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九十七章晴天霹雳一般的大的喜事

第九十七章晴天霹雳一般的大的喜事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九十七章晴天霹雳一般的大的喜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九十七章晴天霹雳一般的大的喜事

    普通人的恩爱情仇在韩陵山眼中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意义。

    即便是再悲惨,离奇的仇恨在他眼中也是可有可无的。

    这一次接到任务,要杀掉郑芝龙,并且离间分散十八芝这个海盗组织,韩陵山是很高兴。

    这样的杀戮才有意义,这样的杀戮才能冠以救国救民于水火之中。

    他跟郑芝龙没有任何仇怨,在这之前他甚至没见过这个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无所不用其极的出手杀掉这个人。

    就像除掉田野里的荒草,就像捉掉草木上的害虫,就像从羊群里拖出一头染病的羊。

    那个女子在把一枝簪子*护卫头领的谷道之后,听到了这家伙的惨叫,心情似乎变得好多了。

    毕竟,光溜溜的鲁文远已经躲到桅杆后面去了,而她的脖子上缠着一道丝线,鱼钩也深深地刺进了她的肌肤中,如果她的动作再激烈些,将会跟那个流血而亡的船夫一个下场。

    “我以前有一个*同窗,他认为爱一个人就能化解这个人心中的仇恨跟痛苦,我跟你试了一下,结果证明,效果一点都不好。”

    韩陵山絮絮叨叨的坐在这个女人身边,一只手揽着她的肩膀又道:“忘了那些让你觉得痛苦的事情吧,一会我就放了你,以你的本事应该能愉快的活下去。

    最后找个好男人嫁了,生儿育女的一辈子快活过完,你说呢?”

    鱼线拉的很紧,女人一动都不敢动,身子紧紧靠着韩陵山,斜着眼睛瞅着这个人道:“你确定跟我睡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因为贪恋我的美色?”

    韩陵山摇头道:“我出身于一个高贵的地方,我所接受的教导跟学识不允许我做出一些龌龊的事情,当时,你衣衫半解的出现在我的房门口,虽然我心如止水,可是,你看起来却*中烧。

    女人都是小心眼,如果我那个时候拒绝了你,你会更加的恨我,所以,我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与你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说实话,我本来还想多跟你交流一下的,你却告诉了鲁大人,说我轻薄与你,这让我非常的失望。

    是你伤害了我,不是我伤害你。”

    女子闻言之后,瞪大了眼睛,看了韩陵山半晌,才重重朝他吐了一口唾沫。

    韩陵山早在女子蓄积口水的时候,就抓过那个护卫头领的脑袋挡在两人中间,女子的口水很多,中间还夹杂了很多血,喷了护卫头领一头一脸。

    韩陵山继续道:“你们漕户这些年依靠这条大运河生存的其实不错,如果你硬是说鲁文远不该杀你们的人,这就大错特错了。

    事实上,以前跟你们沆瀣一气漂没官粮的人才是该死的人。

    鲁文远不过是第一个拒绝你们贿赂的人,他没有错。”

    “你们锦衣卫里还有好人?”女子怒不可遏。

    韩陵山笑道:“锦衣卫中人为这个大明朝,为大明朝治下的百姓出生入死的人多了,你们只看到了锦衣卫的恶,却没有看到锦衣卫的好处。

    说实话,锦衣卫监视天下官员,与老百姓打交道的时候并不多,我有时候很不明白,你们这些苦哈哈有什么资格可怜那些比你们富裕一百倍,权力比你们大一万倍的人呢?

    就因为那些读书人在造我们的谣言?”

    “你们本来就是恶鬼。”

    “那是你谣言听多了,你看,我就是一个很好的锦衣卫。”

    女子凄然一笑,指着甲板上的残肢断臂道:“他们的样子你怎么说?”

    韩陵山奇怪的道:“贼来需打啊,这些船夫不好好的把客人送到目的地赚钱,却想着把客人半路给弄死,然后拿走钱财,你来告诉我,这样的人应不应该被打死?”

    “他是狗官——”

    “可是,在你们答应送他去潮州的时候,他就是你们的客人,你们半路打劫他们,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一家这时候应该已经被你们喂了鱼吧?

    小娘子,别总是说自己的苦,别总是觉得自己无辜,你们的眼睛看到的世界不一定就是真的。

    走吧,还是那句话,找个好男人嫁掉,过自己的好日子去吧。”

    韩陵山说着话小心的从这个女子的脖子上取下鱼钩,收起丝线,瞅着好不容穿好衣衫的鲁文远道:“鲁大人,没了船工,我们能把船开动吗?”

    鲁文远指着船舱里道:“里面还有本官的四个家仆,两个护卫,他们都是江南人撑船的本事还是有的。”

    韩陵山很满意,提起那个依旧跌坐在甲板上的女子用力丢上岸,想了想,又把她的弩弓丢还给了她,还从护卫首领的腿上拔下三枝弩箭与*上的簪子一并还给了女子。

    想到那一晚的温柔,他甚至周全的从护卫首领怀里摸索出两枚银锭丢给了岸上的女子。

    女子却顽强地爬上了船。

    韩陵山又丢了一次,这女子又爬上来了……

    “你上来做什么?”

    “你睡了我。”

    “我不想再睡了。”

    “不行,你睡了我。”

    “我……”

    于是,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争论中,鲁文远决定开船。

    半夜的时候,那个受伤很重的护卫头领终于死了,他是被烦躁的韩陵山一脚踢死的。

    鲁文远对此毫无意见。

    锦衣卫要借用他的官身来隐藏,这是锦衣卫的日常操作。

    于是,韩陵山没有去漳州,而是来到了潮州。

    潮州到漳州有近五百里,韩陵山认为这个距离非常的合适。

    潮州自古有耕海牧渔的传统,所辖之民大多靠海为生。

    统领海阳、潮阳、揭阳、饶平、惠来、澄海、普宁、平远、程乡、大埔、镇平共十一县,潮州府商民经商于海内外各大商埠,并设立潮州会馆,名号潮州八邑。

    仅仅以繁华而论,是一座比漳州还要富庶的地方。

    而鲁文远来潮州府就是来就任潮州知府的。

    鲁文远接任潮州知府之后,任命的第一个心腹官员就是——这个人叫做袁敏,在知府正式就任潮州知府的第一时间,就被任命为潮州府巡检!

    这是鲁文远仔细查验了袁敏提供的北镇抚司文书之后,做出的一个重大决定。

    而这份绝密文书,在鲁文远看过之后,就当面被烧毁了,这也是惯例。

    他不知道这个锦衣卫千户来潮州有什么要务,只知晓这个人办的事情与自己无关,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他甚至还给自己在京师的老师去了信,隐约提到了此事。

    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谨慎的人。

    上任开始,鲁文远就收到了潮州会馆送来的八千两银子的贺仪,他本不想要这些钱,毕竟,身边还有一个锦衣卫千户呢。

    可是呢,这个锦衣卫千户却要求他收下来,并且希望知府大人能够狮子大开口一次。

    在得知这个团练使要在潮州募兵,鲁文远开始有些明白皇帝为什么会派一个锦衣卫来潮州了,于是,话里话外的将自己家宅破旧的话传了出去。

    对于商人来说,尤其是身家丰厚,买卖做得很大的商家来说,不怕官员问他们要钱,就怕官员不问他们要钱,于是,在短短的十天之内,清贫的潮州知府鲁文远就收取了五万两银子的贺礼。

    潮州府没有卫所,只有巡检司!

    海港有巡检司,山林里也有巡检司,这些机构主要防御目标是百姓与海盗。

    与海盗猖獗的漳州相比,这里的兵力要薄弱的多。

    这就是韩陵山为什么会选择来到潮州的原因。

    鲁文远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到底有多幸运,一般来说,漕务出身的官员,不可能就任潮州知府这种肥缺的,他不知道钱少少花了多少力气,才帮他打败无数竞争者最终让他获得这个职位的。

    做的所有事情,最终就是为了让韩陵山成为潮州府的巡检!

    与大明很多地方一样,韩陵山看到破败的潮州巡检司一点都不奇怪。

    看到老弱的巡丁们,他也不奇怪。

    甚至打开兵器库之后,看到空荡荡的库房,他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明明是海边的巡检司,只有两艘小舢板被老迈的巡丁们开出去打渔,他也笑嘻嘻的,一点都不生气,让给他带路的老迈巡丁们心里七上八下的打鼓。

    总觉得这位巡检老爷是一个难伺候的。

    不过,当巡检老爷打开带来的六口大木头箱子之后,所有人的眼睛都在闪闪发亮,全部被箱子里的银锭吸引住了。

    “招募一千巡丁!”

    韩陵山的话如同石头一般砸在地上的时候,几个老的牙齿都快要掉光的巡丁们,跑的如同奔马一般,巡检司有钱了,这时候不把打渔为生的子孙安排进来,更待何时!

    “漕户们也没有了活路了,不如然他们也来?”

    看到银子之后,那个死活打不走的女子也有些心动。

    韩陵山冷漠的瞅瞅这个自称刘婆惜一听就是一个假名字的女人道:“三天时间,你的人要是能在三天之内来到潮州,我就用。”

    刘婆惜笑道:“不用三天,两天时间就够了,他们这时候就在路上。”

    “什么意思?”

    “他们本来是跑来杀你跟鲁文远这个狗官的。”

    “现在还杀?”

    “不杀了,有饭吃比什么都重要。”

    “你就不怕我把这些人都弄死?”

    “你不是这样的人。”

    “天啊,在书院的时候,我说的任何话都没有人肯信,你居然如此信任我,实在是令我受宠若惊!”

    刘婆惜瞅着韩陵山道:“我不会看错人的。”

    韩陵山大笑道:“我不会娶你,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刘婆惜道:“你只要认你的儿子就成!”

    韩陵山吃了一惊瞅瞅刘婆惜的肚皮道:“我们只是春风一度罢了,没有这么快。”

    刘婆惜幸福的抚摸着肚皮道:“我是一个好生养的,不能沾男人,只要沾了,就会有崽!”

    韩陵山冷声道:“我是你沾的第几个男人?”

    “第三个!”

    “所以……”

    “所以你已经有一儿一女,肚子里的是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