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二六章成功后不能太得意

第一二六章成功后不能太得意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二六章成功后不能太得意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二六章成功后不能太得意

    “我们不知道官员的能力高度在什么地方,可是呢,我们一定要保证官员的人品底线。

    这就是玉山书院存在的原因。

    这也是玉山书院自皇家海军,皇家陆军,皇家炮兵之后成为第四个冠名皇家二字的地方。

    也就是说,朕已经拿出自己的脸皮跟身家来向所有百姓们保证,这四个地方,将不会辜负他们的期望,如果他们得不到百姓的认可,同样的,皇家的名声也就完蛋了。”

    面对徐元寿建议扩大皇家冠名权的事情,云昭是不同意的。

    以后,皇家的名头可能会出现在饼干的包装上,但是现在,是不能这样做的。

    这是云昭留给子孙的饭食,不能现在就吃光。

    云昭很清楚品牌效应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极度昂贵的东西,不能滥用。

    即便是徐元寿想把皇家二字用在玉山图书馆上,云昭也是反对的。

    《永乐大典》是偷回来的,很多别的典籍都是抢回来,这些书的来路不太光彩,云昭不想让人家看到那个充满战利品的图书馆,就想起云氏是土匪……

    新的世界不能再沿用旧有的习惯去治理,既然已经从土匪变成了统治者,这个时候就必须要优雅起来,把嘴角的血擦干净,露出一张笑脸来迎人。

    徐元寿对云昭的顾虑有些不屑一顾,他认为云氏本来就是盗贼出身,这没有什么见不了人且不能说的,一个盗贼都能把大明天下治理的比朱明皇室好百倍,那么,这个盗贼就不是盗贼,皇家也就不是皇家。

    现如今,盗贼变成了皇家,皇家变成了普通人,这才是这个世界该有的规律。

    云昭不上当!

    这个老贼眼看着天下已经成了蓝田的囊中之物之后,就开始无节操的利用云昭这个皇帝的名声了。

    在这些人的眼中,最好把云昭弄得身败名裂,最后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皇位上一言不发最好。

    不要以为他是云昭的老师,就会呕心沥血的一心为云氏服务。

    只要不是傻子,就该知晓这些横渠门下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这个大目标之下,莫要说云昭这个弟子,就算是徐元寿的亲儿子如果成为了这个目标的阻碍,这个老贼说不得会下狠手清理门户。

    能全心全意为云昭呕心沥血的人只有云娘一个人!!!

    就无私奉献而言,钱多多与冯英都没有云娘来的纯粹。

    *是什么?

    *就是博弈!

    以前云昭博弈的对象是崇祯,是李弘基,张秉忠,黄台吉。

    现在,云昭博弈的对象已经从外敌转变到了内部。

    人家在规则允许之下开始向云昭这个皇帝发起试探,攻击了,云昭就只能在规则范围之内抵抗,还击。

    当然,他身为皇帝,还是有特权的,抵抗不过的时候,就会举起屠刀,从**上消灭这些人。

    对于皇帝来说——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其实是一个美德……

    如果这样做,是错的,那么,历史上那些睿智的开国皇帝也不至于一遍又一遍的向功臣举起屠刀了!

    要知道能开国的人,哪一个不是人杰?

    如果不是到了实在没有办法选的时候,谁会用这种方式来毁灭自己昔日的伙伴呢?

    对于这件事,云昭没有进行过太多的思考,只是参考了历朝历代的前辈开国帝王的行为之后,他就明白——胜利之后,他才会面临最最严重的挑战。

    云昭允许这些人在自己的旗帜下,达成他们的梦想,不允许他们绕开自己的旗帜另立山头。

    而另立山头的后果很严重,非常的严重!

    徐元寿从云昭果断拒绝的口吻中也明白了一件事——云昭不准备让他过多的参与到国事中来!

    这让他非常的失望……因为,他还从云昭的语气中发现了一丝丝危险的气息。

    夏完淳带着父亲参观了整个玉山书院,最后停留在那座由整棵树包着的会议室跟前,对父亲骄傲的道:“蓝田所有的重大决策都出自于这里。”

    “每一次都是由你师傅主持的?”

    夏允彝用手抚摸着这棵巨大的松树,颇有些玩味意味的问儿子。

    夏完淳皱眉道:“所有的重大决策几乎都是我师傅策动的。”

    夏允彝道:“也就是说,蓝田的群臣起到的作用是——拾遗补缺?”

    夏完淳陈恳的对父亲道:“蓝田皇廷是团结的。”

    夏允彝强烈的摆摆手道:“不可能有绝对的团结,不可能,华夏的文化就一直都治人,讲的是与人斗,治于人或被人治,团结并非是主流。”

    夏完淳皱眉道:“我家先生解说《易经》的时候曾经说过,《易经》的比卦,就是团结的精神,一人不成比,与明师相比,与圣贤相比,诚可谓精诚团结。

    《易经》的乾、坤二卦,更是团结精神的集成。

    含章可贞,或从王事,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

    乾卦作为领导,自强不息,带领大家克服困难。

    坤卦作为部属,积极配合领导,事有所成,而不据功。”

    夏允彝听儿子更他说起《易经》,就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儿,明日起就跟随你没用的爹学学《易》,不过,在学《易》之前,你先给我记住一句话。

    这句话便是——“大道,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

    夏完淳愣了一下道:“这句话出自《庄子》。”

    夏允彝在儿子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你管这句话出自那里,先给我牢牢地记住,然后,我们再论其它。”

    夏完淳对于老爹对《易》的理解还是钦佩的,就很谦虚的表示愿意受教。

    父子二人离开古松会议室的时候,已经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候了。

    眼看着大群大群的学生齐齐的向一个地方汇集过去,夏允彝就奇怪的问道:“他们去那里做什么?”

    夏完淳笑道:“是去吃饭,那里便是玉山书院的食堂。”

    夏允彝感慨的道:“怕不是有六千人以上?”

    夏完淳笑道:“加上不在书院的实习生,应该有八千四百余人,如果算上宁夏镇的下院,人数就会超过两万!”

    夏允彝喟叹一声道:“何其洋洋啊……”

    见父亲对这个场面很喜欢,就带领着父亲去了玉山书院饭菜做的最好的一个食堂。

    “这里最拿手的饭菜其实就是韭菜盒子,跟肉包子,别的东西都一般,想要吃好吃的面,就要去第三食堂,想要吃好吃的油饼,就要去第一食堂。

    当然,想要吃更好的炒菜,就要去先生们专用食堂了,那里还有不错的米酒,尤其是红烧猪头肉,初一十五的时候人人有份。

    爹爹身体虚弱,我们就吃点韭菜盒子跟抗饿的肉包子,最后再来一碗白米粥就很好了。”

    “狗贼!”

    一声暴喝从后面传过来,正在给父亲拿餐盘的夏完淳顿时就僵住了。

    夏允彝左右看看没发现可疑的人,就问儿子:“怎么了?”

    只见夏完淳缓缓地将一套餐盘放在父亲手里,然后笑着对父亲道:“有一个总也打不死的破落户,又想挑战孩儿。”

    夏允彝还要问,却发现原本围成一团的学生们忽然间就散开了,留出来了一条长长的通道。

    夏允彝随着通道看过去,只见二十步外站着一个穿了一条沿膝短裤跟一件短褂的大汉,这个大汉正虎目元睁的盯着自己的儿子看。

    夏允彝甚至不用想就能看出来,这个汉子跟自己儿子似乎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

    还以为这是书院,总会有人过来劝诫一下,没想到,那些看热闹的学生们快速的将饭桌搬开,给两人清出来一块足够打架用的空地。

    夏允彝左右看看,他又发现,学生们看起来非常兴奋,就连那些厨子也一个个把脑袋从小窗口探出来,同样的一脸兴奋。

    “吃我金虎一拳!”

    不等夏允彝出声,就看见那个看似凶恶的大汉,挥舞着拳头,就向儿子冲了过来。

    “莫要打架!”

    夏允彝才喊出声,他的声音就被场子里的欢呼声给淹没了。

    再看儿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跟那个叫做金虎的汉子撕打成了一团。

    他眼看着自己的儿子鼻子上被人猛地轰了一拳,鼻血飞溅,他的心都抽到一起了,却发现挨了一记重击的儿子不但没有后退,反而一记鞭腿抽在了那个大汉的脖颈上。

    大汉侧身摔倒,不过,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又站立起来了,重新扑向鼻血长流的儿子。

    “以前老子是尊贵人,总觉得不能跟你这种泥腿子一命换一命,现在,老子落魄了,该你这个贵公子尝尝什么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再一次两败俱伤之后,金虎哈哈大笑着吐一口血唾沫冲着直抖手的夏完淳。

    就在刚才,两人毫无花俏的对了一拳,这让夏完淳痛不可当。

    夏完淳缓缓地将一只手背在背后,单手朝金虎招招手道:“有点意思,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