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十三章 数据是个可怕的东西

第十三章 数据是个可怕的东西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十三章 数据是个可怕的东西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十三章数据是个可怕的东西

    云昭放下手中的文书,抬头看看张绣道:“张建良如今在嘉峪关干的怎么样了?”

    张绣道:“他已经成了嘉峪关一地的治安官,招募了一百二十个猛士,正式入驻了嘉峪关,以团练的名义接手了城防,在他的强力弹压之下,嘉峪关一地已经渐渐地恢复成了正常状态。

    张掖知府刘华在考察过嘉峪关的治安以及周边环境之后,准备恢复酒泉县,待日后人口多起来之后,再奏请朝廷重新设立酒泉府。”

    云昭低声道:“刘华为何对恢复酒泉府盗匪编制,如此有信心?”

    张绣道:“酒泉西南七十里的地方,发现了湮没多年的镜铁山铁矿。”

    云昭笑道:“没有发现金矿?”

    张绣不解的看着高兴的云昭道:“在微臣看来,铁矿要比金矿好。”

    云昭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

    张绣见云昭又开始翻看这些监察部送来的文书,就笑道:“陛下为何对这些琐事如此的关心?”

    云昭抬手拍拍桌案上厚厚的文书道:“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而后,风止于草莽,浪静于沟壑。

    大明已经产生了积极意义上的变化,让张建良收起来自己的雄心,否则,世间一定会多一个张秉忠。

    梅成武因为咒骂我而入监,并没有因为我的身份太高,而被官员特意加重罪责,他获得了公平的对待,这件事之所以是小事,那是站在朕的角度来看,落在梅成武的身上,那就是覆舟之祸。

    现在好了,公平的影子已经落在了这些百姓的心中,人世间又少了一股戾气,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这样公平的处理结果多了,或者会让百姓们忘记我曾经是一个巨寇的事实。

    至于滕文虎……”

    云昭说到这里又翻看了一下文书微笑着道:“三个月内,此人捉拿了贼寇十九名,诛杀悍匪三人,让淅川县盗贼绝迹,让逃税的商贾胆战心惊,还荣升捕头之位,是一个能干的人。

    张绣啊,人世间少了一个贼寇,多了一个铁面无私的捕头,这就是朕比崇祯厉害的地方,崇祯只能把百姓逼迫成贼寇,而朕却能把贼寇变成干臣,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区别,也是朱明王朝与蓝田皇朝最大的区别。

    朕心甚慰,这让朕更加愿意把机会给普通百姓,更愿意让百姓变得更加富足。

    至于赵兴,朕不做评论,你把关于赵兴的文书转发给韩陵山,钱少少,也转发给张国柱,卢象升,更要转发给玉山书院的山长徐元寿。

    我想,他们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个新兴的官员,为何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忘记了自己的理想,他的命不足以赔偿朕的损失……

    至于霍华德这样的人,我们一定要重用。”

    张绣认真记录着云昭的话,准备马上就去筹办,直到他听皇帝说霍华德这样的*需要重用的话语之后,才有些不解的道:“大明不能接收这些垃圾吧?”

    云昭站起身来到他书房角落里的那只巨大的地球仪,用力旋转一下之后,就把手放在地球仪上,等地球仪停止转动之后,他的手恰好覆盖住了欧洲大陆。

    “只要这些欧洲人,人人以学会我大明语言为荣,人人以进入我大明国境为傲的时候,大明即便没有一兵一卒踏上欧洲的土地,那么,我们就是赢家。

    这才是真正的王者手段。”

    张绣眼睛一亮接着道:“这会助长大明百姓的自信心,会让我们的心灵变得更加高贵,也变得更加自信,等这股自信心彻底融入我们的血脉之后,我将立于不败之地。”

    云昭点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你一定要把这个道理告诉我们的官员,在这些西方人遵守我们律法的前提下,可以适当的对他们好一点。

    不过,你们要研究出使用这些人的方式方法,我相信你们有这样的能力。”

    张绣笑着点点头,就抱着文书离开了。

    云昭推开了窗户,窗户外边的玉山此时少了几分白头,多了几分雄浑之意,乍一看像是整座山峰都变得年轻了,白雪不再是玉山的白头,更像是看护妇头顶的帽子。

    每年,云昭都会在大明的各种册簿上随便指定一些人的名字,然后就有监察部会对这些人做一些追踪探查,记录,并整理他们的生活过程,最终呈递到云昭的面前。

    在监察这些人的时候,监察部的人并不去影响他们的生活轨迹,他们只是记录着,观察者……将大明百姓或者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最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云昭的面前。

    张建良如果聚众造反,监察部不会干涉,只会等到记录完成之后,再派人将张建良团伙剿灭就是了。

    梅成武如果因为这件事被砍头了,监察部的人也不会去干涉,更不会将这个人从监牢里拯救出来,他们只会在云昭看过关于梅成武的记录之后,再把处理梅成武的官员惩处一番。

    至于滕文虎,赵兴,霍华德也是如此。

    在这一刻,云昭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他通过这样的方式俯视着芸芸众生,看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并且不带感情的眼看着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人散了,眼看他楼塌了……

    没错,这些人在云昭的眼中不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个鲜活的数据。

    现在,从这些鲜活的数据中,云昭看到大明正在健康有序的发展中,没必要调整目前的国策,一旦这些数据开始恶化了,那么,也就到了云昭调整政策的时候了。

    云昭现在要看的数据很多,有关于百姓生活的,有关于商业的,有关于军队的,有关于金融的……任何行业都有一个最真实的晴雨表。

    这些晴雨表,就是云昭判断社会发展程度的重要数据。

    这是后世常用的手段,有时候会是一群人,一个行业,甚至会确实到一个人。

    看完这些数据之后,云昭很高兴,虽然厚厚的一摞子数据中,有一些并不那么合心意,不过,坏的数据不多,远不能与好的数据量相媲美。

    三年过去了,云昭并没有变得更加聪明,只是变得更加的阴沉与沉稳。

    想起今天是大儿子云彰回家省亲的日子,云昭也不愿意在书房多待,三年的时间里,云彰只回来了两趟,再有半年,这孩子就提前完成了宁夏镇玉山书院下院的学习,参与进入玉山书院上院的考试。

    一年多没有见到大儿子,云昭多少有些想念,匆匆的回到家中,听到冯英,钱多多跟云彰说话的声音,他才放慢了脚步。

    咳嗽一声之后,云昭就进到了自己居住的院子,云彰正在跟两个母亲说话呢,见父亲回来了,立刻转过身,跪在地上恭敬道:“孩儿不在的日子,父亲身子可安康?”

    云昭看看长高,变黑的云彰,再看看正在跟云琸争夺秋千的云显,云昭就对冯英道:“这孩子要不成了,如今正在变成我小时候最鄙薄的模样。”

    冯英给了一个白眼,钱多多则笑的哈哈的。

    云彰不管父亲怎么说,硬是将请安的一套礼仪完整的做完,才站起来冲着父亲傻笑。

    有一个一米五高的儿子,这让云昭唏嘘良久,一代人催一代人变老,就是这个样子的。

    捏捏儿子的胳膊腿,云昭感慨的道:“变得更加壮实,也长高了。”

    冯英在一边道:“您为何不问问彰儿的学业?”

    云昭白了冯英一眼道:“对我来说,我儿子变得壮实,身体长高才是大事,至于学业,只要彰儿努力即可,不用多问。”

    说完又对云彰道:“今天,爹爹亲自下厨可好?”

    云彰连连点头,冯英也有些惊喜,因为,她丈夫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亲自下厨了。

    “想吃什么?”

    云彰笑道:“最难忘父亲做的条子肉。”

    云昭笑了,摸摸云彰的脑袋道:“那就吃条子肉。”

    云彰见父亲答应了,立刻朝云显喊道:“老二,爹爹做条子肉,你吃什么?”

    云显将云琸抱上秋千,推了一把,吓得云琸吱哩哇啦的叫唤,他就来到云昭面前道:“父亲,您到现在怎么还喜欢做一些下苦人才喜欢吃的东西?”

    云昭道:“你爹小时候顿顿糜子饭,做梦都想吃一顿条子肉,可惜,你祖母不常做,吃一顿条子肉就是你爹最欢喜的事情。”

    云彰听父亲这样说,就对云显道:“我云氏虽然尊贵无匹,肚子里的胃,却跟乞丐别无二致,老二,爹爹告诉过我们,要做精神上的贵族,不做**上的贵族。”

    云显瞅瞅比他高,比他壮的哥哥,叹口气道:“我已经忘记了我是皇子这回事,你怎么还记着你是皇子这个事实呢?”

    云彰笑道:“少跟我打机锋,和尚说的话,并不适合我们家,无欲无求更不是我们家子弟该有的模样。”

    云显学大人叹了口气道:“你看看你,外边穿着跟别的学子同样的衣衫,可是,你白色的里衣领子,却白的跟雪一样,头发梳拢的一丝不苟,脚下的牛皮靴子一尘不染,你已经把自己跟其余的同窗分割开来了。”

    云彰笑道:“难道说像你这样整天懒懒散散,衣衫不整的模样,才算是与群众打成了一片?”

    云显笑道:“喜欢跟我玩的人更多……”

    云昭见他们兄弟两辩论起来了,就对钱多多道:“让他们两个去吵,我们去做条子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