事情是他一手策动的。、

    从蓝田县开始,至今,已经成了全大明人的共识,拆人家房子就一定要给补偿,这个补偿的标准一般是原房屋价值的一倍半。

    不仅仅如此,官府不能给了钱之后就了事,还必须尽快恢复搬迁区域百姓的正常生活。

    然而,刘家洼村子没人知晓,这条政策是眼前这个青衣人策动的,更不知晓这个人就是他们的皇帝。

    “以后,你们监察部不会再向我回报你们的工作内容了吧?”

    云昭踢着脚下的泥土,低声问韩陵山。

    韩陵山怒道:“是你不看,可不是我们不给好吧?张国柱在准备修建二十二座水库的时候几次三番的上门求教,是你把人家关在门外,说他们自己做主就好了。

    监察部对你哪来的秘密可言,就算我不给你看,钱少少会不给你看?

    獬豸不愿千里把秋决的死刑核准书给您你送来,你看一眼了吗?

    你知不知道,代表会里的委员们现在有多惊慌,原本门庭若市的表决各种议案,自从给你汇报的时候,你说了一句他们看着办就好。

    结果,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代表会一个议案都没有通过不说,前面批准通过了的议案,也全部暂停,你的心情要是再好不起来,我们蓝田皇朝干脆停摆算了。”

    云昭瞅着韩陵山道:“不是说了你们可以自决吗?”

    “说的好听,国相府试探着开了这二十二座水库的先例,你立刻就来到了刘家洼游玩,我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游玩的。

    就算是你想吃桃子,石榴,也要再等等不是?

    还不是在故意给张国柱,徐五想他们添乱,已经定好的章程,听说你要来刘家洼之后,立刻就停止了,您也看见了。

    这里的百姓白白的高兴了。

    刘家洼不搬迁了,这里也不修水库了。

    现在,你满意了?”

    云昭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拍拍韩陵山得肩膀道:“拆啊,继续拆啊,挺好的,这里有一个水库,风景会更好,百姓也有了事情做。

    没什么坏处!”

    韩陵山狐疑的道:“真的?”

    云昭认真的点点头道:“真的。”

    韩陵山又道:“既然这样,我就告诉张国柱他们,这事可以继续。”

    “那就继续啊……”

    ”算了,水库计划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