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零六章心思白费了

第一零六章心思白费了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零六章心思白费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零六章心思白费了

    任何动物,幼崽时期是可爱的!

    尤其是云氏这种龙,老虎,狮子的幼崽时期绝对是每个人都喜欢的。

    只是长大之后就不成了,因为他们喜欢吃肉,或者说天生就该吃人,尤其是龙!

    云彰这头半大的龙,已经逐渐脱离可爱范畴,开始惹人厌了。

    说好的青梅竹马的爱人,可以在一个念头转过之后就不再亲密,看样子,葛青这个孩子已经与皇家无缘了。

    就杀伐果断,翻脸无情这一点,云彰甚至比他父亲还要强一点。

    云昭是一个深情的人,从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无缘无故斩杀任何一位功臣就很说明问题了,即便是犯错的功臣,他也抱着治病救人的目的进行惩处。

    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然而,徐元寿很清楚这里面的事情。

    目前杀不杀功臣在云昭,以后杀不杀功臣看云彰。

    云昭之所以不杀功臣,完全是因为这天下被他攥的死死的,*劳,天底下没有人的功劳比他更大,因此,功高盖主什么的在此时的蓝田皇朝根本就不存在。

    假如云彰能够快速成长起来,且是一位独立自主的皇储,那么,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就能继续逍遥下去。

    假如云彰不成器,那么,云昭在自己老去之后,一定会下力气清理朝堂的,这与云昭昏聩不昏聩无关,只跟云氏天下有关。

    这就是徐元寿对皇族的认知,对皇帝的认知。

    “殿下如果还想从玉山书院中寻找精彩绝艳的人,恐怕有困难。”

    徐元寿知晓云彰来玉山书院的目的。

    云彰笑道:“我父亲说过,我必须是一等人,才能使用一等的人才,就目前的我来说,距离一等还很远,所以,驱使一些庸才就很好了。”

    徐元寿皱眉道:“殿下可以调用夏完淳回京。”

    云彰摇头道:“夏完淳不是我能调动的,我父皇也不允许夏完淳回来。”

    徐元寿还是第一次听云彰说起夏完淳的事情,不解的道:“你父亲对你这个师兄似乎很看重。”

    云彰笑道:“当然看重,他才是真正继承了我父亲衣钵的人,自然是人间一等人才,不过我父亲说过,在未来二十年之内,我师兄不会回京。”

    “留在西域?”

    云彰笑而不答。

    而是从怀里取出一份名册递给徐元寿道:“我需要这些人入蜀。”

    “怎么,你的入蜀计划受到掣肘了?”

    云彰摇头道:“有些我父皇? 母后不好解决的事情? 以及不好解决的人? 到了该彻底清除的时候了。”

    徐元寿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犹豫的道:“石柱?”

    云彰点点头道:“秦将军于今年二月去世了,在去世之前给我母亲写了一封信,在这封信里秦将军希望母亲能看在她的份上,绕过马氏满门。”

    徐元寿道:“你母亲答应了?”

    云彰苦笑一声道:“母亲不答应的话? 秦将军恐怕死都没法死的安稳。”

    “既然你母后答应了? 你难道要反悔?”

    云彰脸上露出一丝鄙视之意? 手指轻叩着桌面道:“如果马氏解散族兵? 解甲归田? 不是不能放他们一马,结果,他们表面上集散了族兵? 实际上却暗中勾连,把一个好好的蜀中弄得贼寇不绝。

    甚至还敢插手蜀中锦官城的织锦业? 以及巴中的朱砂业,捞钱捞的令人生厌。

    我就想知道? 他们一个将门,暗中勾连这么多的贼寇做什么,要这么多的钱财做什么,还有,他们竟然敢把手伸进云贵,暗中支持了一个叫做”排帮”的城狐社鼠组织,还有“竿子营”,甚至连已经被剿灭的”天地会“都勾结,真是活腻味了。

    父皇已经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要我衡量之后看着处置。”

    徐元寿道:“殿下准备如何处置?”

    云彰笑着再给徐元寿倒了一杯茶水道:“绞杀!”

    徐元寿道:“就目前的局面来看,绞杀这些人不难,老夫就是想知道殿下如何绞杀,绞杀到什么程度。”

    云彰端起茶杯轻轻啜一口茶水瞅着徐元寿道:“自然是要一劳永逸。”

    “已经计划好了?”

    “就等收网了。”

    徐元寿叹口气,拿起桌子上的名册对云彰道:“殿下稍等,老夫去去就来。”

    徐元寿刚走,一个穿着绿衫子的少女走进了书房,见到云彰之后就快活的跑过来道:“呀,真的是你啊,来书院怎么没来找我?”

    云彰笑道:“有些事情需要跟山长商量。”

    绿衫子葛青就撅着嘴巴道:“好吧,你先忙,我在白玉亭那边等你。”

    云彰道:“不用等我,我忙完之后要马上回到玉山城,明日天亮之后还要去蓝田处理政务,估计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来书院了。”

    葛青笑道:“我知道呀,你是太子,一定有很多事情,没关系的,我在书院等你。”

    说罢冲着云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就走了。

    云彰瞅着远去的葛青,忍不住拍拍脑门道:“我那时候疯魔了吗?她那里好了?”

    人无聊的时候,爱情很重要,且美好,当一个人真正开始品尝到权力的滋味之后,对爱情的需求就没有那么急迫了,甚至觉得爱情是一个严重浪费他时间的东西。

    在云彰眼中,再美好的爱情,也比不上他即将要做的事情,有谈情说爱的时间,布置一张张大网,捕杀那些大明皇朝的异端不好吗?

    至于葛青要等他的话,云彰觉得她睡一觉之后说不定就会忘记。

    绞杀石柱马氏,排帮,竿子营,天地会的任务,就是云昭阻断云彰爱情的一种手段。

    所谓知子莫若父。

    对于云彰,云昭太熟悉了,多年来父子两就亲密无间,好多的话,云彰宁愿跟父亲说,也不会跟母亲冯英,以及最宠爱他的钱多多说。

    他总能从父亲那里得到最贴心的支持,以及理解。

    有这样的父子感情,云昭根本就不怕儿子会被徐元寿这些人给教成另外一种人。

    下午的时候,云彰从玉山书院带走了二十九个人,这二十九个人无一例外的都是玉山商学院应届毕业生。

    清除排帮,竿子营,天地会,马氏,与其说是一场杀戮,不如说是一场经济活动。

    就因为排帮,竿子营,天地会这些人掌控了蜀中,云贵,湘西的很多产业,有非常多的百姓依附在他们的身上活命呢。

    这才让他们有了发展的余地,云彰这一次要做的,不仅仅是绞杀这些组织中的重要人物,更多的要铲除掉这些人存活的土壤。

    事后接收这些人的产业,并且发展这些产业,让那些依附在这些人身上存活的百姓日子过得更好,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清除掉了这些毒瘤。

    至于杀人,云彰真的兴趣不大,在他看来,杀人是最无能的一种选择,即便是要杀人,也是大明律法杀人,他一个堂堂正正的皇太子,亲自去杀人,实在是太掉价了。

    想到杀人,云彰就很担忧父亲,因为母亲来信中说,父亲亲自出手斩掉了张秉忠的人头,这种行为在父亲身上很少见,是失控的表现。

    云彰很担忧父亲,觉得只要处理掉这些琐事,无论如何也应该去燕京看望一下父亲。

    云彰离开之后,徐元寿找到葛春晖饮酒,伺候两人喝酒的便是活泼的葛青。

    酒过三巡,徐元寿微微有了一些醉意,看着还有几分天真无邪的葛青,对葛春晖微微叹息一声道:“可惜了。”

    葛春晖倒是显得非常平静,喝了一口酒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葛青听不明白两位长辈在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忙着煮酒,很乖巧。

    “幼龙长大了,开始吃人了。”

    “龙这种东西,天生就是祸害人,吃人的。”

    “你就不担心吗?幼龙明显的已经脱离我们了,并且开始对我们敬而远之了。”

    “云昭是你教出来的,你既然没法子让云昭按照你教的那些行为规则做事,凭什么会认为可以降服他的儿子呢?”

    徐元寿苦笑道:“一生心血付诸东流。”

    葛春晖道:“你本就不该有这样的心思,人家才是皇帝,你就是一个教书匠,不过啊,你的教育还是成功的,换一个皇帝,你这种人早就死了,坟头草都该有两尺长。”

    徐元寿笑道:“这么说,我只成功了一半?”

    葛春晖道:“那一半也不是你教的,而是他天性里的东西,与你无关,老徐,这样其实挺好的,我甚至觉得这是皇帝最后给你的一条活路。

    把心思落在玉山书院吧,时代变了,盛世开始了,人们不再有百折不挠的决心,不再有拼死一搏的雄心壮志,更不在有勇往直前的进取之心。

    你不能总指望所有的书院学子都是前三届那种水准,要知道,他们身处的环境,与今日的环境有着天壤之别。

    不是书院里的孩子变差了,而是你的心乱了。”

    徐元寿沉默良久,终于把酒杯里得酒一口喝干,拍着桌子怒吼一声道:“真的不甘心啊。”

    吼完之后,就拿起酒壶,咕咚,咕咚喝完了满满一壶酒,呼出一口酒气对葛春晖淡淡的道:“就这样吧,不过,怎么教育学生,你还是要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