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三六章终究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第一三六章终究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三六章终究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三六章终究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先说一点题外话——诸位能不能不要这么博学啊——高山下的花环,是第一部让我流眼泪,且心中充满愤怒的电影。

    雷军长的那一番话,我记忆很深,刚才在写李定国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来了。

    准备吹嘘一下的,结果瞬间翻车,三十多年前的东西你们还记得啊……看小说而已,大家可怜一下孑2,自我降低一下智商可否?要不然我很难写的。)

    徐五想自从来到京城,他就很绝望!

    他在来之前,已经无限的顾忌到了这里的困难,结果,看过京城之后,他发现,这里比他最坏的预想还要坏十倍不止。

    鼠疫,流民,饥民,破落户,流氓,以及没了脊梁的京城百姓。

    看过京城的模样之后,徐五想就清楚的明白,等到秋风送爽的时候,鼠疫一定会重新出现。

    所以,对于京城的治理,不能先搞经济恢复,而是要想办法让这些人先活下来。

    京城原本就被朱明的贪官污吏以及宦官,兵卒们祸害的不轻,后来又被李弘基刮地三尺的盘剥祸害一顿过后,这里要人气没人气,要钱粮没钱粮,不论是富户还是穷人,他们如今都在一条起跑线上。

    藏富于民的地方最好管理,因为百姓自己就能把自己喂饱。

    官民都穷的地方就很麻烦了。

    为此,徐五想到了京城之后,第一时间就冻结了夏完淳跟沐天涛两人弄来的那批银子!

    不论库藏大使如何催促,也不论户部如何催缴,徐五想都没有松口,即便是张国柱发来了调款文书,也被徐五想勇猛的给顶回去了。

    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不过,在京城有钱又有个屁用!

    顺天府之地穷困的连老鼠都会被饿死,那里有多余的粮食供养京城里的将近百万的百姓?

    在夏日里,田野里草木葱茏,百姓们多少还能弄到一点吃的,如果到了冬天草木凋零的时候还不能运来大批的粮食,这里一定会出现大批饿死人的场景。

    李定国进京的时候,国相府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局面,所以,他携带了很多粮食,可是,当李定国离开京城准备进驻山海关的时候,他又带走了很多粮食。

    把一个烂摊子完全彻底的丢给了徐五想。

    这些天以来,从蓝田派遣到京城的官员,被徐五想撵如同受惊的驴子一般到处乱跑,他们所有人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足够养活京城百姓一年的粮食。

    幸好,沐天涛给刘宗敏出的主意很好,马鞍状的银板可以可以被这些官员带着,这就大大的节省了购买粮食的时间。

    同时,从蓝田已经发出了大批的粮食,再有一个半月,就能解一下燃眉之急了。

    说起来很伤心,真正为这座城市,为这些百姓忙碌的只有蓝田官员。

    这里的百姓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你给他粮食,他就接着,你命令他做事,他就做事,你命令他们清理城市的角落,并开始灭鼠,他们就整日里在城市里晃荡,他们是在抓老鼠,至于能不能抓到,他们是不管的。

    徐五想在京城里,开了无数的澡堂子,希望这些人都能进去洗澡,他们还是很听话,洗过澡之后重新穿上自己满是虱子,跳蚤的脏衣服,然后等着下一次洗澡。

    天黑的时候,京城就变成了一座死城!

    就连来自蓝田想要抢夺市场的商贾们,也渐渐对这座城市没了信心。

    人心死了,什么都没了。

    ”今天,运回来多少粮食?“

    徐五想疲惫的靠在椅子背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弥漫全身。

    “六百八十七担粮食。”他的副手张梁回答的有气无力的。

    “不够!”

    “下官知道,方圆五百里之内,我们基本上找不到多余的粮食。”

    “天津那边怎么样?”

    “那里的状况稍微好一些,咱们鼓励百姓下海捞鱼,出产还不错,大家每日里吃鱼,至少饿不死。”

    “能加大捞鱼的力度吗?”

    “没有多余的船!”

    “施琅是干什么吃的,早就给他去了文书,要他运粮北上,他怎么还没有到?”

    “已经出发了,不过现在正是风浪滔天的时候,下官以为不能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

    “放出话去,京城粮秣价格再上涨两成!”

    原本有气无力的张梁听徐五想这样说,吃了一惊道:“京城的粮秣价格已经是天价了。”

    徐五想冷着脸道:“不修通运河,顺天府的粮食永远都不够。”

    “府尊以为添加两成的钱,就能让运河通达?”

    徐五想从桌子上拿起马鞭道:“走吧,我们去拜访一下漕口!”

    “府尊起了杀心?”

    徐五想看着张梁道:“难道你以为我只会一味的怀柔?”

    张梁笑道:“自然不是,密谍司的文书下官也看过。”

    徐五想抵达漕口会所的时候,这里已经被军兵包围的严严实实。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直挺挺的站在院子里,即便是看着徐五想进来了,也是一副骄傲的模样,对徐五想不理不睬的。

    “开始漕运!”

    徐五想冷冰冰的瞅着这个叫做唐通天的京城漕口老大。

    唐通天冷笑一声道:“运河断绝,如何漕运?”

    徐五想道:“那就修通运河。”

    唐通天笑道:“这需要很多的银子。”

    徐五想道:“银子我有。”

    唐通天又笑道:“府尊这就是同意按照我漕口的规矩来了?”

    徐五想没有回答,反而踱步到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人身边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冷漠的对唐通天道:“大明依靠运河南粮北调,供应京师和边防,维持漕运近三百年。

    在这三百年中,围绕着漕粮的征收和运输,生长出一套盘根错节的潜规则体系,名曰“漕规”。

    漕规是对法定利益分配方式的私下修改。

    首先修改与农民的关系,通过“浮收”多刮农民几刀。

    然后调整内部关系,勾结官府尽量公平合理地分肥。

    多年以来,随着大明吏治败坏,你们成了真正掌控这条运河的人。

    这条河让你们变得富足,变得强大,也变得目中无人。

    你们对天下大变丝毫的不感兴趣,因为你们认为,你们这群人是与运河共生的,不管是任何人登上皇廷,都离不开你们的帮助。

    只要你们还掌握着运河的漕船,掌握着这座城市的粮食命脉,就能继续过自己想过的好日子。

    唐通天,我今天告诉你,你们错了。”

    徐五想说着话,随手抽出护卫腰间的长刀,随着寒光一闪,中年男子的人头就从脖子上滑落,跌在地上。

    脖腔里喷出一股血,徐五想没有闪避,任由鲜血溅在脸上,然后对依旧一脸淡然的唐通天道:“开漕!”

    唐通天面对儿子的死,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依旧冷冷的道:“府尊可以试着连老朽的人头一起砍下来,看看能不能开漕。”

    徐五想笑了,只是脸上沾染了血,有一些甚至流进嘴里,染红了牙齿,这让他的笑容变得格外的狰狞。

    “你们这群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地下朝廷,且组织严密,有了自己的利益,且貌似公平,有了自己的武装,且自以为强大。

    多年以来,老子一直想着如何忘记自己强盗的身份。

    现在,被你们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凶性。

    淤塞运河河道,与东南豪商勾结,意图抬高京城粮食价格,继而把控运河漕运,让你们继续富贵延年,这都是取死之道。

    唐通天,你真的以为我们不会杀人?”

    唐通天瞅着儿子无头的尸体淡淡的道:“大人若是能杀光十万漕工,也就不用这么为难了。”

    徐五想叹口气道:“蓝田皇廷刚刚掌控天下,一口气杀十万人确实不好,不过,从今往后,你们就去沙漠里继续玩自己的漕运去吧!”

    唐通天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看着徐五想道:“会大乱的。”

    徐五想道:“区区十万人,还不够李定国将军一勺烩的,能乱到哪里去呢?”

    唐通天缓缓蹲下身子,捡起自己儿子的头颅抱在怀里对徐五想道:“容老夫与各个漕口商议一下。”

    徐五想摇头道:“你全家必须被送去西域搞漕运,我只会与你的二当家的继续商谈,如果他也不同意立即开漕,就让他跟你一起去西域沙漠搞漕运。

    以此类推,直到出现愿意无条件按照官府给出的规矩做漕运的人。

    唐通天,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商量的,而是给你下最后命令的。

    就在我找你的同时,我蓝田密谍司已经派人去了你们所有的漕口,不从者——杀!”

    唐通天吃了一惊,连忙道:“大人,漕口冤枉!”

    徐五想却不再愿意跟他说话,来到眼睛咕噜噜乱转的二当家柯大山身边道:“开漕口!”

    柯大山看着被绑起来丢进囚车的唐通天,颤声道:“开漕口!”

    徐五想道:“两个月后,第一批漕粮必须进京,粮食不得漂没一粒,粮价上涨两成。”

    蜷缩在囚车里的唐通天闻言立刻嚎叫起来:“大人,小人愿意一力承当。”

    徐五想冷笑道:“你必须去西域沙漠里搞漕运,你如果搞不成,你的子孙就会继续。”

    柯大山连连叩头道:“回禀大人,只要有银子,小的一定能把大人需要的漕粮运回来。”

    徐五想摸着柯大山的头顶道:“好,好,好,如果搞成,本官准你发财,如果不成,你的全家都会被送去爪哇种甘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