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

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九十章不能死在黎明

    自始至终,沐天涛都没有问皇帝要过旨意,甚至没有问朱媺娖皇帝对他粗暴行为的看法。

    回到家里沐浴之后再出来,屠夫一样的沐天涛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依旧是那个风度翩翩的良人。

    忙碌了一整天的沐天涛才开始用饭,朱媺娖就站在边上给他布菜,宛若一个娇羞的小媳妇一般。

    吃了一半的沐天涛抬起头看着朱媺娖道:“京城守不住!”

    朱媺娖道:“那就共存亡好了。”

    沐天涛皱眉道:“玉山书院不是这么教导学子的。”

    朱媺娖摇摇头道:“我是公主,不一样。”

    沐天涛拿起手帕擦擦嘴道:“如果有一天,玉山被攻破,云昭一定会跑的,一定会跑的无比坚决。”

    “他是流寇!”

    “又错了,李弘基是流寇,张秉忠是流寇,唯独云昭不是,他一直立身关中,在治理关中,建设关中,一刻都未曾停止。

    不得不说,他从一个小小的贼寇之家,一步步的将自己变成了帝王之家。”

    “在我眼中他永远是贼寇。”

    “这是自然,但是,在天下人眼中他已经成为皇帝了,且是百姓们遴选出来的皇帝。”

    “*,他自比尧舜!”

    沐天涛幽怨的瞅着朱媺娖道:“如果,大明以后的皇帝都是遴选出来的,那么,他自比尧舜确实没有太大的问题。”

    朱媺娖的身体微微颤抖,艰涩的道:“你也看好云昭?”

    沐天涛摇摇头道:“不是看好他,这个天下到了现在已经是他的了,不论是论实力,还是论民心,普天之下,无人能及。”

    “那么,我父皇呢?”

    沐天涛点点头道:“这确实是一个难题。”

    说完话继续低头吃饭。

    朱媺娖带着哭腔道:“这就是你告诉我京城守不住的原因?”

    沐天涛沉默不语。

    随着青州知府葛旭宁在青州与城池共存亡之后,整个山东已经彻底沦陷在了李弘基的马蹄之下。

    随即,沧州,河间,晋州,全面告急,报急文书几乎是一日三遍。

    李弘基的大军已经抵达了河间府边地,目前为止,河间府知府窦文光正在坚壁清野。

    兴平伯李岩屯兵霸州,誓言要与李弘基决一死战……

    自从与蓝田密谍司联系上之后,沐天涛的眼界一瞬间就变得极为广阔。

    他不仅仅知晓自号大顺皇帝的李弘基已经抵达沧州前线,还知道刘宗敏正在向顺德府进发,李锦正在向真定府进发。

    闯贼大军已经断绝了运河,天津也危在旦夕。

    皇帝已经下令,命局势刚刚缓和的辽东铁骑入关,曹变蛟,白光恩,王朴火速增援京师。

    还命监军太监杜勋与没有大同属地的大同总兵姜镶,没有宣府领地的宣府总兵王承胤统领六万兵马,前往济南固守。

    而此时,距离李弘基攻占济南,已经过去了八个月了。

    大同府早就成了李定国养马的地方,而宣府也被李定国弄了几十万农夫种地,大同城,与宣府城直到现在都处在蓝田官吏的托管之下。

    蓝田官吏曾经给大同总兵姜镶,宣府总兵王承胤去了无数公函,希望他们能够回来,好好地治理地方……可惜,这两人没有一个愿意回来的。

    沐天涛的眼界越是宽广,对大明就越是没有信心。此时此刻,他只想痛痛快快的与叛贼大战一场。

    之所以告诉朱媺娖京城人心涣散根本就没法子守卫,就是希望朱媺娖能理解他的苦心,劝说皇帝早日离开京城南下。

    沐天涛甚至相信,借道蓝田应该是皇帝最安全的一条南下之路。

    可是,这句话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朱媺娖忽然坐到了沐天涛的腿上,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对他道:“我陪你战死在这里吧!”

    沐天涛揽住朱媺娖还在颤抖的腰肢道:“能活为什么一定要求死呢?”

    朱媺娖摇头道:“没活路了。”

    沐天涛道:“可以南下的。”

    朱媺娖摇摇头道:“不可能了,应天府知府史可法决意起兵勤王,人马,粮草,甲胄都准备好了,他忽然发现,这支大军并不肯听他的。

    不仅仅兵马不肯听他的,就连南京城里的勋贵们也反对起兵勤王。

    白光恩,王朴,曹变蛟也迟迟不来,说是没有粮秣,军械,无法开拔。

    我父皇*了,趁着他昏迷过去的时候,我偷偷看了这些人的奏章,世兄,如你所言,大明完了。”

    沐天涛将绝望的少女抱起来放在锦榻上,在她的额头亲吻一下道:“你已经很疲惫了,在这里是安全的,你可以睡一会。”

    朱媺娖含羞带怯的看着沐天涛道:“陪陪我。”

    沐天涛笑道:“不急于一时,我们有的是时间,如果你父皇肯让你下嫁于我,以后我们会过得很好。”

    朱媺娖探手拉住沐天涛的衣袖道:“等我睡着再走……”

    沐天涛笑了一下,就坐在锦榻边沿,牵着朱媺娖冰凉的小手,跟她说起书院的梁英……

    这是他们两人单独相处时永远都说不腻的话题,有些蠢,又有些精明,还有些古怪的梁英总能给他们制造足够多的新鲜话题。

    “我离开玉山书院的时候梁英对我说,我如果愿意留下,她可以考虑嫁给我……我告诉她,就是因为考虑到她有嫁给我的可能,我才跑路的……你没看见她的脸色,都快变黑了。”

    “哈哈哈……”

    “还有一次,这个臭婆娘居然告诉我,想不看你洗澡的样子,还说她可以帮我在墙上挖洞……”

    “下流!”

    “没错啊,我也是这么说的。”

    “哈哈哈,后悔不?”

    “不后悔,以后可以慢慢看……”

    “瞎说……我好困啊。”

    “那就闭上眼睛,好好的睡,我就在外边守着你。”

    “别撕扯我的衣衫……可以慢慢解开……我没有带换洗衣衫……”

    沐天涛笑着将毯子盖在朱媺娖的身上,低声唱道:“螃呀么螃蟹哥,

    八呀八只脚,

    两只大眼睛,

    一个硬阔阔。

    一个螃蟹八只脚,

    两只眼睛那么大的阔,

    两把夹夹尖又尖,

    走起路来么辗也辗不着,

    一个螃蟹八只脚,

    钻进水涭辗也辗不着,

    两把夹夹尖又尖,

    夹着哪个甩也甩不脱,

    螃呀么螃蟹哥,

    八呀八只脚,

    两只大眼睛,

    一个硬壳壳。

    螃蟹螃蟹哥哥,

    一个一个阔阔,

    八只八只脚脚,

    求你莫来夹我,

    一个螃蟹么八只脚,

    两个夹夹么那么大的阔,

    走起路来么辗也辗不着,

    要是被它夹着甩也甩也甩不脱,

    螃呀么螃蟹哥,

    八呀八只脚,

    两只大眼睛,

    一个硬阔阔……”

    沐天涛唱了很久,这是母亲曾经唱给他的儿歌,今天不知怎么的,看到朱媺娖惊慌害怕,又有些倔强的模样,忍不住想要安慰她,而这首总能让他平静下来的儿歌,对这个可怜的公主应该也是有效的吧……

    别的女子进了玉山书院之后,总会掀开人生的一个新篇章,可是,这个小女子不成,他的父亲已经把她的家毁掉了。

    门外的薛秀才已经在门口出现两遍了,沐天涛知道,应该是蓝田密谍来了,那些人总是很守时,说好的时间从来都不会改变,如同他在玉山见过的那座巨大的自鸣钟一般精确。

    朱媺娖将她的衣袖抓的很紧,沐天涛就脱下外衫,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就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厅堂,他刚刚离开,朱媺娖洁白的小脸上就滚落了一串泪珠。

    关上门,吩咐侍女好生看护,沐天涛就径直跟着薛秀才去了沐王府硕大的后宅。

    看到后宅停着七八辆大车,沐天涛微微皱眉对两个胡乱遮盖一下眉眼的黑衣人道:“你们是怎么把这些运进来的?”

    一个声音熟悉的黑衣人摊摊手道:“装货,运货,然后就送到你家后宅角门,这个老家伙打开门,我们就进来了。”

    沐天涛有些悲愤的道:“守城的人是死人吗?”

    黑衣人嘿嘿笑道:“我怎么觉得你不想要货?”

    沐天涛道:“多少货?”

    一个黑衣人掀开一辆马车上的油布,指着马车上的二十几个木桶道:“火药一千两百斤。”

    另一个黑衣人掀开另一辆马车的蒙布道:“手雷五千枚。”

    随着马车上的蒙布一一被揭开,沐天涛长叹一声。

    一千两百斤火药,五千枚手雷,八百杆燧发鸟铳,六百枚火油弹,三百枚磷火弹,三万枚炮子,就这样被蓝田密谍大摇大摆的送到他家的后宅。

    沐天涛甚至想不明白,那些在外边盯着他家的哨探都去了哪里,难道说他们也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吗?

    声音熟悉的黑衣人摊开手道:“承惠纹银五万两。”

    沐天涛指着前厅道:“银子有的是,你们能拿走吗?”

    黑衣人笑道:“卸货,装银子吧。”

    很快,马车上的货物就被卸下来了,满满当当的摆了一屋子,同时,五万两银子也装到了马车上,为首的黑衣人又对沐天涛道:“这仅仅是一处藏货,担心你急用,就先给你送来了。

    如果你还有银子,我们再接着谈下一笔买卖。”

    沐天涛道:“有多少,我要多少。”

    黑衣人叹口气道:“别把自己逼死,好日子就要到来了,就像我们陛下说的,大家都要保重好身体,死在黎明前那就太冤枉了。”

    沐天涛道:“我不会死。”

    黑衣人大喜,拍着沐天涛的肩膀道:“好样的,只要你不找死,就你在书院里学到的东西,足够让你安稳的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