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十五章人总是会变的

第十五章人总是会变的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十五章人总是会变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十五章人总是会变的

    总体上来说,一个国家大的战略都是经过一个博弈过程之后才才产生的。

    毁灭,是蓝田皇廷常用的一个手段,也是用的最熟练的一个手段。

    因此,他们对于敌人的看法,以及价值一般都会有一个新的研判。

    不会因为建奴以前对大明百姓造成了无可弥补的伤害,就急不可耐的把他们全部消灭。

    敌人也是有价值的。

    有时候,敌人的价值甚至比盟友还要高,所以,要好好的对待。

    现如今,蓝田皇廷杀猪的手段已经基本上到了庖丁解牛的最高地步,一头猪到底该怎么吃,他们已经有了一整套完整的手段。

    经过这套流程之后的猪,猪皮,猪肉,猪内脏,猪毛,猪的粪便的去处都会安排的明明白白。

    甚至还会利用猪活着的时候的生活习惯,利用这些习惯来创造出一些*价值。

    大明周边的可以利用的敌人不多,因此,在这个时候,建奴就显得尤为珍贵。

    生活在一个巨大的且强盛的国度周边的小国一定是痛苦的。

    不论这个大国多么的彬彬有礼,在跟大国交往的过程中,他们也一定是吃亏的,就像一头大象跟一只狗做邻居,大象没有伤害狗的意思,可是,狗的日子会过得非常煎熬。

    更何况,云昭本身就是一个强盗出身的皇帝,他的麾下基本上也是强盗,只要是强盗,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就是他们的最高宗旨。

    尤其是当整个大明都成了云昭这个强盗皇帝的属下之后,扩张,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云杨代表着军方的态度,他这一次之所以从潼关乘坐火车来到了玉山,就是来表达军方意见的。

    大明在西南北三个方向已经完成了收复国土的任务,这个时候,东方的建奴,就显得无比的刺眼。

    军方对于屯守国内,没有多少兴趣,他们更希望能够离开大明本土,去未知的世界去看看。

    现在,国内之所以还要屯驻重兵,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东方的战事还没有停止,建奴还在威胁着帝国的东方,如果把这个心腹大患去除之后,国内的大军,就能选择一个他们认为适合的方向去开疆拓土。

    开疆拓土从来都是军人最高的理想,也是军人最高的荣耀。

    就像段国仁一般,此次在托云牧场一战后,为大明收复了大半个西域,他的军衔已经超过了云杨这个霸将军,成为了*制将军。

    一般情况下,霸将军已经是蓝田皇廷握有兵权的最高长官,制将军已经是荣誉头衔了,至于军衔更高的权将军,以云杨来论,估计要等他入土为安的时候,才会有人宣布他成为权将军这个消息。

    论到这些事情,是一个极度没意思的事情,如果掰开了揉碎了来看,这里面只有人性中最讨厌的猜忌与提防。

    中国的体制从来都是儒皮法骨。

    简单的说就是说的好听,做的阴险。

    当权者不惜将人性看的极度恶心,而这些规定一旦出来,就暴露了一个事实——皇帝是一个不相信任何人的人。

    云昭何能例外?

    这些具体的事实,落到最后就回归了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这个旷世大问题,继续深究下去,穷云昭一生都无法给出一个合适的答案。

    因此上,云昭只做,不说!

    辽东的事情对如今的大明来说并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相比之下,云昭更关心他三年前就布置下去的全民教育。

    准确的说,这件事其实办的是一塌糊涂的……

    全民都在办教育的时候,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出现。

    这一点,云昭是有思想准备的,并且也做好了迎接严重后果的准备。

    不过,这些后果跟全民都是文盲这个事实比起来,还是要轻好多。

    “大明百姓的识字率,在我们没有开展全民识字,以及全民教育的时候,一千个人中能看懂文书的人,仅仅有一个半人……

    自从我全民识字,全民教育开展三年之后,比例增加到了千人四个半人……”

    徐元寿照本宣科的模样一本正经的,看的云昭很想笑。

    瞅着徐元寿读完了统计报告,并且摘下了眼镜之后,云昭笑道:“先生,您相信这个统计数字?”

    徐元寿道:“大明开科养士三百年,才有了一千个人中有一个半读书人的规模,我们三年就增加了三个人,平均每年增加一个人。

    一年顶大明两百年之功,陛下圣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云昭笑道:“既然先生也不相信,那么,为何还要在朕面前诵念这个统计报告呢?”

    徐元寿戴上眼镜,目光从眼镜上方投注在云昭身上道:“我就是想要让陛下看看,你麾下的官员是何等的*!

    这三年,他们的主要功绩是人为降低了朱明时期百姓的识字率,又人为的提高了三年来的教育成果,然后,就出现了这份统计文书。

    老臣甚至相信,陛下即便是派遣监察部的下去查,最后得到的结果也一定跟统计报告上的数字差不多,这是人家做官的本事。

    不过,老臣可以以项上人头跟陛下打赌——我大明,的读书人绝对没有统计报告上说的这么多!”

    云昭接过文书随手丢在案子上道:“朕也可以跟先生打赌,这三年来大明百姓的识字率一定有比朱明任何时候增长的都要快。

    朕知晓,这里面一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法门,不过,我们还是要相信我们的官员,他们还没有*到生编硬造的地步。”

    徐元寿长叹一声道:“陛下着急,底下的官员也着急,大家都着急的时候,最底下的官员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完成任务,保住乌纱帽才是真的。

    教书育人的事情急不得,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要慢慢积累。

    陛下莫要以为我一心扑在玉山书院上只是为了培养一群精英,不理睬百姓的基础教育,实在是,大明才走上正道,我们急需人才,急需最优秀的人才,才能把陛下草创的蓝田皇朝推到一个高点。

    有了这个高点,就算子孙不成器,将来也能多折腾几年。”

    云昭给徐元寿倒了一杯茶推过去道:“哪一个开国帝王没有把皇朝推高呢?可是,他们这样做改变什么了吗?暴秦不成,强汉不成,盛唐不成,雄明也不成。

    既然那些帝王都没有成功,那就说明这条路是错的,朕还年轻,几乎是中华史书上最年轻的一个开国帝王,因此,朕有时间,有精力,也有耐心走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路。

    现如今,我大明兵强马壮,虽有建奴还在辽东,也不过是疥癣之疾,只要机会成熟,朕挥手间就能让他灰飞烟灭。

    所以,朕要不断的试验,哪怕是错了,只要不触及根本,朕就有卷土重来的本钱。”

    “当年隋炀帝杨广也是一个雄才大略之辈,他也做了很多实验,可惜,他试验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的江山给祸害光了。”

    “他触及了根本,关陇世家又渗透了他的朝堂,如果不开凿大运河,不征伐高句丽,他难以树立自己的威权,所以说,他是狗急跳墙,与我从容布置完全是两回事。

    这些道理还是先生教我的,难道您已经忘记了?

    或者说,先生年岁大了,没有了积极进取的雄心,只想着如何抱残守缺?”

    徐元寿叹口气道:“罢了,江山是你的江山,我这个做老师的只能全心全意的帮你守住江山,至于别的,已经超过了我的能力范畴。

    老夫知晓,建立一个王朝有多么的艰难。

    我们战死了那么多人,消耗了那么多岁月,天下百姓吃了那么多的苦,还有那么多的书院弟子抛头颅洒热血,只为了拿自己的命赌一个盛世来临。

    你却不珍惜……”

    眼看着徐元寿萧瑟的背影,云昭摇摇头,对一直守在身边的张绣道:“我是那种不珍惜英烈鲜血的人吗?”

    张绣摇头道:“陛下不是不珍惜英烈的鲜血,而是因为太在乎了,才会这样做。徐山长已经老朽了,而横渠学说也有很多缺陷。

    说到底横渠学说与董仲舒的儒门是一样的,都是为王朝服务的一种学问,徐山长陷在这个大坑里已经出不来了。

    自从陛下执行全民教育这个政策以来,变化最大的不是大明各个州县,也不是遍地开花的各个学堂,真正发生变化的是玉山书院。

    现如今,玉山书院的学子们猛然发现,他们不再是唯一的大明官吏的来源地,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威胁,很大的威胁,他们必须要比别处书院的士子更加的聪慧,更加的博学,更加的贴合百姓生活,才能继续成为大明的官吏。

    现实中的这些变化,逼迫的玉山书院,只能不断地减少晦涩难懂的横渠一脉的学问,不得不将更多的课时让给用处更大的算学,格物,几何,化学,地理等学科。

    而这些学科也释放出来了它本身的力量,历史使人睿智,诗歌使人灵秀,算学使人精密,格物使人深刻,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辩。

    我想,等这些学科的魅力持续一些年月之后,我大明的教育将会变得更加全面,精英将会层出不群,会比现在的玉山书院培育出来的学子更加的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