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沦落人

孑与2创作的《明天下》, 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沦落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第九十五章同是天涯沦落人

    急速扩大的蓝田县从现在起就要制定自己的*主张以及行政措施。

    玉山书院的智囊团在考虑了云昭对大明朝的看法之后,确定了未来三年,将是蓝田县最后的准备时间。

    因此,他们在各个领域里面都进行了大胆的头部设计,并执行积极前进的策略。

    土地改革是云昭早就想进行的一项改革!

    因为,只有真正将土地改革坚定彻底的进行下去,蓝田县才能获得天下所有农夫的支持。

    在大明,最根本的弊政就在于土地,土地安,天下安。

    此时的大明朝还是属于一个纯粹的农业社会,至于工业,才勉强显露出一点点萌芽,即便是这点萌芽,蓝田县就占据了大半。

    农业才是天下人的命根子,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是这种模样。

    像李洪基那种粗犷的土地,税收政策云昭自然是不会借鉴的。

    土地改革在历朝历代的*改革中都有涉及,可惜,除过开国时期,还没有谁能真正将土地政策完整,完美的实施下去。

    蓝田县提前实施这样的土地政策,可以预见的是——已经成为了地主豪绅的敌人。

    不过,云昭不害怕,这些人本身就是他要打击的对象,如果这些地主豪绅们认为蓝田县的土地政策是在挖他们的根,那么,云昭会请李洪基跟张秉忠去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起义。

    大明帝国凡是拥有一千亩以上土地的人,基本上都是旧官僚,对这一点,云昭看的很清楚。

    一旦大明帝国轰然倒塌,这些藏在大明帝国这座大厦里的硕鼠们,有义务为大明帝国殉葬。

    而一个家族拥有一千亩地以下的人,都是云昭需要团结的对象……等到局面稳定之后,再跟他们商量个人占有太多土地的弊端,看有没有机会改正。

    不过,这已经是大地主,豪绅们已经被处理一空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情。

    毕竟,那个时候,云昭只需要团结广大的赤贫农夫就好了。

    秦王的建议让云昭感到很是意外。

    他猜测过,秦王可能会找他哭诉,会找他拼命,甚至会一死了之。

    唯独没有想到秦王居然会对这件明现在损害他巨大利益的事情如此热忱。

    在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之后,云昭已经不太相信这种自动送到门口上的好事了。

    所以,他开了一个小会准备集思广益,看看秦王真正的目的在哪里。

    最后,众人的一致意见是——秦王的土地照收,礼宾司的位置可以给,不过,礼宾司还应该有多达十个以上的副手。

    一个王爷有问题可能很讨厌,如果把十几个王爷都放在一起,那么,什么问题都就没有了。

    云昭深以为然。

    政务司在处理秦王地产的时候,人人都喜笑颜开,前往秦王府办理此事的官员见了秦王之后,不再称呼朱存极为秦王,而是以下官之礼拜见了蓝田县的鸿胪君。

    朱存极似乎对这个称呼极为满意,告诉府中所有人,从今后只能称呼他为——鸿胪君!

    云昭也有意淡化秦王在西安城中的存在,欣然同意,玉山书院甚至破格将朱存极的两个儿子在纳入了玉山书院,至于秦王一系的子弟,也终于获得了进入玉山书院的机会。

    秦王家的地产处理完毕了,最艰难的就要数清理云氏地产。

    钱多多手持长枪已经打跑两波前来处理云氏地产的官员了,并且指天划地的发誓,谁要是敢动云氏地产,她就与谁不死不休。

    这件事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直到云昭怒气冲冲的将钱多多收拾了一顿,蓝田县的官吏们才开始丈量云氏的土地。

    或许是受到了钱多多的压迫,那些官吏们在给云氏留下了一千亩的口粮田之外,将云氏壮观的祖坟占据的土地没有算在这一千亩地里面。

    还以为钱多多这样的行为会被世人所不齿。

    可是,这件事传出去之后,关中人对于钱多多的个人观感,似乎变得更好了。

    “婆娘家家的,看好自家的地有什么错呢?”

    这是民间流传最广的一句评语。

    在关中人眼中,历来骄横跋扈的钱多多都没有护住自家的祖产,关中本来就几乎什么阻力的土地改革计划就进行的畅通无阻。

    一时之间,蓝田所属六十八州,齐齐动手,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观众所属六十八州再也没有一个占地超过千亩的人家。

    “到底还是动手了。”

    杨雄拿来文书轻轻地放在云昭桌案上低声道。

    云昭翻看了文书之后淡淡的道:“我们的行为其实就属于抢劫,只不过这属于集体抢劫,这不会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个人服从集体,这句话说多了全是血泪啊。

    你家的田产也不少,受到影响了吗?”

    杨雄道:“基本上没有,家祖早在咱们将您与秦王夜谈的话公布出去的时候,就把家给分了。三千多亩地,分给了六十二户没有土地的族人。

    我父亲与我叔伯们就各自分到了六百亩。”

    云昭点点头道:“我们的目的不在于抢夺土地,而是在分化大家族,将一个个庞大的家族用土地分配的方式变成一个个中小家族,这一点你祖父应该也明了吧?”

    杨雄点头道:“这其实就是汉时的“推恩令”模式是吧?家祖来信说过这件事,还说县尊的想法很好。”

    云昭摇头道:“你祖父乃是旧文人,对于家族之看重,恐怕是你无法想象的。这一次你父亲他们与你祖父分家,在他眼中是一种道德沦丧的表现。

    只是因为他爱你,所以才说了违心话。”

    杨雄低声道:“家祖病了。”

    云昭叹口气道:“回去看看吧,让老人看到我们光明的未来。”

    杨雄答应一声,就离开了大书房。

    杨雄走了之后,云昭再次看看文书上的数字叹了一口气道:“事情做到了这一步,还要死一百三十七人啊……”

    过了许久,云昭在文书上用了印信之后,就合上文书,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份文书封档,想了良久,最终递给秘书监的人吩咐道:“公之于众吧!”

    秘书监的人道:“这样做恐怕不妥,会影响县尊的威信。”

    云昭摆摆手道:“既然做了,就不要怕人骂,我本身就是一介山贼,那里有过好名声。”

    年轻的秘书监有些哽咽的道:“这些地都分给了无土地的百姓,县尊可没有拿到。”

    云昭摇摇头道:“这是我的职责,命令是我下的,不关底下办事人的事情,他们只是上命难违。”

    战场上不论死多少人云昭都没有心惊过,然而,这一次云昭的心情非常的沉重,这本不该发生。

    可是,再来一次,云昭还是会签署那些无情的法令。

    韩陵山坐在一艘官船上,怀中还有女子的脂粉香。

    跟云昭一样,他的心情也非常的糟糕。

    因为他在情不自禁之下,动了官船主人的侍妾,人家要撵他下船。

    此地距离他要去的漳州,还有八百多里呢。

    过错在自己,人家见他文采飞扬,为人又诙谐多趣,还把他从九江带到了赣州府,一路上也算是好酒好菜的在招待,不好找主人家的晦气,只好提上自己的行礼,在船靠岸之后就下了船。

    不过,主人家还是小气了,没有把他放在渡口,而是丢在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了。

    “世人都是瞎子,明明是为你好,偏偏要赶老子下船。”

    韩陵山嘟囔了一句,见河岸边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野竹子,就砍下来十几根粗壮的竹子,又劈出竹篾用了半天时间这才绑好一张两层的竹筏。

    赣州之地林木茂盛,荒草萋萋,想要找出一条人能走的道路实在是很难,加上这里人烟稀少,走水路依旧是最好的选择,再说了,韩陵山此时一头雾水,根本就不认识路。

    说起来韩陵山的篾匠手艺不错,当年在玉山书院的时候,没少祸害山云昭在秃山上种植的竹子,那时候,玉山书院的伙食一点都不好,大家又馋,云氏有竹子,就差篾匠手艺了,所以韩陵山用了三天时间就偷学了篾匠手艺。

    他编的竹篮,筐子精致又好看,没少赚钱买吃的。

    没想到,今天这手艺又派上了用场。

    一根竹篙,一艘竹筏,韩陵山再一次来到了水面上。

    这里水流平缓,水面开阔,不虞有覆舟之祸,韩陵山就从背包里取出一卷游记,慢慢观瞧。

    游记是徐霞客写的,这条不知名的水路也是徐霞客发现的,一边看书,一边跟徐霞客文中记叙相互印证,颇有一番情趣。

    竹筏在水面上走了半日之后,天色就完全暗下来了,没有法子,韩陵山只好撑着竹筏靠岸。

    可惜,这里依旧是荒山野岭,依旧没有人烟。

    点了一堆火,从竹筒里倒出两只昏迷不醒的肥硕竹鼠,剥皮洗净之后,就剁碎了放在竹筒里加水,加调料密封之后丢火堆里烧烤。

    又给另外一节竹筒里装了一些米跟水之后,同样眯缝之后丢火堆里烤,轻手轻脚的,听说这东西极是美味,韩陵山不想坏了美食。

    山野之中,蚊虫飞舞,惹人烦躁,竹鼠好不容易烤熟了韩陵山不得不将吃饭的地方转移到竹筏上。

    竹鼠果然美味,竹筒饭也格外的香甜,再加上一葫芦酒,韩陵山就觉得今天被人从船上撵下来,不算坏事。

    酒足饭饱之后,韩陵山眼前一片漆黑,他瞅着黑漆漆的水面低声道:“如果贼人今晚动手,就实在不赖我。”