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零五章地狱的模样

第一零五章地狱的模样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零五章地狱的模样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零五章地狱的模样

    老宦官已经年迈无力,再加上顶着风,他无力的吐出来的口水,被风吹得黏在自己脸上,他却浑然不觉,依旧慢慢地向韩陵山走来。

    “杀陛下之前,先杀我。”

    韩陵山摇摇头道:“我不会杀你,也不会杀皇帝,我只是来看看皇帝,不让他被贼人羞辱。”

    老宦官浑浊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起来,牵着韩陵山的衣袖道:“你是来救陛下的?”

    韩陵山依旧摇摇头道:“我是来送陛下最后一程的。”

    老宦官无力的松开韩陵山的衣袖,跌坐在地上道:“是我太天真了,你们只会来看陛下的笑话,不会拯救陛下,也不会拯救大明。”

    韩陵山道:“大明已经烂透了,需要推倒重建。”

    老宦官满怀希望的瞅着韩陵山道:“可以啊,可以啊,你们可以效法商鞅,可以效法李悝,可以效法王安石,更可以效法太岳先生变法大明啊。”

    韩陵山叹口气道:“大明最大的问题就是陛下。”

    老宦官絮絮叨叨的道:“怎么能是陛下呢,陛下自从驭极以来,不贪财,不好色,勤政爱民,地方上递来的每一封奏折,都亲眼过目,每日批阅奏章直到深夜……前朝皇帝舍不得用一碗羊肉汤都被传为美谈,却不知我大明皇帝为了向天帝赎罪,三年不知肉味……

    为了给百姓减少负担,陛下的龙袍已经有八年未曾更换,宫中妃子的头面,也已经有多年未曾添置新的,皇后亲蚕,缫丝,织布,种菜,不见外客之时,布履荆钗。

    这样的帝后,你们见过吗?”

    老宦官等了片刻,等不到回答,抬头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个高大的披着黑披风的人已经走远了。

    “你们,你们不能没良心,不能害了我可怜的陛下……”

    老宦官匍匐在地上,努力的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韩陵山远去的身影。

    皇极殿的丹樨中间镶嵌着一块重达上万斤的白玉龙图,龙图上的龙面目狰狞可怖,威风凛凛而不可侵犯。

    韩陵山停在丹樨上观赏了片刻,就径直登上了台阶,来到皇极殿门前。

    还好这座雄伟的宫殿大门是关着的。

    韩陵山推开大门,一眼就看见了那座高高在上的龙椅。

    龙椅被铜制丹鹤,荷花,以及宫灯包围着,这是万历皇帝的手笔,如果在往常的时候,尖嘴的铜鹤会喷出云雾一般的檀香烟雾,将铜荷笼罩在烟雾之中,同时,也把高高在上的皇帝宝座映衬的如同高居云彩之上。

    “阿昭应该不喜欢这东西!”

    韩陵山阔步向前,大喝一声,挥刀将铜鹤,铜荷,以及那座高高在上的龙椅从中劈断。

    龙椅的椅背掉在地上,发出一阵轰鸣之音,而韩陵山手中的百炼长刀也随着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鸣响,在空旷的大殿上回响良久。

    秉笔太监王之心就抱着拂尘站在帷幕边上,眼看着韩陵山斩断了大明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而不动神色。

    斩断了铜荷,铜鹤,龙椅的韩陵山就对王之心道:“带我去见陛下。”

    王之心睁开老迈昏花的眼睛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道:“再斩掉我这个秉笔太监的脑袋,你就把事情干全活了。”

    韩陵山道:“我们要大明江山,至于人,迟早会被改变的。”

    “包括我们这些阉人?”

    韩陵山笑道:“现有的阉人应该是最后一批阉人。”

    “不用阉人,皇家血统如何保证?”

    “我蓝田陛下就两个老婆,没有后宫三千。”

    “老夫依旧听说,蓝田的主人对女色有特殊的爱好。”

    “不知道,至少蓝田陛下的老婆没对我说。”

    “咦?你可以见到云昭的妻子?”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好了,*的事情跟我蓝田陛下的老婆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你刚才斩断了华仪!我想云昭不会高兴地。”

    “到时候送他一张虎皮椅子,他就会满意,不要拖延时间,我要去见大明皇帝。”

    韩陵山天生就不喜欢太监,他总觉得这些家伙身上有尿骚味,好好的身体器官被一刀斩掉,哎呀,就此糟糕,简直就是人间大悲剧。

    王之心没有反对带路去见皇帝。

    他们两人穿过皇极殿,来到了后面的中极殿。

    这座宫殿以前叫做华盖殿,嘉靖年间失火之后就改名为中极殿。

    王之心挥舞一下拂尘道:“这里是陛下大朝会之前休息的地方,有时候也在这里勘验农作物种子以及祭司上天之时祝文。

    里面只有里外三间,金砖铺地,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没有需要将军挥刀的地方。”

    韩陵山对王之心拖延时间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满的,直到现在,大明官员似乎还在要脸皮,没有打开京城大门,所以,他还是有些时间可以慢慢欣赏这座宫殿建筑中的瑰宝。

    里面冷冷清清的,皇帝应该不在里面,所以,两人绕过中极殿,来到了建极殿。

    这一次韩陵山主动停下脚步等着王之心给他介绍。

    王之心叹口气道:“这里原本是陛下接见番邦使臣的地方,想当年,跪拜在这座殿外的番邦使臣能排到中极殿那边去,现在,没有了,你这个白身人物也能驱使我这个秉笔太监,为你讲古。

    想当年,无数英杰就是在这里接受殿试,被陛下钦点之后,便有状元,榜眼,探花,从这里骑马沿着御道离开,最后接受万民欢呼……”

    韩陵山拱手道:“多谢,不过你要感到庆幸,如果李弘基来了,我相信他一定有别的法子让你给他介绍皇宫中的景致。”

    王之心点点头道:“文雅之贼与粗鄙之贼的区别就在这里,不过呢,身为宦官,文雅之贼,要比粗鄙之贼难以对付,粗鄙之贼可以欺骗,文雅之贼没法子糊弄。”

    过了建极殿,韩陵山眼前就出现了一座高大暗红色宫墙。

    王之心停下脚步道:“我是外殿之臣,将军如果想要进入内宫,就需要别人来带路了。”

    韩陵山道:“门关着,我可能叫不开。”

    王之心道:“我也叫不开。”

    韩陵山大笑一声道:“那就翻墙进去。”

    说罢,就在地上奔跑了起来,速度是如此之快,当他的双脚踩踏在宫墙上的时候,他居然倾斜着身子在墙面上奔跑三步,然后一探手,他就攀住了宫墙上的琉璃瓦,单臂稍微用力一下,就把身体提上宫墙。

    然后,就消失在宫墙后边了。

    王之心平静无波的面皮抽搐两下叹口气道:“天启年间就曾上书,希望加高内宫城墙,可惜,陛下不听……”

    宫墙后边五百步远的地方,便是乾清宫。

    韩陵山突然出现在宫墙上,引来无数宦官,宫娥的惊慌。

    一些胆子大的宦官见韩陵山只是一个人,便拿出一些木棒,门杠一类的东西便要往前冲。

    韩陵山无视这些人的存在,依旧昂首阔步的向前走。

    宦官们虽然围住了韩陵山,却实际上是在跟着韩陵山一起走路。

    韩陵山来到乾清宫的台阶之下,抱拳高声道:“蓝田密谍司首领韩陵山应蓝田主人云昭之命觐见陛下。”

    声音传进了乾清宫,却长久的没有回应。

    韩陵山并不着急,依旧背着手在宦官们组成的包围圈中安静的等候。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中,乾清宫的大门被打开了。

    韩陵山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张龙椅上的崇祯。

    他的衣衫穿的很整齐,头上的皇冠也戴的非常周正,就连衣服的下摆也是被宫娥们精心调整过的。

    他的要背挺得很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像泥雕木塑的菩萨多过像一个活人。

    一个熟悉的面庞出现在韩陵山面前,却是提督宦官王承恩,此人去过玉山三次,韩陵山见过他一次,只是,此时的王承恩没有了昔日的雍容华贵之态,整个个人显得老态龙钟的没有生气。

    “陛下召蓝田特使韩陵山觐见——”

    韩陵山才要迈步,王承恩几乎用哀求的语气道:“韩将军,您的佩刀!”

    韩陵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随意的挥挥手,手里的长刀便箭一般飞了出去,正好插在一颗巨大的松柏的缝隙里。

    王承恩这才道:“请将军随我来。”

    韩陵山亦步亦趋的上了台阶,最终来到皇帝面前双手抱拳道:“韩陵山见过陛下。”

    崇祯看了看韩陵山道:“为何不跪?”

    韩陵山笑道:“按照我蓝田法制,我的膝盖除过苍天,后土,祖宗爹娘之外,不跪任何人。”

    “尔见了云昭也不跪拜吗?”

    韩陵山笑道:“末将见到我主云昭,如果跪拜,他会乘势坐在我的头上,所以,从来没有跪拜过,以后也不会跪拜!”

    崇祯点点头道:“不跪就算了,反正礼法已经败坏,纲纪已经混乱,上下尊卑秩序已经没有了,这世间啊,阴不阴阳不阳的,鸷鸟横行,猛兽肆虐,鬼怪肆虐,那里还有什么人间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