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零九章正轨是个什么样子?

第一零九章正轨是个什么样子?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零九章正轨是个什么样子?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零九章正轨是个什么样子?

    云昭觉得自己很有必要静一静,于是,他就去了终南山,住在金仙观里。

    金仙观算不上一座大道观,问题是这里有一个从勇者者变成疯子,又从疯子变回智者的道人梁兴扬。

    云昭觉得这家伙身上有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云昭的身份一直在不断地变化着,从一个地主家的傻少爷,变成了盗匪世家的唯一继承人,再到蓝田县令,再到图谋天下的盖世枭雄,最终成了皇帝。

    每一重身份变化对云昭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最后两重身份,对他的影响太大了。

    不论是乱世的枭雄,还是皇帝,对一个人来说都是生命历程中最精彩的部分。

    巨大的权力带来了巨大的*。

    云昭明显的感觉到,假如不是自己还有一种至高无上的骄傲存在于身体中,他此时……会变得很怪!

    纵观历史,打败起义军的永远不是朝廷,而是起义军自己。

    因此,在知道自己还是强盗家族的继承人之后,云昭就在极力的避免让自己成为一支农民起义军。

    相比李弘基,张秉忠之辈,云氏其实算是乡绅一类。

    既然是乡绅,那么,就不能跟李弘基他们一样大开大合的做事情,云昭知道,当起义的烈火燃烧起来之后,没有人能控制他。

    朱元璋是一个例外,他之所以能成功,完全是因为当时的统治者是蒙古人!

    乡绅起义跟农民起义有着明显的不同,他们的组织更加严密,他们的目标更加明确,他们的手段更加的狡猾,他们的一般是农民起义果实的撷取者。

    云昭就是按照这个路子前进的。

    果然,他笑到了最后。

    瘸腿的梁兴扬娶了一个老婆,生了一个漂亮,健康的儿子。

    他辞去了蓝田秃山陵园管理者的职位,回到了金仙观重新当了一个快乐的道士。

    他真的很快乐……是那种享受生活的快乐。

    他耕种了几亩地,却不仔细去打理,虫吃鸟嗑之后剩下多少,他就要多少。

    他有一块不大的果园,也不怎么去打理,果子熟了,来终南山游玩的人,随手摘走一些他也不闻不问,给钱他就收着,不给钱也随意,剩余的果子熟透了掉在地上,他也乐呵呵的。

    他还有一块西瓜地,地里的西瓜没有好好地照料,却长得很好,只是他这里的瓜长不太大,味道却是不错的。除过自己吃一些,送人一些,其余的也就被附近村子里的孩子偷走了。

    他总是笑呵呵的,颇有些‘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的老庄气度。

    其实,高人就是这么高起来的。

    只要你的行为与众不同,切让大家都高兴,那么,你一定就是高人。

    云昭在他的西瓜地理想要找一颗成熟的西瓜很难。

    梁兴扬却掀开一堆麦秸,麦秸底下赫然有几颗长得与众不同的西瓜,每一颗都像是熟透的样子。

    他像一个献宝的孩子一般挤眉弄眼的摘下一颗,就着清泉水清洗一遍之后,用拳头轻轻一捶,西瓜就迸裂开来,鲜红的瓜肉像是涂上了一层朱砂一般鲜艳。

    “这是最好的。”

    梁兴扬说着话就递给云昭一半,两人就坐在泉水边上,用手掏着瓜瓤子吃。

    在溪水下游游水的孩童见两人居然有瓜吃,就赤条条的从水里钻出来,在瓜地里匍匐潜行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一颗熟了的西瓜,只好重新回到水里,赞叹西瓜道人好运气,居然能找到一颗熟的。

    看的出来,梁兴扬很希望云昭问他为何会保有如此平和的心境,可惜,云昭只是闷头吃瓜,对梁兴扬的变化问都不问。

    “陛下就不问问我是不是又发病了?”

    梁兴扬终于忍耐不住了。

    云昭抬起头瞅瞅梁兴扬道:“要是发病的人能像你一样快乐,发病就发病吧,有什么关系呢?”

    “我娶了一个很好的老婆!”

    云昭点点头道:“确实不错,能纵容你偷懒,要是我有这么一块地,我那两个老婆一定会催着我尽快把金仙观弄成全世界最大的道观,把这里的田土扩充到天尽头,再把西瓜种的满世界都是。”

    “主要是我老婆给我生了一个宝贝疙瘩。”

    “我两个老婆给我生了三个宝贝疙瘩。”

    “所以啊,我很满足呢,再无所求。”

    “我不成,我要的东西还多,目前刚刚起步。”

    云昭掏空了西瓜,就把瓜皮碗放进小溪里,看着它沉浮着向下游漂去。

    “所以陛下不快活。”

    “哼,我快活了,你们就要倒霉了。”

    “哎呀,也是啊,哈哈哈,这是陛下的烦恼,看来我这小小的金仙观载不动陛下的许多愁啊。”

    云昭在溪水里洗干净了手,就离开了瓜地,背着手沿着传说中的终南捷径直上终南山。

    在一棵老松下,常国玉已经在这里等候很久了。

    他专门从蓝田城来玉山,专门解释孙国信先前的行为。

    不等他开口,云昭就摆摆手道:“国信奏疏中说的话有一半是对的,政教必须分开,这是我们以前就设定好的,他能坚持这一点,我很高兴。

    同时,宗教就该是慈悲的,善良的,这一点我也同意,他可以去追求他向往的大光明,大*……但是!政务不该是这样的。

    统治这两个字说起来平平无奇,可是呢,从这两个字诞生之初,他就是带着血腥味的,他不沾染也好。”

    常国玉惊诧于云昭对孙国信的理解,不过,他还是很快道:“陛下,孙国信心如赤子。”

    云昭瞅着常国玉道:“难道说我没有说清楚吗?”

    常国玉愣了一下道:“说清楚了。”

    云昭满意的道:“说起来,孙国信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后来学佛的时候又激发了他的本心善良的一面,所以呢,人家是好人。

    像你,就做不了好人,所以呢,羁縻蒙古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常国玉听了这个巨大的任命,并没有表现出欢喜的神色,而是沉思了片刻道:“我大概能坚持五年,最多八年,八年之后,陛下就该找人来替换我。”

    云昭瞅了常国玉一眼道:“想的美,就五年,五年之后就要换人,这是皇廷对异族人占大多数地区官员任命的永例。”

    常国玉道:“好,我接了,只是,微臣希望能改变一下羁縻的法子,不再是经济为辅,武力威慑为主的法子,如果能换成经济羁縻为主,武力威慑为辅,微臣就有信心在五年之内收复民心。”

    云昭看着常国玉道:“你准备怎么做?”

    常国玉道:“在蒙古施行蓝田律,首先施行通商律,两年之后全面推行蓝田律,从现在起从罪囚中挑选读书人进入牧区,每一片牧区设置一座学校,推行汉话。”

    云昭点点头道:“可行吗?”

    常国玉皱眉道:“不可行也要行,这是对蒙古人松绑的前提,这一点微臣会告知孙国信,他必须配合我们,完成蒙古人的汉化进程。”

    云昭想了一下道:“江南有很多读过书的罪囚。”

    常国玉笑道:“微臣明白。”

    云昭对常国玉很满意。

    至少这家伙的建议,很靠谱,不像孙国信那种毫无底线的对别人好的做法。

    国家的政策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对某一个族群好,那是无原则的,对你好的同时,你也必须对国家做出一定的贡献。

    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如果国家单纯的对你好,而你却对国家毫无贡献,这就是国家的错。

    你对国家有了贡献,国家却没有制定相应的迎合你的政策,这也是国家的错。

    水*融才是上策。

    这些高深的道理韩秀芬完全懂,她的政论一向是很出彩的,但是呢,在马六甲,她却没有用任何自己写过的政论上的策略。

    之所以不用,是因为完全没法子用,你用了,当地的人理解不了,这是在做无用功。

    大海之上,武力为尊,谁的船大,火炮犀利,谁就是王。

    这是一片真正的野蛮之地,谁要是在这里点燃了文明之光,谁就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说起来很可笑,文明才是世界前进的标志。’

    可是,文明从来都会被野蛮摧毁,这样的例子多的数不胜数。

    所以,韩秀芬直到现在,依旧很野蛮。

    不是韩秀芬自己认为自己野蛮,而是所有在这片海域以及土地上活动的人都认为韩秀芬是一个野蛮人。

    从施琅那里接收到了五艘铁壳船之后,韩秀芬就变得更加野蛮了。

    因为,她开始在马六甲海峡上收税了。

    她的贸易规则很简单,从马六甲外边进入南海的船,她要一成的货物当做税款,从南海通过马六甲进入印度洋的船,她同样要一成的货物当做税款。

    对这一条规矩最痛苦的人莫过于贸易量最大的荷兰东印度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