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三十章也无风雨也无晴

第三十章也无风雨也无晴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三十章也无风雨也无晴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三十章也无风雨也无晴

    张二狗悄悄地将头探了出去,四处瞅瞅,然后又快速将脑袋缩回来。

    背靠在土坑里的杨平道:“看见什么了?”

    张二狗道:“什么都没看见。”

    杨平叹口气道:“我们已经快要抵达长沙了,要是还抓不到足够数量的贼寇,队长不会饶过我们的。”

    张二狗无奈的道:“要不,我们进长沙城?”

    杨平横了张二狗一眼道:“胡说八道,要是能进长沙城,将军早就进去了,轮不到我们,走吧,回去。”

    张二狗打一声唿哨,野地里便站起来了七八个身着黑衣的蓝田军卒,随着杨平的指令端着自己的火枪,不理会长沙城外惊慌的人群向回走。

    “头,你说将军要那么多的俘虏做什么?”

    “种地,干活,整修武昌城。”

    “你说,这里的老百姓干嘛这么怕我们,明明我们比杨文秀待百姓好。”

    “主要是我们县尊的名声不好,百姓们被吓坏了。”

    “胡说八道,县尊多好的人啊。”

    “我们知道,你指望这些百姓知道?当年县尊派人在武昌城杀左良玉闺女的事情,城里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就给百姓留下一个县尊更喜欢杀人的种子。”

    “怎么杀的?”

    “密谍司十一个密谍甲士杀透长街,据说误伤不少人。”

    “哦,该杀!”

    一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等走出杨文秀所属视线之后,他们才从散兵线回归了队列,排着队向落日的方向走去。

    才回到军营就发现今天的军营与往常有很大的不同,就连经过的各道岗哨上的兄弟,都站的笔直,目视前方对他们这群人归营视而不见。

    而军营里乱七八糟的模样完全看不见了,泥地上都看不见一根草。

    平日里喜欢躺在躺椅上睡觉的百户队长此时穿着整齐的军服站在一个房子门口,排在队长前边的是千夫校尉,跟自家队长一个模样。

    军营里多了一些陌生的家伙,这些人同样穿着黑衣,只是他们的胸口上只有一块黄铜牌牌,上面没有任何标记。

    一个上了年纪的黑衣人见他们这群人带着武器回营了,就走上前来,用查看奸细一样的目光扫视一遍杨平这些人。

    确定他们是自己人之后,就傲慢的朝左边指指,示意他们从那边走,不准继续前行。

    杨平,张二狗等人被这个没有标记的黑衣人的无礼模样激怒了。

    “你们是哪里的辅兵?”

    上了年纪的黑衣人见杨平发怒了,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用指头掸掸自己的胸牌道:“玉山城的辅兵云大,见过队正。”

    “你没有敬礼!”雷恒军中一向重视礼仪,辅兵见正兵还是需要立正敬礼的,不管面前这人是谁,杨平觉得自己坚持规矩就不会有错。

    云大笑道:“别找麻烦,从左边归营吧,看你们也在外边忙碌了一天,回去休息吃饭吧。”

    杨平还想继续质问一下,却被张二狗从背后扯扯袖子,随着张二狗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家大队长正怒视着他们。

    杨平忽然想起军中的一些传说,心头一凛,也不说话,就准备带着部下绕道回营房。

    “回来了?”

    一个平和的声音从房门处传来。

    杨平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黑色军服的青年男子,正朝他们这群人走过来,而跟在这个青年人身后的人赫然就是雷恒将军。

    “回禀上官,七营六队第七小队队正杨平归营。”

    云昭看看这十个满身泥水的军卒,没看见他们带回来什么战利品,就微微笑道:“怎么,没有收获?”

    杨平大声道:“回禀上官,城外全是百姓,没有找到贼寇。”

    云昭听了杨平的话回头瞅瞅雷恒道:“还不错,至少没有养成杀良冒功的坏习惯。”

    雷恒陪着笑脸道:“怎么军中可不兴这个。”

    说完话,就对杨平道:“归营吧。”

    杨平等人郑重的敬礼之后就跑步从左边归营了。

    云昭背着手在营地里走了两步对雷恒道:“说是拿下武昌就好,你们怎么跑到长沙城下了?

    这中间,可隔着七百里地呢。”

    雷恒笑道:“县尊有所不知,我们进驻武昌之后,岳阳的敌军也撤退了,王贺凭借自己的一些伙计就占据了岳阳,既然都是自己人,自然也要把岳阳纳入大军护卫圈子。

    这岳阳到长沙不就剩下三百里地了,咱们的哨探抵进监视长沙敌军,这不,前进营地可不就在长沙三十里地以外了吗?”

    云昭叹口气道:“张秉忠的义子杨文秀就没有找你的麻烦?还是说,你在故意找杨文秀的麻烦?”

    雷恒道:“大军在外靡费甚巨,若无寸进,有负县尊所托。”

    云昭笑道:“算了,军人若是没有进取心,也算不得一个好军人,不过,你要做好被张国柱,韩陵山他们的埋怨的准备。

    土地是拿下来了,如果治理跟不上,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拿下来跟没拿下来有什么区别?

    按照我们的计划,你必须等张秉忠全盘拿下江西,然后才能进军大湖以南。”

    雷恒笑道:“咱们如果不在后面逼迫一下张秉忠,这些贼寇就不愿意卖命进攻江西。”

    云昭见雷恒有些无赖,就笑道:“好了,跟我回岳阳,别给张秉忠太大的压力,你要体恤一下人家,江西的官兵,士绅们这一次算是在咬牙抵抗呢。

    一时半会,张秉忠还夺不下江西。”

    雷恒咬咬牙道:“末将以为,我们应该尽快拿下湖南与江西,争取打通与福建的联系,这样,潮州这片飞地就活了。

    我听说施琅与朱雀如今在潮州的日子并不好过,西南海商们已经结成联盟准备共同对付他们呢。”

    云昭白了雷恒一眼道:“施琅,朱雀他们的处境我比你清楚,你就没有想过,我们一旦如你所说打穿了这条通路,崇祯皇帝就会丢掉一大半的江山,而西南这些地方在我们的力量没有完全进驻之前,会成无主之地。

    到时候又是遍地的草头王,而安南都统使司的交趾人,如今已然脱离了我大明统治,一旦西南与大明失去联系,安南一带就会大乱。

    如今,镇南关诸位守将还算勤勉,宿卫国土兢兢业业,钱少少的使者已经去了镇南关,那里的守将多为戚家军旧部,希望能说动他们。

    所以说啊,条理很重要,别着急,有你们急如星火一般进攻的时候。”

    雷恒见云昭只批评了自己向前冒进的事情,却没有说他他将这条战线变粗的事情,心中也就有了计较,既然不能将战线拉长,那就扩粗好了。

    跟贼寇们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了,雷恒已经看清楚了这些贼寇们色厉内荏的本质。

    不仅仅贼寇们是色厉内荏的货色,就连大明官兵也是如此。

    自从离开了关中,整个军团将近八万人连一场像样的仗都没有打过,这才是最让雷恒郁闷的事情。

    雷恒在恨天下无敌手,洪承畴却正在苦苦支撑。

    眼看着建奴步卒潮水一般的扑上来,又潮水一般的退下去,每一次交战,都会在城下遗留很多的尸体,都让洪承畴双目通红。

    因为,双方战死的将士都是汉人。

    火炮还在零星的响动,每一声响,都会在撤退的敌军群中留下一条血肉模糊的空隙。

    “督帅,孔友德的人马退了,吴三桂的骑兵追杀出去了。”

    宣府总兵杨国柱匆匆的前来禀报。

    “吴三桂兵马不可离开城池百丈,这一点交代了吗?”

    洪承畴坐直了身子,掸掸身上的灰尘淡淡的道。

    杨国柱点头道:“这一点吴将军应该明白。”

    洪承畴笑道:“在这松山堡如果能让建奴流干血,我们之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杨国柱道:“孔友德这个狗贼是死心塌地的要为建奴卖命了,接连攻城六次,且死战不退,昔日在毛文龙麾下与建奴作战之时,也不见他如此卖力。”

    洪承畴冷笑一声道:“不过是冢中枯骨而已。”

    炮声停止,吴三桂的骑兵已经出现在城下,追杀敌军一阵之后,见,建州骑兵在缓缓逼近,在听到一声锣响之后,也就收兵回城了。

    此时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洪承畴看看天边的乌云,对杨国柱道:“今晚恐有暴雨,对火炮,鸟铳不利,需提防建奴偷袭。”

    杨国柱道:“末将明白,定不让建奴得逞。”

    吴三桂的骑兵归营了,对面的建奴骑兵也就缓缓退下,隐约能听见对面的号令声,看样子,今日的战事应该告一段落了。

    回到帅帐,洪承畴洗漱一下,老仆洪福就凑过来道:“相公,蓝田来人了。”

    洪承畴坐在桌子面前端起饭碗道:“来的是谁?”

    洪福道:“辽东密谍司首领陈东。”

    洪承畴皱着眉头道:“怎么是他来了?云昭说不会轻易动用密谍司的人来联系我。”

    洪福笑道:“您听听县尊的说法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洪承畴点点头,洪福就走了出去,不大功夫一个笑眯眯的年轻人就走了进来,先是抱拳施礼,然后就迅速的道:“县尊问督帅好。”

    洪承畴放下手中的碗筷道:“县尊想要我做什么?”

    陈东笑道:“县尊说,如何作战是督帅的事情,他不会过问,不过,来自密谍司的两百黑衣众已经进入辽东,这支力量完全属于督帅调遣。

    卑职是前来送信物的。“

    话说完了,就从怀里掏出环形玉佩交给了洪承畴,并小声道:“青龙*,为最后切口。”

    洪承畴把玩着手里的玉佩,瞅着陈东道:“看来县尊认为老夫次战必败。”

    陈东笑道:“县尊绝无此意,这样做只是为了预防万一。”

    洪承畴点点头,就把玉佩揣进怀里,重新坐下吃饭,却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