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二零章云氏的独家学问

第一二零章云氏的独家学问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二零章云氏的独家学问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二零章云氏的独家学问

    云昭的千秋大业进行的非常顺利。

    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焦虑。

    他的大军正在扫荡整个大明,大军所到之处,旧有的秩序就会灰飞烟灭,随着治理官员的进驻,新的秩序又被建立起来。

    这一切都像扫帚扫过肮脏的地面一般清楚明白。

    他的铁甲海盗船正在海洋上游弋,一旦发现目标,这些船就像鲨鱼一般扑向猎物,总能把猎物撕咬成碎片,然后剥夺他们所有的剩余价值。

    他的大臣们已经懂得了一些起码的经济规律,正在制定一些放在后世就是严重*罪的政策,目的就是想把世界上所有的财富都弄到大明来。

    他的商贾们已经开始全部产生了变异,有的变成了毒蛇,有的变成了狼群,有的变成了狮子,老虎,还有的变成了大象,在世界平台上横冲直撞。

    蓝田军队所到之处,哪里的战乱就会平息,所有的不秩序的,不道德,不合情理的,不公平的现象都会消失,在军队与官员的高压之下。

    一向喜欢向土地里播种东西的大明人,终于可以安心的种植自己想要种植的东西了。

    对于帝国的未来,云昭从来就没有担心过,他相信,不出十年,一个繁荣,强大的大明帝国将会再一次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他之所以还是如此的忧虑,完全是因为……他有两个笨儿子。

    玉山书院已经开始出现了类似疯狂水池管理员的数学题,也出现了快手工匠跟慢手工匠之间合作的问题,更出现了从洛阳到长安相向而行的两辆马车的问题。

    不仅仅是这样,由于汉语的博大精深,数量庞大的同义字,同音字,变体字,也对蓝田帝国两个八岁的小王子造成了难以逾越的麻烦。

    玉山书院对于小王子一向是一视同仁的,甚至会因为他们的爹是云昭,从而对这两个小王子寄予厚望。

    不论是学习,还是练武,徐元寿一心要把遗留在云昭身上的遗憾,全部从这两个可怜的孩子身上全部弥补回来。

    当初云昭表现的有多么的妖孽,那么,现在他的两个儿子就要面临多么大的压力。

    “你父亲的算术题从来就不会做错,甚至能给大家出一些有趣味,又有一些难度的算术题。”

    “你父亲在背诵三,百,千的时候堪称过目不忘。”

    “你父亲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可以做策论了。”

    “你父亲的武功不好,却能正确的使用自己的智慧,让自己从不擅武学的困境中逃脱出来。”

    “你父亲……”

    两个每天都处在这种严重打击下的孩子回到家里之后,都需要云昭给两个心肝做很长时间的心理辅导,幸好是这样,才没有让那些人把自己的心肝宝贝逼迫成*。

    每天父子三人泡在澡桶里的时候一般就是这两个被寄予厚望的孩子最快活的时光。

    云彰显得木讷一些,不过这不要紧,这孩子做事情很稳重,而且一旦钻进某一个事情中的时候,往往就能做到全力以赴,这跟他的母亲冯英很像。

    所以这孩子对于一些需要持之以恒的毅力才能干好的事情,一般都干的很好,比如——武学。

    云显就不同了,尽管这孩子今年只有八岁,但是,云昭已经从他身上看到了*的影子。

    他很聪明,但是,他从来就不会把自己的聪明劲用在钻研学问上,他的兴趣明显的很多元,且最喜欢的就是武学。

    一个人呢,兴趣一旦驳杂就完蛋了,因为这表示着他做什么都是半瓶水咣当。

    两个孩子都随母亲的气质多一些,至于云昭,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气质。

    云彰偷偷从父亲的阔口酒杯里喝了一口葡萄酒,对父亲道:“爹,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真的能弄懂所有的算术题,并且比先生们还要厉害一些?”

    云昭回忆了一下自己上二年级时的模样,坚决的摇头道:“不可能,不过那个时候九九乘法表我倒是背的滚瓜烂熟。”

    云彰抓抓脑袋道:“九九乘法表我也能背,爹,先生说你有过目不忘之能,是不是真的啊,你真的看一遍书就能把文章背下来?”

    云昭坚决的摇头道:“没有,都是我头一天晚上预习了功课,第二天再加深一下记忆,基本上就能做到先生们要求的过目不忘,你也可以试试,保证能让先生们吓一跳。”

    “哦,爹爹,你好狡猾。”

    云昭微微一笑,就把儿子从浴桶里捞出来,放在木头台子上给他打肥皂,等孩子全身都被肥皂泡覆盖了,就从澡桶里捞出另外一个接着打肥皂。

    这个就是一个懒的,只要听到父亲跟哥哥两人在讨论有关于学问的话题,他一般都会装死。

    “我听说你被一个叫做薛原的同窗打的很惨?”

    听到这种侮辱性的话语,云显立刻睁开眼睛道:“是两败俱伤!”

    云彰在一边道:“是你败了。”

    云显听哥哥这样说,也就不说话了,耷拉着脑袋准备听父亲训斥。

    跟云显这个谎话精比起来,云彰这孩子只要一张嘴,说的一定是实话。

    云昭没有训斥儿子,继续给光溜溜的儿子打肥皂,一边打肥皂一边道:“武功这东西啊,你爹爹我是没脸说你的,这东西付出一份汗水,就有一份收获,强求不得。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认输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爹,你娘的武功就不好,你武功不好也怨不得你。”

    “是我没有好还练武!”

    云昭跟钱多多两人在云显的眼中就是神一般的人物,他能承认自己失败,绝对不会容忍因为自己的失败牵连到爹娘的名声。

    “明天我帮你!”

    云彰在一边很贴心的安慰弟弟,他在那群孩子里面,是真正的武学高手,属于那种打遍同窗无敌手的那种存在。

    “好!”云显答应了,且答应的很是干脆。

    要知道跟云彰一起练武,就预示着他也要被冯英折磨了。

    很好,洗澡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父子三人就冲掉身上的肥皂泡,披着浴巾离开了洗澡的地方。

    澡堂外边,就是一处玻璃阳光房。

    这里是男人的地方,云昭不准钱多多,冯英以及闺女云琸过来,是父子三人的独立空间。

    已经五月了,所以,阳光房的顶上有遮光的竹帘子,前后窗户也开着,过道里凉风习习,带着阳光房也清凉无比。

    洗过澡,躺在竹床上好好睡会,是很好的享受。

    今天是属于儿子们的,所以,云昭就表现的很好。

    父子之间的感情还是需要慢慢培育的,不能说你生了儿子,儿子就会天然跟你亲近。

    躺在竹床上聊天的环节,永远都是云彰,云显最喜欢的环节,因为,每到这个时候,父亲就会给他们讲一些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东西跟场景。

    “咱们的玉山的火车还不够好,铁路铺设的也不够多,以后至少要铺设三十万里才算是勉强够用,如果我们的疆域扩大了,还要修建更多的铁路……

    下一步就是要铺设从玉山城到长安城的火车轨道,同时,蓝田县到凤凰山大营的铁路也要开始同时动工……

    儿啊,你们想想,当我们用铁路将全大明的城市都连接起来,这些火车铁路就会变成绑缚大明国土不容*的钢铁锁链。

    这事啊,你爹爹看样子是没有办法完成了,等你们以后当上皇帝了,一定要继续修路,修铁路,不论花多少钱,都是非常值得做的一件事情。”

    云彰听得非常认真,云显却有些不耐烦,扯扯父亲的睡衣袖子道:“爹,我要听白熊跟鹅的事情。”

    云昭拍拍云显红扑扑的小脸道:“好,我们再说白熊跟企鹅!

    这两种东西呢,一个生在极北,一个生在极南。

    你们现在已经知道我们脚下的大地其实就是一个倾斜旋转的巨大球体,那么,极北,极南,就在这个球的两端。

    极北之地是一片海洋,而极南之地是一片大陆,这两者唯一类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常年处在冰雪笼罩之下……”

    钱多多就坐在阳光房的外边,那里有好大一簇竹子,她可以看到阳光房里的父子三人,他们父子三人却看不到她。

    每当这父子三人开始在阳光房闲谈的时候,钱多多,或者是冯英就会守在外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哪怕是云春,云花都不成。

    自从钱多多无意中从云显口中知道了他们父子的谈话内容之后,就严厉的告诫云显不得将这些谈话内容外泄,同时,也把事情告知了冯英,对云彰也做了同样的约束。

    直到日头偏西的时候,父子三人才精神饱满的从阳光房出来,准备去大吃一顿。

    看到自己的丈夫带着两个孩子从阳光房有说有笑的出来,钱多多很骄傲。

    自己的丈夫对孩子慈爱且温柔,自己的孩子对他们的父亲也充满了崇敬之心,最重要的是,他们之间还有专门的,秘密的学问作为情感链接,这是极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