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一七章顺利的杀戮催生野心

第一一七章顺利的杀戮催生野心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一七章顺利的杀戮催生野心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一七章顺利的杀戮催生野心

    自从与蓝田云昭发生纠纷以来,左良玉一直在逃,从河南逃到两湖,再从两湖逃到川中,再从川中逃到两湖,然后又从两湖逃去了东南,又从两湖逃去了淮南,最后在安庆府落脚。

    以前的时候,左良玉根本就不是蓝田政事堂商议的主要目的,所以,不管他怎么逃遁,蓝田都不是怎么关心的。

    他的颠沛流离只是这个大时代风云变幻的一个缩影,与蓝田没有太大的关系。

    不过,当他被李岩,黄得功以及二刘,钳制在安庆府之后,他终于逃无可逃了。

    面对雷恒那支武装到牙齿的全火器军队,为了活命,他只能硬着头皮硬顶上去。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投降……

    投降书送去了不下三封,可惜,全部都石沉大海了。

    三年前,左良玉就已经向大明的所有人宣布,他金盆洗手,从此不再关心军伍,国策,将所有军队交付儿子左梦庚,只想当一个老农,了此残生。

    可惜,他的话没有人听,也没有人相信。

    哪怕是传出他的死讯之后,人们依旧固执的认为,左梦庚率领的军队,依旧是左良玉的。

    这几年,左梦庚除过跑路,劫掠之外就没有干过别的事情。

    虽然在两湖之地与张秉忠作战曾经有过几场胜利,但是,好不容易求来的胜利,又被大明朝廷无声无息的给葬送了。

    所以,左梦庚带着自己的老子,跑的更加的快了。

    当雷恒的大军从江西一路扫荡到安庆府的时候,左梦庚再也无路可逃了。

    勇猛的左梦庚想要为自己以及父亲争夺一条活路,在傍晚时分率先向雷恒所部发起最猛烈的冲锋。

    他知道,等到蓝田军队大炮开始轰鸣之后,就万事皆休了。

    左梦庚甚至不指望第二波冲锋,所以,将自己的家眷,以及最勇猛的心腹全部安排在第一波冲锋队伍里,还把自己的其余部下安排进另外两支队伍里,告诉他们,只要被蓝田军队抓住,他们统统都是死路一条。

    左良玉的军队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跟贼寇唯一的差别就是有一个官方的名字。

    就连他们自己也知道,一旦被蓝田军队活捉,想要活着难比登天。

    所以,在清晨时分,三路大军共计八万人马抱着悲壮的决心向雷恒的半圆形军阵发起进攻。

    天上的炮弹如同雨点一般落在地上,而后炸开,掀起一股股气浪,轻松地就把原本还有几分严整的军队打散了。

    八万人,在长达五里的战线上分左中右三个方向突进,即便是被打散了,依旧哭喊着向蓝田军队的阵地进攻,他们期望,只要与蓝田军队混战在一起,战局一定会有所改观,会有一条活路的。

    短短三里长的军阵距离,就仿佛是在天边。

    左良玉身着一身普通的战甲,没有骑马,混在军卒群中,急突猛进。

    虽然天上不时的有炮弹落下来,他总能在第一时间避开炸点,他甚至在进攻的路途中发现,只要是炸过的地方,就不会再有炮弹落下来。

    战场被黑烟笼罩,左良玉相信,这样的烟雾对攻击一方是有利的。

    只是那些被炸的破破烂烂的尸体,让左良玉很难说出这样的结论。

    开始有枪弹在黑烟中咻咻作响,左良玉明锐的知道,蓝田军就在眼前,他小心地趴伏在一个弹坑里,抓过一具破烂的尸体覆盖在身上,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死人。

    那些在匆忙中冲出浓烟的军卒们,眼前才开始发亮,身体就抖动的如同筛子一般,就在一瞬间,他们的身体就被枪弹打成了真正的筛子。

    有时候风会把浓烟吹散,这让左良玉可以清晰地看见对方的军阵,军阵距离左良玉隐藏的地方并不远,按照左良玉测度,按照蓝田军卒激发火铳的速度来看,自己如果避开火铳射击三次,就能冲到蓝田军阵上。

    他极目望去,蓝田军阵果然与他猜想的一样,左右两边的军阵看起来非常的厚实,唯有中间看起来薄弱得多。

    一队骑兵从浓烟中冲了出来,在骑兵身后,跟着大约三百余人,为首的骑兵左良玉看的很清楚,是自己麾下的悍将刘楚。

    左良玉强忍着没有从坑里跳出来,他想再看看,这里是不是还有埋伏。

    事情与他预料的差不多,就在刘楚带领着二十余骑快要冲到军阵前边的时候,他对面的蓝田军卒依旧在不紧不慢的放着火铳。

    就在这些人身前,忽然升起一排粗粗的炮筒。

    “躲避啊。”

    左良玉忍不住大叫出声,可惜,为时已晚,那些粗粗的炮筒里忽然喷出大股的火焰,火焰中夹杂着数不清的黑色铁球,这些铁球甚至在那些手持火铳的蓝田军卒面前形成了一堵墙,这堵会移动的墙很快就横推了出去,将堪堪靠近的刘楚以及以他的骑兵生生撕成了一堆碎肉。

    至于那些已经跟着冲锋出来的步卒,也被这些霰弹打的死伤累累。

    “继续冲啊……”

    左良玉焦急的大喊,可惜,那些已经冲过中线的军卒们却纷纷往回逃,然后被那些蓝田火枪手们一一击杀在路上。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左良玉看了无数次这种没有头脑的进攻,直到攻击变得稀稀疏疏的,左良玉也没有找到比刘楚创造的更好的可以逃出生天的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对面蓝田军中吹起了声音非常刺耳的哨子,那些手持火铳的军卒,正排着队一步步的向前逼迫过来。

    左良玉哀叹一声,缓缓地想后爬……他没有愚蠢的待在原地假扮尸体,他见过蓝田军队打扫战场的方式,每一个被杀死的敌人,都要用刺刀再捅一遍。

    安庆府的城头响起火炮声,一颗颗黑乎乎的炮弹划过天空,最终落在地上,在江南柔软的土地上跳动几下之后,就停在原地不动了,更多的炮弹,直接砸在泥地里,就岿然不动了。

    满身泥水的左良玉继续向前爬,他不敢站起身,那些站起身逃跑的人都被步步逼近的蓝田军卒枪杀了。

    一双满是泥水的靴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随即他就看到一柄闪亮的刺刀向他的脑袋扎了下来。

    左良玉嚎叫一声,翻滚着避开,随即又有更多的枪刺向他扎了下来。

    没有人大喊大叫,众人只是像打地鼠一般的一次次的将刺刀刺下来,每个人都在在心里数数,很想看看眼前这个老贼能避开多少下。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怒吼了一声,这些抱着戏弄心态的军卒们,这才齐心协力的将刺刀一同刺下来,避无可避的左良玉双臂,双腿被刺穿,忍不住大叫道:“我是左良玉。”

    众军兵愣了一下,却看见自己的长官大踏步的走过来,举起火铳,重重的一刺刀将左良玉的咽喉刺穿,然后对部下吼道:“前进!”

    左良玉的嘴里涌出大股大股的血,不一会,就缓缓闭上眼睛,他觉得这个时候死,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安庆府一战,左良玉,左梦庚当场战死,几万人规模的军队,终究还是有人逃了出去,只是,附近的百姓被左良玉大军糟践的实在是太惨。

    那些侥幸逃出去的军卒,也未能挣得性命,杀他们的不仅仅是蓝田大军,还有那些遭受了极度苦难的百姓。

    云昭从人民宫出来,看到长长的台阶上站立了很多人。

    正在迷惑的时候,就听裴仲道:“陛下,今日是人民宫的开放日,关中人听说这里放置了十七方大明国玺,都想来开开眼界。”

    云昭点点头,见自己已经被一些百姓认出来了,就朝那些人招招手,然后就重新走进了人民宫,很明显,今天,前边的门是没法子走了。

    从人民宫的后边出去,就到了张国柱的国相府。

    云昭没心情跟张国柱打交到,因为夏完淳他们偷出来的银子的去向问题,张国柱已经烦了他好几天了。

    军队弄到的银子一半要充作军饷,这是一定的,没有什么好通融通的。

    至于将所有的银子都用在修缮京城上,云昭是不同意的,此时,最重要的还是千疮百孔的民生,至于被李弘基弄了很多大便的皇宫,完全可以放一放再说。

    反正他他是不打算住到那里去的。

    既然已经把顺天府的那座城定成了北都,每年或者几年去一遭就成了,着急修缮皇宫做什么。

    在云昭的规划中,未来的大明不可能只有一座都城,应该在东南西北都安置一座京城,工作重点在那个方向,就常驻那个方向的都城好了,

    至于玉山城,当做日常的工作地就好。

    之所以要如此设立,完全是出于对未来的考虑。

    云昭坚持认为,大明的国土将来会变得非常大,蓝田的界碑也会扩散到任何蓝田大军踏足的地方。

    就像韩秀芬做的那样,将蓝田界碑布置在了马六甲河口。

    人的信心源自于源源不断的胜利,就目前而言,云昭每天都能收到蓝田大军奋勇向前的消息,这些消息反过来也催生了云昭强烈的自信心。

    回到家里,云昭拨动一下玉山书院刚刚只做好的地球仪,对钱多多道:“你昨天说想要一大块草原骑马,你想要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