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六十九章事情总是有变化的

第六十九章事情总是有变化的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六十九章事情总是有变化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六十九章事情总是有变化的

    天下安定了,人们原本的生活习惯就会卷土重来。

    不论玉山书院,玉山大学堂以及天下各个书院加上各个官府机构如何教育百姓,强大的生活习惯依旧会主宰他们的生活以及行为。

    战争,灾荒,这些突发事件只会打乱他们的生活秩序,在这些年月里,大明人似乎什么都能接受,什么都能妥协,包括滑稽的白莲教,弥勒,还是李弘基的不纳粮政策,云昭的天下一家国策。

    如果时局再崩坏一些,即便是被异族统治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等到天下太平了,旧有的生活习惯就会卷土重来。

    大明人的接受能力很强,云昭胜出之后,他们接受了云昭提出来的*主张,并且遵从云昭的统治,接纳云昭对社会改革的做法。

    可是,数千年传下来的生活习惯太多,云昭的主张不过是一种新的主张而已,接纳了,就接纳了,改变了,就改变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像佛教,就像*教,就像回回教,进来了,就进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传承了数千年的一个庞大族群,没有什么不是不能融合的,没有什么不是不能接纳的。

    所以,云昭发现,大明人并没有按照他写好的剧本前进,而是把他的剧本融合之后,给了他一个新的剧本,要求他按照这个新剧本前进。

    这就很滑稽了。

    然而,云昭一点都笑不出来。

    因为,如今的大明,很可能会变成一个工业高度发达,文明高度发达,百姓们积极进取的一个新的封建王朝。

    是长久以来封建王朝向前发展的一个节点。

    人们很难相信,那些学贯古今中西的大儒们? 对于跪拜云昭这种极度羞耻极度侮辱人格的事情没有任何心里阻碍,并且把这这件事视为理所当然。

    云昭不需要人来跪拜? 甚至勒令废弃跪拜的礼仪,可是? 当河南地的一些大儒跪在云昭脚下敬奉救灾万民书的时候? 不论云昭如何阻拦,他们依旧手舞足蹈的按照严格的礼仪格式跪拜? 并不因为张绣阻拦? 或者云昭喝止就放弃自己的行为。

    乌泱泱的跪了一地人……

    云昭能怎么办?

    他要是跪拜下去? 把人家的礼仪还给人家,信不信,这些人当场就能自杀?

    别怀疑? 这样的人真的有!

    云昭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些人一一搀扶起来? 笑吟吟的向他们致谢,并且邀请最年长者进入他的马车? 也就是銮驾喝酒谈话。

    而那些年纪不够大的人? 则恭敬的将双手抱在胸前,一个个笑吟吟的站立在寒风中? 等待皇帝与年长者在銮驾中谈笑风生,侧耳倾听銮驾中发出的每一声笑声,就心满意足了。

    “衡臣公今年已经八十一岁了,身体还如此的康健? 真是可喜可贺啊。”

    “启禀陛下? 老臣已经担任了两届人民代表,这些年来虽然老迈昏聩,却还是做了一些于国于民有利的事情,因此厚颜担任了第三届代表,希望能够活着看到盛世降临。”

    “朕听说,此次黄河泛滥,乃是天灾,并非**,可是,在朕看来,天灾降临之时,必定会有**、不知衡臣公可曾发现有不法事?”

    老先生呵呵笑道:“帝国自有规矩,不法事有司自然会处置,老夫在河南地,只看到官民相亲如一家,只觉得有司各负其责,秩序井然,虽有大灾祸却有条不紊。

    当赞之,贺之。”

    云昭叹口气道:“并没有衡臣公说的那般好,死伤依旧惨重,损失依旧惨重。”

    老先生抚着胡须道:“那是陛下对他们要求过高了,老夫听闻,此次洪灾,官员死伤为历年之冠,仅此一条,河南地百姓对官员只会敬重。

    陛下应该知道,此次黄河漫滩,为千年一见,然损伤之人命,在老夫看来,甚至还比不上平常灾年,百姓虽然流离失所,却不过野居一月而已,在这一月中粮秣,药物络绎不绝,官员们更是日夜不休的操劳。

    老夫在杨锁的庄院也被大水冲毁,可是,家中老小都在,而朝廷的补助也如数下发,甚至领到了五斤陛下赏赐的粮食。

    钱财不过身外之物,只要天下太平,迟早都会回来。

    官家还说,此次水灾乃是千年一遇,虽说让河南损失惨重,却也给河南地重新布置了一番,从此之后,河南地的庄院只会修建在水线以上,如此,就可保千年无忧。

    陛下,此次水灾,损毁的只有庄稼,田地,庄院,却未曾损毁半点人心,此事殊为难得,老臣为陛下贺。”

    云昭跟衡臣老先生在马车上喝了半个时辰的酒,马车外边的人就拱手站立了半个时辰,直到云昭将老先生从马车上搀扶下来,这些人才在,老先生的驱赶下,离开了皇帝车驾。

    老先生走了,韩陵山就钻进了云昭的马车,提起酒壶喝了一口酒道:“如你所说,现在的大明没有前进,反而在倒退,连我们开国时期都不如。

    等这些老家伙都死光了,少年人成长起来了,或许会有一些变化。

    我现在对你当初竭尽全力弄全民教育的远见,有些佩服了。”

    “让我离开玉山的那群人中间,恐怕你也在其中吧?”

    韩陵山又喝了一口酒不说话。

    “我心急如焚,你们却觉得我整天不务正业,从今天起,我不着急了,等我真的成了与崇祯一般无二的那种皇帝之后,倒霉的是你们,不是我。”

    韩陵山吃一口菜道:“你倒是杀啊,杀上几个人重要的人,说不定他们就会醒悟。”

    “先杀谁呢?”

    “彭琪的样子就很适合被杀。”

    “因为他跟赵国秀离婚了?”

    “对啊,老赵昨晚找我喝了一晚上的酒,看的让人心疼,一个部长级*,居然被离婚了。”

    “胡扯,我要是彭琪,我也跟赵国秀离婚。”

    “咦?为何?”

    “成亲三年,在一起的日子还没有两月,*不过双手之数,赵国秀还未老先衰,离婚是必须的,我告诉你,这才是皇朝的新气象。”

    “咦?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把你妹子送回你家?反正都是新气象,我也来一回。”

    云昭用眼睛翻了韩陵山一眼道:“你试试看!”

    “明白了,放在被人身上就是新气象,放在你身上就是大逆不道是吧?”

    “没错!”

    “陛下现在*起来连遮掩一下都不屑为之。”

    “等我真的成了封建皇帝,我的*会让你在梦中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

    云昭以前还担心自己的皇位不保,可是经过一年来的观察,他敏锐的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大明的象征,任何想要替换掉的行为,最后都会被天下人的口水吞没。

    他以前小看了人民的力量,总以为自己是在单打独斗,现在明白了,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这个形象就是蓝田皇朝所有官员们孜孜不倦的打造出来的,并且已经深入人心了。

    大队人马离开了黄泛区,云昭终于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大明景象。

    这里不再是关中那种被他雕琢了很多年的盛世模样,也不是黄泛区那种遭灾后的模样,是一个最真实的大明现实景象。

    道路两旁依旧是低矮的草房子,农夫们依旧在深秋的原野中劳作,砍白菜,挖红薯,挖土豆,将没有果实的玉米杆子砍倒,然后弄成一捆捆的背回去。

    皇帝的车驾到了,百姓们恭敬的跪在田野里,没有害怕,没有逃跑,而是静静地跪在那里等待自己的皇帝离开,好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云昭从车架上下来,进入了田野,此时此刻,他不觉得会有一枚大铁锥从天而降砸烂他的脑袋。

    “跪着干什么,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好的。”

    云昭说着话,将一位老农搀扶起来,只是老农所有的力气都被云昭皇帝的身份给抽干了,站起来之后又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直到他被两个侍卫搀扶着站起来了,云昭才对老农道:”去你家看看。“

    或许是云昭脸上的笑容让老农的畏惧感消失了,他连连作揖道:“家里埋汰……”

    当地的里长温言对老农道:“张武,陛下就是看看你的家境,你好生带路就是了。”

    云昭第一次走进了真正普通的百姓家中。

    尽管他已经再三的降低了自己的期望,来到张武家中,他还是失望极了。

    好在土坯墙围起来的院子里还有五六只鸡,一棵不大的梨树上拴着两只羊,猪圈里有两头猪,牲口棚子里还有一头白嘴巴的黑驴子。

    只是屋子破旧的厉害,还有一个穿着黑棉袄的傻子依靠在门框上冲着云昭傻笑。

    进了低矮的屋子,一股子草房特有的发霉味道扑鼻而来,云昭没有掩住口鼻,坚持查看了张武家的面柜子以及米缸。

    面柜子里面的是玉米面,米缸里装的是糜子,数量都不多,却有。

    “陛下,张武家在我们这里已经是殷实人家了,比不上张武家日子的庄户更多。”

    按道理来说,在张武家,应该是张武来介绍他们家的状况,以前,云昭跟随大领导下乡的时候就是这个流程,可惜,张武的一张脸早就红的如同红布,深秋寒冷的日子里,他的脑袋就像是被蒸熟了一般冒着热气,里长只好自己上阵。

    “粮食够吃吗?”

    “陛下给天下臣民按人头分发了五斤粮食,粮食虽然不多,却起了很大的作用。”

    “发的什么种类的粮食?”

    “糜子,陛下,五斤糜子,足足的五斤糜子。”

    云昭转过身瞅着双眼看着屋顶的张国柱道:“你们骗了朕,给朕发的是麦子,没想到连百姓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