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一八零章人在做,天在看

第一八零章人在做,天在看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一八零章人在做,天在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一八零章人在做,天在看

    雨水的极为暴烈。

    冒辟疆只好躲进城门洞子。

    黄豆大的雨点砸在青砖上,变成清凉的水雾。

    一阵乱风吹过,水雾弥漫了城门洞子,这里顿时一片清凉。

    被大雨困在城门洞子里的人不算少。

    以摊贩最多,脾气暴戾的关中人卖坛子鸡的,看看四周没有弱鸡一样的人,就开始破口大骂老天爷。

    一道惊雷在城门上空炸响之后,咒骂老天爷的卖鸡人迅速就闭上了嘴巴,且小声向老天爷讨饶。

    “你刚才骂老天爷的话,我们都听见了,等雨停了,就去城隍庙告状。”

    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不怀好意的瞅着卖坛子鸡的商贩道。

    “我已经跟老天爷讨饶了,他老人家大人大量,不会跟我一般见识。”

    “你刚才骂老天爷是*,我们都听见了,要是别人这么骂我,我可不能忍。

    一样的,老天爷也不会忍,我听王道士说想要老天爷饶了你,就要办好事才能赎罪。

    张家川的贺老六就是因为喝醉了酒,指着天骂老天爷,这才被雷劈了,那个惨哟。”

    卖坛子鸡的商贩刚想最硬一下,又一道惊雷劈了下来,将昏暗的城门洞子照的一片惨白。

    噗通一声,卖坛子鸡的就跪了下来,磕头如捣蒜。

    尖嘴猴腮的继续道:“这有个屁用,不做好事,以后下雨天就别走路了,要是倒霉,下雪天也别走了,随时会有雷劈你。”

    买坛子鸡的哭丧着脸带着哭腔道:“我该咋办嘛?”

    尖嘴猴腮的吞咽一口口水道:“该吃晚饭了,这里的人都饿着肚子呢,如果你肯把坛子鸡拿出来救济我们这些饿民,我们大家伙一起帮你跟老天爷求亲,这事说不定就过去了。”

    “不成!我宁愿被雷劈!”

    磕头赔罪对买坛子鸡的算不了什么,请众人吃坛子鸡,事情就大了。

    尖嘴猴腮的家伙摇摇头惋惜的道:“看你的年纪,娘老子应该还在世吧?”

    “活着呢,身子好的很。”

    “看你这一身的打扮,看样子是有人帮你浆洗过,这么说,你家娘子是个勤快的吧?”

    买坛子鸡的嘿嘿笑道:“模样不迎人,街坊们却说我得了一个宝!”

    尖嘴猴腮的家伙惋惜的道:“既然是宝,那就说你娘子至少给你生了两个儿子。”

    买坛子鸡的得意的探出三根手指道:“仨!两儿一女!最小的刚会走路。”

    尖嘴猴腮的家伙眼珠子咕噜噜转一下,换了一个更加难看的脸色道:“可惜喽!”

    “可惜啥?”

    “可惜你老子娘就要没儿子了,你娘子就要改嫁,你的三个娃娃要改姓了。”

    “凭啥?”

    “就凭你刚才骂了老天爷,瓜怂,你要是被雷劈了,可不是就要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吗?就这,你还舍不得你的坛子鸡!”

    买坛子鸡的跟杀他一样,从坛子里取出一只鸡,颤巍巍的递给尖嘴猴腮的家伙道:“求大哥帮我说说好话,求老天爷饶了我,娃们不能没爹……”

    尖嘴猴腮的家伙一口就咬在鸡屁.股上,然后一招狮子摇头半只鸡就不见了,一边吃一边还有功夫拍拍买坛子鸡的脑袋,示意每人一只鸡才合适。

    卖坛子鸡的非常痛苦……送光了坛子鸡,他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一个大男人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着实可怜。

    冒辟疆冷眼旁观,眼看着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欺骗这个卖坛子鸡的,他没有打扰,只是抱着雨伞,靠着墙壁看尖嘴猴腮的家伙得逞。

    看破这家伙在下套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尖嘴猴腮的家伙却把所有人都绑上了利益的链条,大家既然都有坛子鸡吃,那么,卖坛子鸡的就活该倒霉。

    冒辟疆是唯一一个没有吃鸡的人,尖嘴猴腮的家伙把半只鸡递过来的时候看到冒辟疆冰冷的眼神,忍不住缩缩脖子,就靠在城门上,低头大吃,不敢抬头。

    “这就是最真实的世道!”

    冒辟疆在心头大声咆哮!

    “这世道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世道,只要有一丁点利益,就可以不管别人的死活。”

    “这个世道完蛋了,穷人之间相互煎迫,富人之间相互攻讦,机关算尽只为吃一口鸡!这是人性败坏的表现!

    这世道,没救了!”

    “我能做什么呢?

    我只有一个人,我能做什么呢?

    方以智在抱云昭的大腿,陈贞慧整日里沉浸在玉山书院的图书管理乐而忘返。

    侯方域乃是伪君子,正在江南大肆的污蔑他。”

    “云昭算什么东西,他就算是得了天下又能如何?

    这世间人心坏了,就是污秽的世界,在屎坑里当皇帝又能如何?

    还不是一个屎坑皇帝?

    哈哈哈——屎坑皇帝,终究还是一泡屎!”

    在胸中咆哮许久之后,冒辟疆无力地蹲在地上,与对面那个悲伤地卖坛子鸡的相映成趣。

    都是悲伤地人。

    “*,别人的坛子鸡只卖三十个铜子,就你家的特殊,非要多卖五个铜子,呶,这是三十个铜子不少你的,你这种蠢货就该被人教训一下。”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把一把铜子丢进坛子里,丁零当啷的好一阵响。

    有一个给钱的,就会有跟着的,很快,凡是吃了坛子鸡的都往坛子里丢铜子,不一会,坛子里就装了不少铜钱。

    冒辟疆呆滞住了,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也呆滞住了。

    冒辟疆心里像是掀起了万丈狂澜,每一阵子铜钱响动,对他来说就是一道巨浪,打的他七荤八素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尖嘴猴腮的家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每一阵子铜钱响动,他的脸皮就抽搐一下,心里更是慌得不行。

    最后还是咬定了牙关,不肯付钱。

    就听壮汉呵呵笑道:“这位公子没有吃鸡,所以人家不付钱是对的,黄鼠狼,你既然吃了鸡,又不愿意付钱,那就别怪某家了。”

    眼看着壮汉从腰里掏出一串锁链,黄鼠狼连忙道:“我给钱,我给钱!”

    壮汉笑吟吟的瞅着黄鼠狼抓了一把钱丢坛子里,就一把捉住黄鼠狼的脖领子道:“爷爷以前是在菜市场收税的,别人往筐子里投税钱,爷爷不用看,听声音就知道给的钱足不足。

    别人都给三十个钱,凭什么就你只给十五个钱?”

    黄鼠狼大吃一惊,连忙又往坛子里丢了一把钱,这才拱手道:“求官爷网开一面。”

    壮汉衙役嘿嘿笑道:“晚了,你以为我们蓝田律法就是嘴上说说的,就你这种*骗子,就该拿去万年县用铁链子锁住示众七天。“

    说着话,就极为麻利的将黄鼠狼的双手锁住,抖一下铁链子,黄鼠狼就摔倒在地上,引来一片喝彩声。

    雨头来的凶猛,去的也迅捷。

    当外边的瓢泼大雨变成了细雨绵绵,壮汉衙役就朝城门洞子里的人拱拱手,就拖着垂头丧气的黄鼠狼离开了城门洞子。

    很快,其余的摊贩也推着自己的独轮车,离开了,都是忙碌人,为了一张张嘴巴,一刻都不得安闲。

    因为下雨,进城出城的人很少。

    只剩下蹲在地上的冒辟疆跟那个买坛子鸡的。

    “这位相公,我以后不敢再骂老天爷了,也不敢把坛子鸡卖三十五文钱了。”

    冒辟疆呆滞的瞅着这个买坛子鸡的一言不发。

    卖坛子鸡的推起独轮车,发誓赌咒般的再一次跟冒辟疆说了自己的誓言,最后还加了“真的”的两个字,有说不出的真诚。

    就在这一刻,冒辟疆很想跟着这个卖坛子鸡的一起去卖坛子鸡!

    等空荡荡的城门洞子里就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开始疯狂的大笑,笑声在空空的城门洞子里来回回荡,久久不散。

    人激烈的大笑的时候,眼泪很容易留下来,眼泪流出来了,就很容易从笑变成哭,哭得太厉害的话,鼻涕就会忍不住流淌下来,假如还喜欢在哭泣的时候擦眼泪,那么,鼻涕眼泪就会糊一脸,加深别人对自己的同情。

    冒辟疆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是在哭,还是在笑。

    下山短短两天,他就发现自己所有的预测都是错的。

    襄阳人回襄阳纯粹就是为了扩张家业,没有别的不好的隐情在里面,那个卖坛子鸡的就活该被骗子教训一下,那些看热闹的小商贩跟衙役,就是不满他胡乱做生意,才给的一点惩罚。

    那个骗子活该被衙役捉走,绑在万年县县衙门口示众七天,为后来者戒。

    错的永远是自己,自己以为正确的东西以前在江南屡试不爽,在关中,却预测一次,就错一次,而且错的离谱。

    到底是这世道不对,还是我冒辟疆不对?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就在冒辟疆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扪心自问的时候,一面翠绿色的手帕伸到了他的面前,冒辟疆一把抓过来用力的擦拭眼泪鼻涕。

    手帕上有一股子淡淡的幽香,这股子香味很熟悉,很快就把他从激烈的情绪中解脱出来,睁开朦胧的泪眼,抬头看去,只见董小宛就站在他的面前,白净的小脸上还布满了眼泪。

    一阵强烈的羞耻感从冒辟疆的尾巴骨一瞬间就窜到了头发梢。

    他愤怒的将手帕丢在董小宛的身上嘶吼道:“这下子你满意了吧?这下子你满意了吧?”

    董小宛颤声道:“郎君……”

    “滚啊,快滚……”

    冒辟疆双手胡乱挥舞着,这一刻,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董小宛!

    “郎君”董小宛扶住摇摇欲坠的冒辟疆。

    冒辟疆却甩开了董小宛,一个人疯子一般冲进了雨地里,双手高举“啊啊”的叫着,不一会就不见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