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五八章死掉的,丢掉的,不要的

第一五八章死掉的,丢掉的,不要的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五八章死掉的,丢掉的,不要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五八章死掉的,丢掉的,不要的

    夏完淳听完了这个衙役的诉说之后,不知怎么的,就飞起一脚将那个绑在杆子上的贼踹了一个大跟头。

    衙役连忙护住贼偷道:“小相公,咱们县尊不允许无故殴打罪囚。”

    夏完淳瞅了一眼贼偷道:“以后不会了。”

    说着话又把贼偷踹了一个跟头,贼偷爬起来之后就抱住杆子杀猪一样的嚎叫。

    “看啊,读书人欺负人了……”

    众人见这边又有新的热闹可看,就纷纷围拢过来,放弃了被麻布单子包裹着的赵万里。

    夏完淳来到赵万里破破烂烂的尸体前边,俯身瞅了一眼,就盖好麻布单子走了。

    这个人确实该自杀!

    因为,他真的走投无路了。

    早在铁路开始修建的时候,夏完淳就曾经将蓝田县开马车行的人召集到了一起开会,告诉他们铁路开通之后对他们的生意会有很大的影响。

    别的马车行的人听进去了,只有赵万里认为这是在胡扯。

    听进去的人,在第一时间就哀告官府,求官府给他们一条活路。

    然后,官府就给了……

    马车少的就获得了在火车站拉人的权力,马车多的就获得了在铁路运输范围之外专门走长途的权力。

    更多的马车行,开始专门做工坊商铺与火车站之间短途运输的活计。

    只有赵万里没有放弃从蓝田到长安,长安到玉山,玉山到凤凰山,凤凰山到蓝田之间的中短途运输。

    铁路没有修建起来的时候,他赚的盆满钵满,可惜,铁路修建好之后,他的马车立刻就成了摆设。

    等他想起来转变运输方式的时候,所有他能想到的渠道,都已经被别的马车行占领完毕了。

    不论是载客,还是载货,亦或是走出关入蜀的长途货运,还是把只有几里地的短途货运,都有人做的很好,他挤不进去了。

    最让赵万里绝望的是这些人都有官府颁发的牌照,只有拥有这些牌照,且在官府备案的马车行才能经营特殊的道路。

    铁路修建起来之后,即便是从蓝田县火车站到各个乡村的道路上,都已经有了专门载人拉货的马车。

    当时坐拥最肥的几条拉货线路牌照的赵万里完全看不上这些鸡零狗碎的小买卖。

    在他的内心最深处,他对官府是极为警惕的。

    不仅仅是云昭曾经抢劫过他,还因为他从骨子里就不相信官府会好心的帮助他们这些商贾。

    他以为,官府这样做是要谋夺他的家业……

    赵万里死了,在蓝田县几乎没有引起任何波澜,甚至涟漪都没有一个。

    整个蓝田县每天都有无数的商行开业,每天也有很多商行歇业,这在蓝田县人看来,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赵万里但凡有一丝一毫对官府的信任,他就不该先解散车行,而是去找官府寻找解决之道,毕竟,官府在颁发给了他几条与铁路线严重重合的牌照,在火车的优势完全展现之后,官府就该对他有一个新的安置。

    否则,就是与民夺利,这是蓝田律所不允许的……

    在夏完淳看来,一个不解读官府规章制度,不去了解普世律法,不明白官府为何物的商人,败亡是迟早的事情。

    夏完淳长叹一口气,就把赵万里给忘记了。

    只有官府里的小吏,将赵万里的事情特意记录下来,准备在遇到同样事件的时候,就把赵万里的经历拿出来,告诫那些不听话的商贾。

    很多年后,蓝田商科的学子们,在学习商业案例的时候,赵万里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

    他用自己的经历与生命,悲壮的向后辈们诠释了怎么做才是一个新时代的商贾。

    从此,官府与商贾不再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他们的关系将变成共生关系,这就是云昭给大明商贾地位给了一个新的诠释。

    这种诠释不能明白的说出来,否则,会被读书人鄙视的,因此,只能用润物细无声的手段,慢慢地制造一个既成事实。

    因为有火车站的缘故,从城池到火车站这一段空间,很快就变成了人们修建宅邸的最好选择,也就是因为有了这些火车站,凡是有火车站的城池地图,都自觉不自觉地被火车站扯出来了一块凸起部分。

    现在虽然仅仅是一条细细的线,用不了多长时间,这条连接车站与城市的线段会变粗,最终会成为片,与城池连接成一体,成为城市新的一部分。

    这就是云昭要的城市变化。

    夏完淳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弄明白这个道理。

    从此,他对师傅有了新的看法,他也发现*比他以为的还要深奥。

    “国家是要用来建设的,唯有一点点的建设,不要停,总会因为数量的变化而引起质量的变化。

    皇帝应该把大量的钱都投入到国家的建设上来,而不是藏在国库中等着那些钱发霉。

    不论是兴修水利,平整农田,还是开山凿石架桥修路,疏通河道,连接漕运都是对国家很好的投资。

    这件事一定要持之以恒。”

    云昭把这个道理说的非常平实。

    但是,他的臣子们的联想却极为丰富。

    有联想到都江堰的,有联想到郑国渠的,有联想到大运河的,还有人联想到了巍巍长城的……总之,这些工程中的每一项,对中华民族来说都是功不可没的。

    云昭的意愿是很好的,可是,大明朝如今的穷蹙,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云昭改变蓝田县用了十五年,想要让大明人都过上蓝田人的日子,非一代人不可。

    辽东的春天来的总比别的地方晚一些,好在,它还是到来了,就这一点,刘宗敏就没有多少抱怨的心思。

    他抱怨的是他军帐中的女人越来越少了。

    这些女人脆弱的厉害,才过了一个冬天,就死的差不多了。

    他不明白,这些女人明明吃的很饱,穿的很暖,死起来却很干脆。

    他之所以会发出这样的感叹,纯粹是因为他的亲卫门又从一个帐篷里抬出来了一具尸体去了树林里边。

    他不知道的是,那具尸体到了树林子里之后一般就会活过来,亲卫把女人交给了一群裹着各种御寒衣物的人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而这些衣衫褴褛的汉子们则会轮流扛着这个女人直奔笔架山,摩天岭。

    没有人冒犯这个女人,尽管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干净,也很漂亮,这些人却连多看一眼这个女人的心思都没有,只是扛着这个女人在春日的密林中匆匆赶路。

    刘宗敏如今统领着后军,也就是说,他才是直面李定国大军的那个人,

    在很多时候,刘宗敏都希望能与李定国真刀真枪的厮杀一场,不论胜败,他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遗憾。

    可是,李定国在夺取了笔架山,摩天岭之后,就按兵不动了,他曾经指挥部下冲击过几次这道军事要塞,可惜的是,除过留下一堆尸体之外,什么效果都没有。

    最让刘宗敏不忿的是,这道看似固若金汤的军事要塞,曾经掌握在他的手中,却被李定国轻易的就攻陷了。

    就因为这个原因,刘宗敏不能与别的义军一起进驻锦州,只能留在深山老林里修建木头堡垒,时时防备李定国的突然袭击。

    来辽东之前,刘宗敏麾下还有六万多人,仅仅一年过后,他麾下的人数就少了一半还多。

    时至今日,刘宗敏已经很久没有清点过军队了,不是他不清点,每次清点过后,都有更多的人逃亡,这让刘宗敏心如死灰。

    以前不是没有逃亡的,可是呢,大军就在大明国内,逃亡多少,再裹挟多少人手就是了,在辽东,除过有足够多的熊瞎子之外,想要找到多余的人,很难。

    现在,刘宗敏就站在一个高坡上,眼看着那群破衣烂衫的家伙们扛着那个女人去了摩天岭。

    几声枪响之后,一些人倒在了地上,还有更多人扛着女人涌进了狭窄的峡谷……

    刘宗敏回首看看自己的亲卫,而亲卫们似乎对将军充满压迫性的眼神没有多少畏惧的意思,一个个瞅着脚下的泥土,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不用问刘宗敏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这些都是从关中跟随他一路走到现在的人。

    说这些人背叛他,这是很没有道理的事情,毕竟,这些人如果要背叛他,他活不到现在。

    这都是一些愿意跟他水里来,火里去的生死兄弟,他们认为自己可以跟着他刘宗敏一起死,却不愿意自己的亲兄弟,或者儿子,侄子也跟着他们一起死,所以,就出现了借老大的女人,把自己的亲人送出去,博一线生机。

    “我们不一定就会死,闯王正在想办法,我们总能有一条活路的,兄弟们,想想看,现在的难,难道就比我们在山西的只剩下百十个人的时候更难吗?

    你们既然信了我刘宗敏,那就继续相信我,一定能给大家伙找出一个出路的。”

    这些亲卫门依旧低着头,他们对刘宗敏说的话已经麻木了,刘宗敏口中的大明已经亡了,那个虚弱,失败的大明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崭新的大明,一个比他们还要更加像强盗的大明。

    这个大明已经对他们关上了大门,他们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