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六十三章奇货可居

第六十三章奇货可居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六十三章奇货可居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六十三章奇货可居

    从很久以前,大汉族在团结异族人的时候,大多数喜欢用怀柔手段!

    事实证明,如果没有强大的武力监视,怀柔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怀柔出一堆祸害。

    很多时候,我们怀柔异族的时候,只感动了我们自己,至于异族人——只要汉族人还处在统治位置上,他们就觉得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每当异族人统治汉人的时候,他们又不肯用同样的怀柔手法来对待汉人,而是穷尽杀戮,剥削,削弱之能事。

    因此,人数众多的汉族只能成为领导者,这是大势所逼。

    毕竟,汉人太多,占据的土地最多,也是最有学问,最有前瞻性的种族,只有成为这片土地的统治者,才是一个相对公平的选择。

    历史进程其实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弱肉强食的进程,就在这个时候,美洲大陆上的尤卡坦半岛,危地马拉和伯利兹的玛雅人王朝正趋于灭亡。

    在二十年前登陆北美洲的五月花号纵帆船上的一百零二个英国清教徒,正在用烈酒向印第安人交换土地,再过一百多年,他们就会向印第安人赠送带有天花病毒的礼物……

    相比从未变成文明国度的野蛮的西方人,汉人更加清楚该如何面对异族人。

    满清在蒙古人身上使用的减丁灭户策略,云昭是知道的,作为执政者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政策,因为在大清国有生之年,蒙古除过一两次叛乱之后,大部分时间都非常的平和。

    从政策效率来看,这是一个有效的政策。

    不过,云昭不想用这个政策,不是因为这个政策太残酷,而是因为,云昭需要蒙古人一路向西去帮助他探索未知的北海,甚至是北海以北的广袤大地。

    在云昭的计划中,大明疆域不但要一路向北,还要一路向西,一路向西南……也只有这三个方向才有一点扩张的余地。

    对于大西北,云昭实在是太熟悉了,仅仅是河西走廊他就去过十九个县,真正考察过的县就有十一个,所以,对那里的问题,他是知道的,并且因为报告做的不好,背了一个警告处分。

    那个时候,他对河西走廊毫无发言权,就连建议权都没有,现在,他什么权力都有——甚至包括杀戮权。

    西北的异族人大多数没有土地概念,所以,只要你动手驱赶,他们就会离开……

    在他们看来,土地是天神赐予的,既然人间的帝王不允许,那么——离开就是。

    与悄悄归来的孙国信长谈一夜之后,云昭发现自己好像拥有了一件更好的武器,于是,在天不亮的时候,他就匆匆给裴仲下令,邀请长安城中最著名的毛拉,阿訇前来玉山,共同商量在玉山修建大庙的事宜。

    全面打造玉山!

    云昭对于打造一个什么东西非常的擅长,至少,在以前,他就打造过一个叫做‘花村’的农村,改造的过程极为简单。

    就是借助这个村庄比邻城市的优势,在村子里种了很多的花,修缮了村中的道路,粉刷了农户家里的外墙,清除了所有的旱厕,保护了六十一棵上百年的老梨树。

    整理了一些早就消失,却有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粗粝食物,并且把它们堂而皇之的印在菜单上。

    然后——就在城市里大肆的宣扬这座村庄古老的文化跟与人为善的秉性,并且拉来一些年岁极大的老人告诉城里人,这里的百姓是如何的良善,是如何的好客,是如何的淳朴。

    等这些事情办完之后,他就去央求公交公司,开通了从城里到‘花村’的公交。

    ‘花村’开张的时候——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热闹了足足三年时间,后来听说,因为质次价高缘故,去的人就很少了。

    即便是如此,村民们得到的收益,依旧高于种田。

    玉山本身就有成为神山的所有硬件,现在,云昭很想把玉山打造成一座集文化,宗教之大成的一座神山。

    孙国信说的很对——不要担心人们的信仰,官府要做的事情是要人们敬畏神灵,并且一定要敬畏所有的神灵——然后,当一个人什么神灵都信仰,都畏惧的人,也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一个无神论者了。

    大部分汉人就是这样的,他们进寺庙会拜佛,进道观会拜神,遇见城隍庙会烧香,见到土地庙会停下来祈祷,甚至见到耶稣,阿拉庙也会衷心的祷告一番。

    反正,在汉人的心里,多拜拜神佛没有坏处。

    将寺庙里的神职人员变成服务人员,且不能让他们变成宣传人员,这中间的差别太大了,一定要谨慎。

    如今的玉山上,有关中乃至大明疆域内最大的耶稣庙,有仅次于布达拉宫的喇嘛庙,云昭认为修建一座巨大的阿拉神庙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当然,汉人的佛庙与道教的神庙一个都不能缺。

    这么多的神仙挤在一起,很可能会产生出云昭预料不到的奇迹。

    修建一些金碧辉煌的建筑很容易,往这些建筑蒙上一层神佛光芒就是很难的一件事了。

    不过,孙国信说这是他的事情,不需要云昭多操心。

    对于一个在草原乃至雪山上万人跟从,且顶礼膜拜的活佛,孙国信应该有这样的本事。

    这些天来,云昭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跟兄弟姐妹们交谈。

    他跟韩秀芬谈大明世界控制海洋的重要性。

    他跟李定国谈拥有一个无限纵深国土对大明的意义。

    他跟徐五想谈中央帝国对于百姓素质的要求。

    他跟段国仁谈西域乃至藏区对中华的意义。

    他甚至跟施琅谈统治台湾海峡并且在大明海外形成第一道保护岛链的重要性。

    他跟獬豸谈进一步深化律法约束保护百姓生活的功能。

    跟朱雀谈一个平静祥和的东南对整个大明世界的意义……

    总之,这些天他很忙。

    这些谈话都是推心置腹,谈话的环境是精挑细选的,裴仲甚至连他们谈话时该点什么样的香都提前做了准备。

    开大会就是这个样子。

    提前谈话,统一思想,广泛的接纳意见,而后达成一个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合约,最后通过代表大会统一表决之后施行。

    在大会上,有意见的会是商人,农夫,以及手工业者,这无关紧要,该妥协的妥协,该坚持的坚持,哪怕争吵起来都不要紧,反而会让大会显得更加真实,更加的隆重。

    夜深了,云昭还在逐字逐句的查看自己将要发表的纲领性讲话,这个讲话中,不允许有一个字产生歧义,更不允许有一个字被人诟病。

    云昭看完了最后一个字,长吁一口气,在文书上用了印信,做了批示,裴仲就小心的捧走,准备刊印,作为大会上最重要的会议文件下发给每一个代表。

    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凉茶,云昭将脑袋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

    韩陵山走过来道:“李洪基,张秉忠派来了使者,希望可以参加这场大会。”

    云昭挥挥手道:“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

    韩陵山皱眉道:“这样会坚定这两个巨寇跟我们做对的决心。”

    “他们早就知道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让这些人暗中参与大会,这没必要,大会必须是庄严肃穆的,且一定要纯粹,不能掺杂别的东西进来。”

    “好,拒绝他们也成,问题是大明首辅陈演也派人前来,准备旁听大会。”

    云昭愣了一下道:“首辅不是周延儒吗?”

    韩陵山笑道:“洪承畴辽东战败,周廷儒罪在不赦,被废黜下狱了,改为陈演。”

    云昭摇头道:“陈演?”

    韩陵山道:“根据宫中传来的消息,皇帝之所以会降罪周廷儒启用陈演,目的在于迁都!”

    “迁都?”

    “没错,皇帝已经发现京城不可守了,就准备迁都去南京以图后势,他自己如果提出迁都,会被贻笑万年,并且违背了祖制,就希望由陈演来主动提出迁都事宜。”

    云昭皱眉道:“陈演是什么态度?”

    韩陵山道:“陈演觉得自己的名声也很重要,不肯出这个头,目前正在跟皇帝对峙,希望皇帝重振精神,挽大厦于将倾。”

    云昭叹了口气道:“这是要皇帝死在京城啊。”

    韩陵山摇头道:“他们现在即便是想要撤退到南京,也无路可走了。”

    云昭皱眉道:“怎么就无路可走了呢?可以从真定府走山西入河南过开封……”

    云昭说着,说着,声音慢慢的低下去了。

    韩陵山道:“山西的大半在我们手中,河南大半在我们手中,再往前走,就是李洪基的地盘……不管是我们,还是李洪基,对皇帝来说都是一样的。

    所以,只能从天津出海,可是,大明水师早就破败不堪,能出海巡航的只有商船,没有战舰,乘坐商船出海,海路上一样不平安,郑经,倭寇,西洋人,再加上施琅他们,更加的危险。”

    “陈演这些人一样没有活路。”

    韩陵山叹口气道:“人家陈演可不这样看,他们觉得自己手里握着皇帝这个盖世珍宝,不论是谁进京,他们都有奇货可居。”

    云昭愣了一下道:“你说的奇货是指皇帝?”

    韩陵山道:“可不就是皇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