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一二章强者的自觉

第一一二章强者的自觉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一二章强者的自觉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一二章强者的自觉

    雷奥妮的仁慈是因人而异的。

    她的仁慈甚至是有目标的。

    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只有成为贵族,才有资格被称之为人。

    在她的眼中,就连她的贴身女仆塞维尔也不能称之为人!

    在塞维尔怀了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的时候,雷奥妮将这件事情当成一件趣闻,甚至当做打击张明亮与刘传礼的一个手段。

    这种事是万万不能落在自己身上的,所以,这么多年以来,雷奥妮一直守身如玉,她已经用行动将自己与塞维尔做了一个切割。

    跟随韩秀芬去了玉山,她见识了那里的繁华,见识了那里的活力,以及它的强大。

    再加上蓝田皇廷中女子普遍担任官职这个特点。

    统统都成了催生雷奥妮野心的肥料。

    她觉得自己必须成为第一舰队中的二号人物,她也相信自己会成为其中的二号人物。

    想要成为第一舰队中第二号人物很难,因为她发现,不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代替张明亮,刘传礼这样的人在韩秀芬心中的地位。

    甚至,她觉得自己在第一舰队中的地位,甚至不如那个总是穿着一身黑衣的监察部的人。

    为此,她接手了张明亮在干的最污秽的工作。

    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雷奥妮很清楚其中的道理。

    张明亮如愿以偿的解脱了。

    韩秀芬却有些失望,她觉得张明亮以及刘传礼两人还没有习惯海上的生活。

    马六甲一地的发展是极其蓬勃的,不论是领地,还是港口,如今都已经齐备,尤其是马六甲河口已经出现了一个以汉人人口为主的城市。

    这座城市居住着十六万汉人,几乎囊括了马六甲一地所有的汉人。

    如果云昭此时来到这座叫做滨城的城市,一定会把这个地方当做广州,不仅仅是这里的建筑风格与广州一般无二,就连口音也是如此。

    刘传礼如今就管理着这座城市。

    张明亮逃命一般的离开了天堂岛,第一时间,就来到了滨城。

    雷奥妮担任种植园总管的消息比张明亮先一步抵达了滨城,所以,刘传礼对张明亮的到来并不感到奇怪。

    “你别骂我!”

    张明亮见到刘传礼的第一时间,就发出了警告。

    “我做不到视人命如草介,你可以说我没出息,但是,你别骂我。”

    刘传礼道:“我请你喝酒。”

    张明亮道:“我不喝酒,我要养身体,否则我活不过三十岁。”

    刘传礼瞅着张明亮道:“你已经二十四岁了。”

    张明亮苦笑道:“我知道,我想活到八十四岁,不想早早的死掉。”

    于是,刘传礼就命厨子熬了好大一锅海鲜粥,兄弟两人以海鲜粥当酒,庆祝重逢。

    “海上的局面越来越严峻了,以前这里见不到西班牙或者荷兰以及英国人的*以上的战舰,现在,接连出现了四艘二级战列舰,韩老大的压力很大。”

    张明亮苦笑道;“你还是在埋怨我。”

    刘传礼摇头道:“我只是说,最难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韩老大,我最近已经准备向韩老大进言去种植地替换你。

    我们兄弟一人在种植园待半年,这样,日子就不难过了。

    现在,被雷奥妮抢了先。”

    张明亮瞅着刘传礼道:“这件事就让雷奥妮去,我担心你去了,比我还要不堪。

    你别说话,听我说,这不是吃苦,说实在的,我张明亮虽然不是一个意志坚强的人,但是,吃苦我还是不怕的。

    我只是担心,在这么下去,我会从人蜕变成野兽。

    这样,就给我蓝田皇廷开了一个很恶劣的头。

    知道种植地里的奴隶为什么更换的那么快吗?”

    刘传礼吃了一惊道:“难道……”

    张明亮喝一口粥道:“没错,被我杀了。”

    刘传礼没有问原因,他相信张明亮一定会给他一个准确的解释。

    张明亮放下粥碗,低下头抽着烟道:“我就不给你解释了,只说*了什么,你只要知道,我不是一个喜欢杀戮的人,只不过站在我的那时候的位置上,我几乎干了世上最残忍的事情。

    即便是这样,想要维持哪里的局面,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干活依旧是妄想。

    怀柔的法子我也用了,只是没什么用,当我第一次杀了一个宁愿被杀也不愿意去干活的人之后,我只能用这个法子让那些人永远处在一个恐惧的环境里,才能维持住局面。”

    刘传礼淡淡的道:“陛下旨意我也看了,棕榈树,甘蔗林对陛下来说并不重要,但是,眼泪树对陛下来说非常的重要。

    以至于陛下在旨意中用了“无论如何”四个字。

    既然陛下如此看重眼泪树,就说明这东西非常的重要。”

    张明亮淡淡的道:“雷奥妮会比*的好,知道雷奥妮说了什么话吗?她把人称作——会说话的工具。杀一个人与毁坏一件工具对人的冲击完全是不一样的。

    其实,就像陛下说的那样,看似有些文明制度的欧洲人,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依旧是野人,只不过是一群穿上衣服的野人罢了。

    所以,我认为,专业的事情就该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像你我这种人,就别参与了,否则,真的会遭天谴!”

    刘传礼道:“即便是如此,我们也必须去看看,你逃避这件事可以,但是呢,一定要选对人,半个月后,我们兄弟一起去种植地看看雷奥妮干的怎么样。”

    还没有看到雷奥妮是如何管理种植地,张明亮,刘传礼就先看到了葡萄牙人是如何对待劫掠来的奴隶的。

    滨城,身为马六甲海峡上唯一的补给地,每天都会有帆船进入这座海港休憩,补给。

    就在今天,葡萄牙人的红美人号纵帆船缓缓入港,这艘船吃水很深,当税务官孙长寿踏上这艘船看清楚了船里装载的货物之后,第一时间,就下了船。

    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地狱。

    红美人号的甲板上躺满了人,还有很多打开的舷窗上也探出来了数不清的脑袋,在孙长寿看来,这艘船就是一艘由人堆积成的巨舰。

    匆匆赶来的张明亮对这一幕似乎并不在意,刘传礼皱眉道:“这艘船上至少有五百人。”

    张明亮淡淡的道:“你错了,红美人号纵帆船是一艘大船,这艘船上至少有一千人,到一千一百人,看他们连甲板都不放过的样子,离开始发海港的时候不会少于一千五百人。”

    刘传礼叹口气道:“都是印度斯坦国的人,看样子葡萄牙人在印度斯坦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已经开始用自己领地上的人来赚钱了。”

    张明亮摇摇头道:“现在印度斯坦的欧洲人很多,英国人,法国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而印度斯坦的莫卧儿王在这些人面前毫无招架之力,用不了多少年,一旦这些欧洲人在印度斯坦分出胜负,那个古老的莫卧儿王朝就会覆灭。

    而我们的种植地里,人数最多的是马六甲人,其次就是这些印度斯坦的人,再次者为黑人,说实话,如果咱们的种植地里全是印度斯坦的人就好了,他们是最温顺的一群人。”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出钱把这人都买下来,送给雷奥妮。”

    张明亮继续摇摇头道:“用奴隶最坏的情况就是用同一种族的奴隶,那样,就会有没完没了的暴动,就我的经验来看,四成的印度斯坦奴隶,三成的马六甲野人,再加上三成的黑人,白人奴隶,这样的构成最好。

    不论哪一个族群暴动了,都可以通过贿赂其余两个群体的人*这些暴动的人。

    咱们的种植地里因为马六甲野人的数量最多,他们对种植地的地形也最熟悉,所以,造反的事件也最多。

    我用这种法子制止了四次马六甲野人的暴动,结果,没办法控制死亡率,导致干活最勤快的马六甲人死伤严重,希望雷奥妮能认识到这一点,毕竟,我在种植园留下的工作日记,对她应该有一些帮助。”

    刘传礼瞅着躺在甲板上的那群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人在葡萄牙水手的鞭子下,一个个慢慢地爬起来,开始在甲板上扭动跳舞,就奇怪的问张明亮。

    “他们在干什么?”

    张明亮叹口气道:“只有那些还能跳舞的人可以活下来,没办法跳舞的人会被丢进海里。”

    话音未落,刘传礼就看见有葡萄牙水手指挥着一群印度斯坦的奴隶将那些动弹不得的奴隶抬起来,堆积到甲板的后方摞起来,看样子,只要帆船补充了水跟粮食,蔬菜之后离开海港,就会把这些快死或者已经死掉的人丢进海里。

    一个手里拿着三角船长帽子的人走上台阶,远远的向站在岸边的张明亮挥舞着帽子道:“尊敬的张上校,这一次我带来了您梦寐以求的货物。”

    张明亮的脸皮微微抽搐一下,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桑托斯船长你好吗?”

    桑托斯不等走近张明亮,就先打了一个响亮的唿哨,就看见那些葡萄牙水手的皮鞭挥舞的更加起劲,同样的,那些奴隶们舞动的也更加欢快了。

    刘传礼瞅着身材高大健硕的桑托斯,在张明亮耳边道:“这个家伙才是最好的奴隶人选啊。”

    张明亮冷笑一声道:“这种人,在我们的种植地里不少,他们恰恰都是最听话,最肯出力气的奴隶,当然,也是逃跑最勤快的奴隶。”

    刘传礼瞅着笑着靠近的桑托斯对张明亮道:“如果,你的奴隶都是这种人,你还会烦恼吗?”

    张明亮道:“不会,咱们玉山书院的校规里说的明明白白,欺负强者只会让我们越发的强大,欺负弱者,只会让我们更加的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