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八十八章人的演变过程

第八十八章人的演变过程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八十八章人的演变过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八十八章人的演变过程

    张国柱要管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天下人的衣食住行。

    或许比这四种多一些,即便是多,重点核心依旧是这四种。

    云昭管的事情就多了,几乎天下事都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这样做不好,云昭应该只管理官员就好,再通过官员来治理天下百姓。

    这是最理想的状态,一般情况下,皇帝是管不好官员的,官员也管不好百姓,至少达不到云昭或者百姓期望的那种好。

    然后,中庸之道就出来了。

    老祖宗用血的教训告诉皇帝,这世上不存在尽善尽美的人与尽善尽美的事情。

    期望云昭不要对官员们有太高的要求,大家能过得去就成了。

    这在云昭看来就是苟且偷生。

    不过呢,他现在很认同这种行为。

    云彰在蜀中看中了一个女子,就在云昭准备庆贺自家养的猪终于开始祸害人间的时候,冯英却给了老迈的仆人彭寿一根鞭子,让他去剑南道上打散这对鸳鸯。

    这就很无理了,云昭记得很清楚,自己与冯英这么大的时候,除过最后一关,该做的事情已经全部都做过了,没想到,到了儿子这里怎么就不变的不能容忍了?

    “你那时候天一黑就喜欢找我,被我捏捏摸摸弄得七荤八素的,这时候派彭寿去打儿子,是不是不合适啊?”

    “啐。”

    “那时候你的*就很大了,应该有我的功劳。”

    “啐!”

    “跟你说正事呢,小心把儿子打成*。”

    “你儿子只有十五岁!你就不怕把身子糟蹋坏了?”

    “年少慕少艾很正常啊,另外,你要相信你儿子的意志力,我觉得比我强多了,孩子能在信里面如此高兴地告诉你,你这时候要是这样做,小心他以后再也不跟你分享他的快乐。”

    “他怎么能找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呢?他就没有一点脑子吗?”

    云昭叹口气道:“完蛋了,看来,我早就该把你这个破落户,以及钱多多那个风尘女子活埋掉。”

    冯英哼了一声就离开了房间,看样子云昭今晚要独自睡了。

    云彰是大明百姓眼中板上钉钉的皇储。

    他的身边如何会少了随从?

    玉山书院如何会让云彰干出这种事情来?

    问题很多。

    也非常的复杂,绝对不是云彰看中一个小姑娘这么简单的事情。

    云彰事实上要比云显来的单纯。

    这个孩子更加的纯粹,这就是大明皇朝的官员们为什么会默认他是皇储的原因所在。

    从韩陵山送来的文书中可以看出,这个小姑娘也不是泛泛之辈,除过出身差了一些,其余的没得挑。

    在玉山书院就读,还是玉山书院开山元老葛春晖先生的孙女。

    在这些元老中? 葛春晖先生无疑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人,教授的算学不需要高谈阔论? 只需要默默地研究,计算,因此,老先生虽然是德高望重之人? 却连代表大会都没有进入。

    云彰之所以会见到这个叫做葛非的少女,据说是? 恰好遇到葛春晖先生带着一干门徒去解决铁路修造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数据? 葛非就在其中。

    可怜的云彰还以为自己见到了意中人? 交往的过程非常的顺利? 很是有一些一见倾心的模样? 觉得这就是天赐的姻缘? 这才兴冲冲的给母亲写信? 想要把这个好消息跟母亲分享。

    冯英却派了彭寿这条老狗带着鞭子去抽孩子。

    这就是混账做法!

    因此,彭寿现在还没有离开燕京城? 因为云昭不许。

    一向开明大度的冯英遇到儿子的事情,立刻就能变得不可理喻? 这一点是云昭没有想到的。

    钱少少这种位高权重的外戚在开国的时候会出现,等到国家政权稳定之后? 就不可能再出现这种状况了。

    估计徐元寿这些人也是仔细衡量过,葛春晖的孙女确实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不过呢? 他们要的一定是皇储妃的位置。

    云昭甚至觉得,云彰想要再娶一个老婆都成了妄想。

    天亮的时候,云昭在吃早饭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云显。

    这一次表现的很乖巧,没有故意把云琸弄哭,也没有烦躁的推开钱多多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安静的坐在那里吃饭,对云琸投来的挑衅的目光毫不在意。

    在陪着父亲吃了一顿早饭之后,就瞅着放下报纸的父亲道:“父亲,孩儿想要走一遭南洋,韩秀芬阿姨答应孩儿可以乘坐新交付的铁甲舰去。”

    云昭笑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你去南洋吗?”

    云显点点头道:“知晓,他们还是不放弃移民南洋的决策。”

    云昭点头道:“既然你明白,那就去吧,不要许诺,不要做不好的决定,当然,也顺便帮爹爹看看真实的南洋是个什么样子。

    回程的时候,也代表你父皇我,把鸿胪寺在欧洲邀请的那些学问家带回来,注意礼节。”

    云显道:“我知道了,父亲。”

    云昭又对钱多多道:“把云纹从南洋丛林里叫出来吧,让他一路照看显儿。”

    钱多多叹口气道:“三千七百黑衣人虽然有洪承畴的部众支持,一年多下来,战死了一千四百多,妾身还以为夫君要让他们全部战死丛林呢。

    张秉忠离开大明之时,麾下三十七万大军,这些年在南洋不断征战,如今不足三万,这剩下来的三万人,几乎全是高手中的高手,你让云纹进入丛林剿匪。

    那孩子过得很难。

    如果不是张秉忠一再叫嚣要回到大明杀了夫君,那孩子估计早就支撑不住了。”

    云昭淡淡的道:“现在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钱多多叹息一声就离开了屋子。

    云昭瞅着云显道:“你也觉得爹爹过于酷毒了吗?”

    云显摇头道:“总比留在军营中喝酒赌钱要好。”

    云昭摇摇头道:“我仅仅是想要延缓一下云氏纨绔出现的时间,你跟你哥哥以后也不能放松对他们的要求,云氏不敢出废物。”

    几匹快马离开了燕京城,云杨站在正阳门上看的很清楚,目送这队骑兵消失在树林后边,就对随从道:“去告诉两位夫人,云纹要离开战场了。”

    徐五想捧着一个茶壶从箭楼里走出来,把茶壶放在云杨手里道:“我准备将燕京城的火车站放在城西十二里的地方,你有什么想要的没有?”

    云杨喝了一口茶水道:“没什么想要的,至少不要你给我的好处。”

    “怎么变得这么谨慎了呢?”

    云杨苦笑一声道:“以前,你给我的东西我敢拿,因为那是我兄弟给的,现在,不敢要了,徐五想给的东西我不敢要。”

    徐五想怒道:“既然你不敢要,为什么还联络了一群人一定要拿下我要修建燕京火车站的那块地?你们也不拍撑死。”

    云杨冷漠的道:“那是军队占的,不是我占的,别的大军都在外边,油水丰厚,只有我们身为陛下的禁卫军,没有敌人可以让我们获取军功,也没有敌国可以让我们平灭来捞取钱财。

    再不给兄弟们谋取一点财货,我担心军心不稳。”

    徐五想道:“以后捞取这种不义之财的时候会越来越少,我们也不再依靠情谊跟交情来治理国家,以后治理国家的将是法度。

    没有半点人情可言。

    云杨,这时候就不要当出头鸟了,你前年在玉山吃的苦还不够多吗?

    当兵,当官,就不该发财,这是我们以前的誓言,现在,你看看,他们一个比一个肥,就不怕吃破肚皮?要是不小心落进天网,我保证,你们吃进去了多少,一定会加倍吐出来。”

    云杨瞥了徐五想一眼低声道:“你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是被你们这些人一点点的给弄没了。”

    说罢,就推开徐五想下来城墙,他喜欢徐五想有事跟他直说,莫要拐弯。

    见云杨下去了,徐五想就恶狠狠地道:“为了你这个混账,我被陛下逼迫到了这个地步,以后,高低不与你们皇族打交道了。”

    自从皇帝一口气处理了这么多人之后,臣子之间的关系变化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有的是横向的,有的是纵向的,更多的人开始谋算自己的关系网,明显不合适的关系能断就断掉,可以交往的关系,这时候也必须冷淡下来,至于那些最亲密的关系,本就不用经常维系。

    谋算清楚之后,人们很快发现,有更多的人,愿意用律法来说事情,而不是依靠人情。

    尽管这仅仅是表面上的,云昭依旧很满意,他相信,只要高压一直存在,人们会慢慢地适应这种将律法的生活。

    冯英哭泣得很厉害,云昭哄了许久,她反而哭的越发大声,就连钱多多都被引过来了。

    很少见冯英哭泣,钱多多就想多欣赏一会。

    可惜,自从钱多多进来之后冯英就不哭了,木头人一样的坐在一张锦榻上,恶狠狠地看着钱多多。

    钱多多立刻摆手道:“不论你这边发生了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对天发誓,跟我没关系。”

    云昭瞅着钱多多道:“云彰要有太子妃了。”

    钱多多摊开手道:“孩子大了,也该有太子妃了。”

    云昭叹口气道:“云彰不愿意就任太子。”

    “为什么?”

    钱多多的大眼睛睁的溜圆。

    “云彰说被人哄抬着当上太子,让他毫无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