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五十四章坚持,是一种美德

第五十四章坚持,是一种美德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五十四章坚持,是一种美德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五十四章坚持,是一种美德

    自从韩秀芬认识云昭以来,自家县尊就一直处在缺钱状态中。

    不论他们弄来多少钱,一个转身之后,库藏司的姐妹们的脸色又会变得很难看。

    她们就很不明白了,县尊为什么从来就留不住钱!

    钱多多手里多少还有钱,可是,就她钱多多手里的钱,还没有被库藏司的姐妹们看在眼里,与蓝田库藏相比,钱多多手中的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韩陵山,徐五想,张国柱,韩秀芬这些人不这么看,他们更看重这些钱是被怎么花出去的。

    与蓝田大业相比,些许钱财完全不值得一提。

    相比堆满库房的金银朱贝,他们更喜欢看到繁荣的城市,富庶的乡村。

    至于钱——没有了再去找就是了。

    克里斯蒂亚诺男爵没有死,只是活的不太好。

    他喜欢挂在脖子上的大勋章,如今依旧挂在他的脖子上,这是他的荣耀,韩秀芬不是一个喜欢剥夺别人荣耀的人。

    整个南洋之上只有一艘铁甲舰,如今就是韩秀芬的旗舰——蓝田号。

    就是因为有这艘船,韩秀芬才敢参与刮分葡萄牙舰队的活动中。

    而英国人西班牙人之所以敢参与进来,原因是葡萄牙在欧洲海战失败了。

    在三十五年前,荷兰人在马六甲海战中击败了葡萄牙人,导致强盛于一时的葡萄牙丧失了大部分南洋的利益,从哪之后,葡萄牙人很难在南洋有所作为。

    这一次,同样是荷兰人与葡萄牙人的海战,只不过这一次的海战发生在大西洋,葡萄牙人损失了五十六艘战舰,并且被荷兰人轰击了海港。

    所以,在未来的五年之内,留在南洋的葡萄牙人将没有任何支援。

    英国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蓝田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都若有若无的对葡萄牙人流露出来了恶意。

    葡萄牙人知晓自己的处境,于是,悲愤的克里蒂斯亚诺男爵在权衡之后放弃了整个葡萄牙舰队,自己带着十几个水手,乘坐一艘很小的补给船,准备悄悄地离开南洋。

    他知道,如果葡萄牙人再损失了南洋财宝之后,想要恢复昔日的强大,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于是,为了葡萄牙海军的未来,克里蒂斯亚诺男爵逃跑了。

    这就是克里蒂斯亚诺男爵的自诉。

    这一番话,让韩秀芬,雷奥妮听得目瞪口呆,过来半天,雷奥妮才道:“你真的不是为了你的家族,而是为了葡萄牙?”

    克里蒂斯亚诺悲伤地道:“葡萄牙太小了,经不起这种程度的失败,多年以来,我们致力于避免战争,不想参与到欧洲的战争中。

    可是,荷兰人不同意,他们对我们充满了敌意,而西班牙人也已经从陆地上对我们发起了进攻,不论我们如何卑躬屈膝的承认他们的统治也没有用,他们已经占领了我们,现在又要拿走我们的尊严。

    大海,是葡萄牙人最后的自由之地,现在,我们连大海也要失去了。

    尊敬的秀芬·韩男爵,我听说遥远的大明一向是礼仪之邦,现在,我,克里蒂斯亚诺男爵,请求您,将这一笔财富留给葡萄牙,你将在大海上收获一个坚定的盟友。”

    韩秀芬听了这个悲伤地故事之后,哀叹一声,站在船舷上眺望着眼前翻飞的海鸥,用最怜悯的语调对克里蒂斯亚诺男爵道:“写下你的投降书,用上你的印鉴,告诉所有流浪的葡萄牙人,他们可以投降我蓝田海军,接受我蓝田海军的调遣。

    如此,他们或许能活命,否则,他们将会成为奴隶,被贩卖去遥远的东方——永世为奴!”

    克里蒂斯亚诺点点头道:“很好地主意,也是一个仁慈的主意,我这就写,不过,尊敬的男爵阁下,我希望能够继续成为这支蓝田所属葡萄牙舰队的司令官。”

    韩秀芬摆摆手,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巨汉就从桅杆处走过来,单手提起克里蒂斯亚诺男爵的身体,将他丢在肩膀上,扛着走下了船舱。

    雷奥妮听着克里蒂斯亚诺男爵微弱的求告声低声道:“我总觉得这个家伙不老实。”

    韩秀芬道:“不管他老实不老实,我们到了火地岛上之后,如果没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就把他丢进火山口,让他进入地狱。永远休想爬出来。”

    雷奥妮笑道:“这样做最好,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葡萄牙人不敢运回国内的宝藏了。”

    火地岛是一座黑色的岛屿,是火山喷发之后才形成的一座小岛。

    在海岛靠海的地方铺着厚厚一层肥沃的火山灰,海鸟们将植物种子通过粪便丢在火山灰上之后,这里就出现了茂盛的植物。

    当然,偶尔飘荡到这里的椰子也留在海滩上生根发芽,孕育出一片片茂密的椰林。

    在冒着烟的山顶上,整座山峰还是黑色的,且寸草不生,火山湖总是有一个缺口的,就在这个缺口处,火山喷发后的酸水被雨水浸泡之后就形成了纯度很高的硫磺。

    这东西是制作火药必不可少的材料,韩秀芬之所以要来火地岛,寻找葡萄牙人的财宝是一个方面,过来开采硫磺也是一个重要的工作。

    张传礼带着一千多个黑水手去开采硫磺了,韩秀芬则带着蓝田军卒带着萎靡不振的克里蒂斯亚诺男爵去寻找藏宝地。

    “你会杀了我吗?秀芬·韩男爵?”

    “韩男爵,贵族是不杀贵族的,您不能这样做,这不是一个优雅贵族的做法。”

    “男爵,我可以通过缴纳赎金来获取我的自由,这是《贵族法典》说规定的,您不能违反。”

    韩秀芬笑道:“贵族的第一要义就是诚实,你若做到诚实,我就会遵守《贵族法典》,允许你的家族用等重的黄金来赎你。”

    雷奥妮在一边笑道:“男爵,你应该相信我们的男爵大人,她一向心慈手软,只要你履行了你的承诺,我们就会履行我们的承诺。”

    雷奥妮的话多少给了克里蒂斯亚诺男爵一点信心,走到路虽然跟人皮地图稍微有一些偏差,方向大致还是对的。

    腿上被剥掉好大一块皮的克里蒂斯亚诺走的并不快,不过,有韩秀芬的奴隶巨汉帮忙,一干人很快就来到了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前边。

    韩秀芬看了一眼遍布山洞口的乱石,就对克里蒂斯亚诺男爵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欺骗了我,后果很严重,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一族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克里蒂斯亚诺有气无力的道:“就是这里,你可以进去拿走我们的财宝了,如果你看不见,那是你的眼睛被**遮蔽住了。”

    韩秀芬瞅着山洞口一棵一尺粗细的灌木低声道:“这里已经有五十年的时间没有人来过了,最少。”

    “这些树是我们特意移栽过来的。”

    韩秀芬看一眼黑衣众,就有一个手脚灵活的山贼走了过来,提着一盏用玻璃笼罩起来的灯一步步的走进了山洞。

    随即山洞里就发出一阵阵轰鸣声,在韩秀芬焦急的等待中,那个黑衣众灰头土脸的爬了出来,咳嗽一阵之后对韩秀芬道:“山洞很深,里面有酸湖,刚才差点掉进湖里,这里不是人能待得地方。”

    雷奥妮抽出长刀架在克里斯蒂亚喏男爵的脖颈上道:“你敢欺骗我们?”

    克里蒂斯亚诺低着头道:“财宝是属于葡萄牙的,你们不能拿走。”

    韩秀芬点点头道:“你的行为让我非常的尊敬,可是,财宝我们很需要,这些财宝会变成很多有用的东西,可以支持我们的作坊做出更多的东西,可以让我们的农夫生产出更多的粮食。

    也能让我们的市场更加的繁荣,当然,也能帮助我们制造出足够多的舰船。

    说吧,克里蒂斯亚诺,我已经见证了你对葡萄牙的忠诚,现在,该为你自己考虑一下的时候了。”

    克里斯蒂亚诺男爵抬起头瞅着天空中的太阳悲伤地道:“我也是一个贵族,只要是贵族说出来的话就毫无真诚可言。

    韩男爵,你不会允许我活下去的,就像你如果落在我的手中我也不会允许你活下去一样。

    既然都是死,我不介意在临死前再受一些痛苦,唯有如此,去了天国之后,我的主才会加倍宠爱我一些。”

    雷奥妮狠狠地拖动自己的长刀,她在克里蒂斯亚诺男爵的后背上划出一道半尺长的血口子,立刻,割开的伤口如同大嘴张开,血流如注。

    克里蒂斯亚诺惨叫一声,跪在地上张开双臂朝天空大叫道:“主啊,我在为您受苦!”

    雷奥妮又一刀劈在他的后背上,立刻,男爵背上就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十字,虚弱的男爵蜷缩在地上满身沾染了火山灰,他还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天空喃喃自语:“主啊,记住我今天受的苦。”

    韩秀芬见雷奥妮还准备下刀子,就阻止了她道:“停手吧,施刑是为了达到目的,如今不能达到目的,那就是残暴,我们没有必要继续残暴……

    把他丢进火山里去吧。”

    “这样我们就找不到宝藏了。”雷奥妮有些不甘心。

    韩秀芬瞅着已经陷入自我麻醉状态的克里蒂斯亚诺男爵道:“他已经告诉财宝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